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91章:你倒是更老实

第391章:你倒是更老实


  
      cpa300_4();    第392章:你倒是更老实
  
      殊不知……
  
      就算是她给血王暗示,血王也不会轻易的绕过她,那种惹到的人,是骨子里的痛恨,血王都恨不得扒了她的皮。
  
      “你以为,我不和他打就能安然无恙么?”
  
      “……”
  
      “要知道,那是他的地盘,血王那个人,看似是个讲信用的,但实际不是。”
  
      “……”
  
      “我要是不让他打的半死,我和兮然根本就不可能有命活着回来。”
  
      这话折言倒是说的是真的,当血王说要和她单挑的时候她就知道,血王这是在找机会收拾自己,要是不给他收拾的话,她和兮然估计都不用活了。
  
      虽然他和父王有些交情,但上次的事儿这血王也真心是被她气的差点吐血,要是不让他找到平衡的话,他估计一个冲动是她父王的面子也不会卖。
  
      “呵呵,你倒是知道的清楚。”
  
      对于折言的智商,念游之感觉很是诧异,倒是没想到,这丫头是什么都明白。
  
      当时在那种情况下,受伤和性命她只能选择一样,聪明如她,自然是晓得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更重要的是,血王是妖,要是真的对她下了狠手,她根本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如此权衡之下,在那艰险的情况下,她能下如此决定自然是好的。
  
      “那当然,不然你就见不到你可爱的妻子了。”
  
      “……”
  
      这句话,让念游之的表情瞬间不再淡定,他确定言儿一直都很可爱很漂亮,但也不至于让她自己说出来吧?
  
      一个人在自恋的时候,不管她长的如何,都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那些年我可没教导你如何自恋。”
  
      “自学成才。”
  
      “你倒是更老实了。”
  
      “……”
  
      那是,姑娘一直都是比较诚实的人,看念游之脸上的气依旧没消,折言直接是巴拉进他怀中,和以往一样将自己卷缩成小小的一团。
  
      “嘶……”
  
      “不要乱动,现在你身上有伤。”
  
      折言只是轻轻碰到念游之,都感觉到自己身上疼的厉害,心道这血王还真不是个男人,她再如何耐揍,但也只是个女人不是?
  
      将她打的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真的好吗?
  
      答案是……
  
      她如此会闯祸的人,自然是要好好修理,不然的话都对不起祖宗,这血王当时也是气坏了。
  
      “要是做血王的子女估计很挺倒霉的。”
  
      折言想了想那个场面,很是叹息的说道,这句话让念游之听的不是很明白,信贷哦这丫头又是什么感叹?
  
      “为何这么说?”
  
      “连女人都揍的人,在对孩子的教导上,指定也不是什么好脾气。”
  
      想起血王的手段,折言瞬间觉得自己有这么一个父王和师父真的是好幸福,至少她的师父很好脾气,在她小时候,不管是什么教导,他都是那样温和的对待自己。
  
      哪怕是她真的笨的让人生气,他亦是一样的不会有任何动怒的意思。
  
      反观这血王,那脾气……
  
      “呵呵,现在才知道跟着我很幸福?”
  
      “不是现在才觉得,是一直都是。”
  
      其实也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被逼婚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是真的要哭了。
  
      而且那个时候也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绝望的没有任何方向。
  
      如今想来,这一切都不过是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经历,有那些,才会有她今日的珍惜。
  
      ……
  
      折言在人间被念游之照顾的很好。
  
      樊荣直接是哒哒哒的跑回去了燕王宫,当帝羽看到樊荣的时候,心里直接咯噔了一下。
  
      天知道上次折言在血王宫闯祸之后,他就一直的觉得,只要是樊荣出现就可能是折言出事儿。
  
      这样的心里阴影,大概也只有帝羽这个父王操心了……
  
      “不在人间好好照顾公主,回来做什么?”
  
      对于樊荣,帝羽自然是不想看到的很,这丫头只要出现就一定没什么好事儿。
  
      帝羽的话,樊荣心里在嘀咕的不行,当她愿意冒着被拔毛的危险回来啊?
  
      还不是因为公主出事儿了,不然的话,她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回来的意思。
  
      眼下这王倒是好,直接的跟自己如此来一招。
  
      “王,殿下,殿下,殿下……”
  
      “她又怎么了?”
  
      见樊荣说话如此吞吞吐吐,帝羽才觉得一定是出事儿了,原本的阴影直接是变成了无限紧张。
  
      对于折言这个女儿,帝羽是真的很紧张。
  
      “殿下被血王打了。”
  
      “什么?”
  
      樊荣的话,帝羽自然是有些不相信,上次也说是血王打了折言,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才知道,哪里是血王打了折言,分明就是折言砸了血王宫。
  
      如今一听到折言被打了,他下意识的就认为又是折言将血王怎么样了。
  
      对此,樊荣感觉很无奈,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之后,原本帝羽是认为折言闯祸的表情。
  
      而现在,变成了愤怒!!
  
      “你的意思是,那家伙差点将我的女儿给打死了?”
  
      “可不是吗?还是兮然公子将殿下给背回来的。”
  
      “不是,兮然公子又是谁?”
  
      很难得,在听到折言手上的时候,这帝羽竟然还有心思关心为何念游之不在折言身边,竟然还是个陌生人将折言背回去。
  
      一点也没发现,被背回去是多么严重的伤害。
  
      当然,他亦是真的在关心自己的女儿。
  
      “殿下原本是去血王宫帮兮然公子找人的,所以就……”
  
      后面的话樊荣不敢说下去了,要是让王知道是殿下多管闲事才被揍的话,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今殿下被揍成那个样子,她自然也是咽不下这口气,血王实在是可恶,樊荣想为自己殿下报仇,但是自己没那个本事。
  
      这才直接摸来了燕王宫,心道这血王一定要被教训一顿才行。
  
      不然的话……
  
      “这个家伙实在是可恶。”
  
      帝羽一声怒吼,燕王宫瞬间是飘满了羽毛雨,这让人惊觉的发现,燕王,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就连羽毛雨都出动了,这样的怒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如此的难以控制。
  
      ……
  
      比起盛兰和燕王宫的盛怒,魔界那黑暗的无冕宫中,宫奕澈一身白衣,让这黑暗的宫里有了一些诡异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