第399章:不是她的情郎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400章:不是她的情郎
  
      折言很无辜啊,这丫头她倒是见过,一直都是在扇珍身边。
  
      “娘娘,之前芙蓉有不对的地方,其实殿下对娘娘做的那些事儿都是奴婢怂恿的,还请娘娘不要和殿下计较,一定要救救殿下。”
  
      “……”
  
      难得啊,这的是难得忠心的丫头,依照折言的了解,扇珍的脾气一直都不是很好,只要是有脾气上来的时候,对身边的人是非打即骂。
  
      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人肯为她如此出头,真是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如何的好命。
  
      “娘娘,现在就只能你救殿下了,求你,求你……”
  
      “要如何救,没看出来你家殿下得的是心病吗?我可不是她的情郎,救不了啊。”
  
      对于芙蓉的话,折言虽然回答的有些残忍,但也算是直接,这件事,要是折言的话,也根本就救不了。
  
      但所有人现在都将目光看向她,要是她不出手的话,都认为她是不近人情似的。
  
      “好了好了,这些药,你每天先给她服一颗,等我回来再看吧。”
  
      “多谢娘娘。”
  
      “恩。”
  
      芙蓉得到折言的药,不敢有半分质疑的就离开了。
  
      清儿很是疑惑的看着折言,心里不断的打鼓。
  
      “娘娘,你都没看扇珍公主到底是得的什么病,就直接给药,不担心……”
  
      吃死她三个字清儿自然是不敢说出来,但还是很担忧的看着折言。
  
      对于清儿的这目光,折言真的很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
  
      “傻丫头,扇珍那样的人都一病不起了,除了心病之外你认为还有什么?”
  
      “……”
  
      “放心吧,那药是要保住她命的药,她还没那么大的面子说病了我就要去。”
  
      “是,娘娘英明。”
  
      囧!!
  
      这是英明吗?折言只是不想让自己落下骂名,再有就是,对于这扇珍,她听到这症状,也说的是实话,看来她要抽时间去银狐族一趟了。
  
      只是,这扇珍还没那么大面子,说自己病了,她就巴巴的要去救人。
  
      如今这情况,她只是要觉得这一切都要成为一个过去,虽然事情都过去了,但并不代表过去的那些的伤害就不负存在。
  
      就是因为存在,折言才要清冷一下,让他们都知道,她并不是那种很软软弱的人。
  
      这段时间,她一直很珍惜和念游之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谁都看她像是没事儿人一般,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在心底下了一个什么样的决定。
  
      ……
  
      当到宫门口的时候,念游之已经等在哪里。
  
      看到马车,不用说了,折言就又要吐了。
  
      “出城后我们就骑马。”
  
      大概是看出折言的心思,念游之很是直接的说道,可见宫奕澈在某些方面,其实对折言的影响还是蛮深的。
  
      “我们是要去哪里?”
  
      “微服。”
  
      “……”
  
      这句话让折言直接撇嘴,心道,当谁不知道吗?但是她要知道的是要去哪里。
  
      但很显然,念游之一点说的意思也没有。
  
      在折言抓狂的时候,他直接就吻住不安分的她。
  
      细细的感受着她的吻,从小嘴到脖子上,一寸都不放过,可见他是真的很喜欢和折言在一起的感觉。
  
      “你放开我。”
  
      “……”
  
      “这是马车上。”
  
      “呵呵,没想到,我的言儿还会害羞。”
  
      对于这句话,折言的小脸再次爆红起来,他真的是越来越没个正经了,真的是让人感觉到很是崩溃。
  
      面对念游之,她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招架不住他的热情,当真是太热情了,热情的她都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觉。
  
      “你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正经,以前很正经吗?”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这叫什么话?以前是她师父的时候,他将那份感情收敛的很好,以至于折言根本就不曾有任何的感觉。
  
      如今倒是好,成亲后,全部都加注在她的身上。
  
      “言儿,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原本就是我的,在你面前,我需要带上面具吗?”
  
      “……”
  
      面具,这句话,说的折言心里咯噔了一下。
  
      在这之前,其实她都想说,这一切,真的是让人感觉到有些无法诉说的崩溃。
  
      疼,真的很疼很疼的过去。
  
      那些天真烂漫的岁月,即便是念游之如此全心全意的保护着她,但她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那些过去的时光,我都知道。”
  
      “……”
  
      知道吗?知道折言的那些无知其实都不是发自内心,知道那一切其实都是折言的痛吗?
  
      折言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起,一时间亦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好。
  
      “游之。”
  
      “傻丫头,在我的身边,为何也会有这么多的顾忌?”
  
      对啊,在她的身边,为何也会有如此多的顾忌呢?那是因为,其实她的内心深处,真的都不相信任何人。
  
      真的相信念游之的时候,其实也是在她出了药王宫之后,在遇上那些事儿的时候。
  
      她才知道,这天下只有一个男人,会全心全意的保护着她,他的保护和这天下的王权都无关,确切的说,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一切。
  
      但他一定会用尽全力的保护自己。
  
      “对不起。”
  
      “你是我的妻子,不用说对不起。”
  
      在念游之面前,折言终于是真的将自己的所有面目都展现出来。
  
      在巫族的时候,要是带上面具的折言,一定会鼓起多有的勇气将血王骂的狗血淋头,但是有念游之在,她竟然相信这个男人,将自己全数的变成一个脆弱无边的人。
  
      这样的折言,还真是少见的很,但却是真实的她。
  
      “游之,那以后,你也会保护我吗?”
  
      “这是问题吗?”
  
      “我以后是白燕一族的继承人,那个时候我是个弱渣,你也会帮我一起保护我的妖族吗?”
  
      “当然,只要是言儿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这份爱,早就不分任何界限,只要是折言的,也就全部是他的。
  
      而在折言内心深处,她亦是这样的想法,也才会让两人的关系日益的亲密无间。
  
      他们在一起,早已是难分难舍,就算是分,也已经分不清楚。
  
      “对了,刚才我出宫的时候,扇珍的贴身丫鬟芙蓉去找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