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93章:红纱,宫奕澈

第393章:红纱,宫奕澈


  
      cpa300_4();    第393章:红纱,宫奕澈
  
      宫奕澈一身白衣,让这黑暗的宫里有了一些诡异的色彩。
  
      黑白,呵呵,这都不是什么喜庆的颜色。
  
      唯独非常显眼的是他脚边跪着的那女子,身上的红衣也才让这魔界有了些许的生气。
  
      即便如此,也是一种让人感觉诡异的生气。
  
      “红纱,挑战本宫的底线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
  
      红纱,那个常年都喜欢穿一身红衣的女子,不管什么时候,她脸上的神色始终是那样冰冷,没有温度,没有感情,不管发生任何事儿都不会有变化的红纱。
  
      如今即便是匍匐在宫奕澈脚边,她亦是没有任何神色变化,双眸中满是冷意,却不曾空洞。
  
      或者说,她原本就没有任何感情,自然不会有感情上的任何变化。
  
      “魔皇若觉得红纱该死,可以杀了我。”
  
      “……”
  
      宫奕澈冷,她亦是冷的厉害。
  
      要说这世上,对于宫奕澈的威胁嗜血好不容要的人,那差不多也就只有红纱了。
  
      当时在玄冥宫的时候,她被宫奕澈折磨成那个样子,亦是不会有半点求饶。
  
      在他的面前,她即便是死,也不会有半点的动摇!
  
      这就是她,不管内心如何软弱,但在宫奕澈面前,在世人面前,却从来不曾露出感情上的任何点滴。
  
      “死?”
  
      “……”
  
      “呵呵,那对你来说,是最好的解脱不是吗?”
  
      这一点,红纱承认,但她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死,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但也是最无能面对事情的方法。
  
      她虽然是很想死,但是,却不会软弱的死去。
  
      “你不该破坏无尘的婚礼,她要闹也就罢了,你有什么资格?”
  
      原来,这段时间没跟红纱算账,并不是他遗忘了,而是在这个地方等着呢。
  
      宫无尘的婚礼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宫奕澈都在为折言的事儿忙碌。
  
      按道理讲,宫无尘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是件再小不过的事儿,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在想着如何找红纱麻烦。
  
      确切的说,在他在外面的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想如何惩罚红纱。
  
      到底是什么样的认知,竟然让他一直都记得?
  
      “那不好意思,我就破坏了。”
  
      对于宫奕澈的这句话,红纱只是冷冷一笑,心里却在为一个人觉得不值!
  
      那个人,无非就是苏姜。
  
      在这魔界中,上次帮折言脱困之后,她和苏姜的关系就更近了一步,不算亲近,但也不算是陌路人。
  
      苏姜对谁有至深的感情,她看的明白,但却也为她爱上的这个人感到悲哀。
  
      因为,在这件事上,不管苏姜付出多少都是徒劳,那个人,心里没有她,所以这份爱,注定是她一个人的悲伤。
  
      “你该死。”
  
      说着,宫奕澈一个掌风就打向红纱,红纱感觉到那邪恶的气息,不闪不躲,任由那掌风打在自己辛苦上。
  
      “噗……”
  
      一口鲜血吐在黑色地毯上瞬间消失无踪,这就是魔界,不管是多少鲜血浇灌进来,也是无声无息毫无痕迹。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吧。
  
      对于心口的疼痛,红纱甚至都不曾动手去捂,脸上是讥讽的笑意看向宫奕澈。
  
      那笑意,刺痛了宫奕澈的双眸,他不喜欢,不喜欢看到这样的红纱。
  
      “你的命很大,但在本宫的地盘上,劝你还是要听话一些的比较好。”
  
      “那要怎么办?”
  
      “……”
  
      “我不想听话,也不想在你的地盘上。”
  
      以为谁稀罕来这魔界吗?这个地方,不管是哪里都给人一种黑暗的感觉,这种黑暗让人感觉到其中的危险。
  
      红纱不是怕死,而是由衷的感觉到这个地方很让她讨厌。
  
      虽然她也是杀人无数的杀手,对鲜血一贯都是冰冷以待,可对如此邪恶的魔界,她还是感觉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这样的味道,真的会让人感觉到不喜欢。
  
      “哼,以为进来这里,还能想到离开?”
  
      “为何不能,你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更何况我们?”
  
      “你该死。”
  
      对于红纱的话,无疑是对宫奕澈最大的挑衅,一个掌风就打了过去,当即红纱的心口再次受到了他的掌风。
  
      再次一口鲜血吐出,嘴角上的血迹,让原本看上去就比较妖治冷美人的她,看上去更加有些扎眼。
  
      “留在这个魔宫,还不如在人间被门主追杀过着亡命天涯的日子。”
  
      “……”
  
      对于宫奕澈的愤怒,红纱一字一句,说的很是清楚,亦是那样坚定,这份坚定,让宫奕澈心里很是愤然。
  
      这世上,除了一个折言之外,按道理讲,不会有任何人能牵动他的情绪,但现在,他竟然被这红纱给牵动了情绪。
  
      呵呵,真是可笑,在看到她嘴角上的血迹的时候,他竟然会紧张自己会不会将她给打出个好歹来。
  
      当时他要回到魔界的时候,无尘和苏姜还有手下的一众人都跟随他一起来。
  
      唯独一个红纱是被他用了强硬的手段。
  
      不知道为何,当时他走的时候,竟然会担心她留在人间会被飞刀门门主给追杀。
  
      如今想起来,自己的这举动还真是可笑,即便如此,他亦是不会让这个女人离开魔界半步。
  
      但也不会让她坠落成魔,只是想让她在自己身边,时刻被自己折磨就好。
  
      其实早在之前,他就很想折磨这个女人,要不是被她逃走了,呵呵……
  
      “宫奕澈,你要是不杀了我,我都会想要逃走,我会时刻的想着逃。”
  
      “滚出去。”
  
      红纱的话让宫奕澈感觉很是愤怒,他很担心这个女人再留下去,他会忍不住直接掐死这个女人。
  
      红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出了无冕宫。
  
      无冕宫,自从折言离开后,他就一直住在这里,或者说,这里原本就是他的寝宫,当时折言被带回来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将折言带来自己的寝宫。
  
      可见,这个男人,是真的对折言动心过,至于现在,他已经成魔,自然已经认不清自己的心。
  
      红纱出来之后就遇上了苏姜。
  
      “还好吗?”
  
      从红纱进去之后,她就一直等在门外,担心红纱会有什么事儿。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