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84章:第九世的时候

第384章:第九世的时候


  
      cpa300_4();    第385章:第九世的时候
  
      这丫的实在是太气人了,气的她差不多都要吐血了。【猫扑小说www.mpxiaoshuo.com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你胡说,不是你说的那样,你骗我,你骗我的。”
  
      “那你可以去死一下看看啊。”
  
      对于花无心的疯狂,折言说的更是淡然,似乎就是在说,你今天就是死了,也没有人会可怜你。
  
      当然,今天这花无心就算是死了,折言亦是不会去帮她召回灵魂,不在她的灵魂上伸手捏碎就是给她最大的恩赐。
  
      死,对一个人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活在这世上的绝望,那是让人生不如死。
  
      “你,折言,你不得好死。”
  
      “不好意思,我是妖,再如何不得好死也比你活的久,你看不到我的下场。“
  
      “……”
  
      什么最打击人?折言这样的就很是打击人,这花无心完全是要疯狂了一般,完全没想到折言会如此的难以对付。
  
      即便是几句话的功夫也能将人给气的半死,这就是折言,这就是她一直都无法胜任的特点之一。
  
      “怎么?舍不得去死了,想要活下来看我的下场?”
  
      “……”
  
      “我劝你还是去死,在你第九世的时候,可能会看到我的下场,这一世,你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我的下场了。”
  
      死,那是何其简单的事儿,折言就不相信这个女人真的会去死。
  
      事实证明,花无心也真的不会那么容易就去死。
  
      对于花无心这样的人,折言就是感恩于她,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因为这个女人,她看到就觉得恶心。
  
      要不是因为她这些日子没做什么伤害念游之的事儿,她还真是保不准会要了她的命。
  
      “你,折言,你不要以为你和他就能相安无事一生,你做梦,玄冥宫宫主不会放过你们。”
  
      “我们原本就坎坷一生,即便如此,我们也会在一起一生,哪怕是坎坷,也是在一起。”
  
      “……”
  
      不管花无心说什么,好像是一点也伤害不了折言一般,其实不是,她伤到了折言,只是折言根本就无惧她的任何伤害。
  
      这一切的一切,是花无心穷尽一生也是无法得到的,所以,她嫉妒,痛恨,却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
  
      看大如此痛苦的花无心,折言也不想为难她。
  
      在这之前,她真的是想过解开那阴阳血就杀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留在世上,真的是太过伤人。
  
      祸害自己不要紧,反正她是刀枪不入,可如今,她才发现,这个女人就算是恶毒,那也是因为她心底执念的那份爱。
  
      不管她是不是承认,其实她都要相信,这个女人是真的爱念游之,爱了很多年却无法实现自己心中的那个梦。
  
      这份爱,让她变的疯狂嗜血,即便如此……
  
      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个悲哀的女人。
  
      “你要干什么?”
  
      见折言一步一步走进自己,花无心脸上没有任何血色,满脸恐慌的看着平静的折言。
  
      人在生死边缘,才知道生命其实是那么的可贵,她不想死,即便是现在已经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她依然是不想死,就是这份执着一直在坚持着她。
  
      可现在,她真的还有选择的机会吗?
  
      “干什么?你如此伤害我,我要是不还击,你还要认为我很好拿捏。”
  
      “你到底想干什么?”
  
      见折言一步一步走进自己,步履莲花,却是时刻塌在她的心尖上,她很害怕,害怕折言会杀了自己。
  
      要是死了,那么她是不是再也灭机会见到他了,不,她不要!
  
      “你这么对我,以为你还有机会活命?”
  
      “不,不要,不要杀我。”
  
      “……”
  
      对于花无心瞬间的软弱,折言只是淡淡一笑,伸手在她的天灵盖上,运转术法,一点一点的抽取着她的意识。
  
      “你早就该知道,和我作对,你最终的下场不会好。”
  
      “……”
  
      此刻的花无心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任由折言对自己为所欲为,到最后,她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消失。
  
      重重的摔在地上,就像是破碎的娃娃一般,完全没人会怜惜。
  
      即便是她灰灰湮灭,也不会有任何人会怜惜她的存在。
  
      这就是折言,一种让人无法反抗的痛苦。
  
      “殿下。”
  
      看着地上已经失去意识的花无心,樊荣很是震惊,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她的殿下竟然没有杀了这个女人。
  
      殿下呀,那是情敌,对情敌那就是不折手段的直接折断,留下她的命,只会让自己在后来的路上更加难以行走。
  
      “这是她的记忆,封存起来吧。”
  
      “为何不直接毁掉。”
  
      “我们都没有这个权利,或许在后来某一天,会需要。”
  
      折言最终还是没有杀了花无心,这么看上起,她虽然伪善,但在最后一刻不得不承认,她虽然痛恨花无心,但最终没有下杀手。
  
      并不是要证明她到底多么善良,而是在警示!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她没有任何权利去剥夺人家活下去的权利。
  
      所以,最终,她虽然恨,恨到极致也只是将花无心对念游之所有的记忆给抽离。
  
      “是。”
  
      对于折言的话,樊荣有些不太明白,但一向是以殿下为尊的樊荣,自然是折言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最终,这场争夺大战,因为花无心失去记忆而瞬间消散。
  
      这场闹剧,也就在折言的宽和努力下,完全的消失,最终这一切,就这么的尘埃落地。
  
      ……
  
      “回来了?”
  
      “恩。”
  
      见到念游之,折言和以前一样,很是习惯的窝进了他怀里,好像只有感受到他怀中的温度,她才会安心一般。
  
      “师父。”
  
      “呵呵,不是该叫夫君吗?”
  
      “还是喜欢这个称呼。”
  
      不管是叫夫君还是游之,她都会感觉到和别扭,就像是师兄师妹成亲之后,师妹还是会习惯的叫师兄。
  
      “好像只有这样叫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到很安全。”
  
      “……”
  
      对,这就是折言内心的想法,叫游之也好,叫夫君也罢,其实都没有之前师父的那份寄托。
  
      在念游之还是师父的时候,她感觉被他保护着很安全,但是这一切,在最后都会变化。
  
      可不管怎么变化,她的心里亦是不会有半点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