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80章:凰十音同意帮忙

第380章:凰十音同意帮忙


  
      cpa300_4();    第381章:凰十音同意帮忙
  
      折言离开后,两人的脸上都有了一些惋惜和叹息。
  
      一贯吊儿郎当的两个人,竟然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了起来,其实,在妖界,折言一直都不知道,她的身世虽然复杂,可她却是受到大家的尊重。
  
      也很受到大家的重视,至于为什么,现在折言自然是不知道。
  
      “狂傲,我没想到你会被她给说动。”
  
      “得了,要是她的话,我还真是会狠心不来找你,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弟弟。”
  
      说起自己这弟弟,狂傲脑子里瞬间出现三个字,没出息!
  
      但想到天瑾和她终究是无缘,又不免有些叹息,看来这四海八荒,还真是没人能拆散这对鸳鸯。
  
      “呵呵,他们注定是无缘了,当年,就是月老都无法扯断他们的姻缘线,天帝大怒毁掉了月老阁,那根线也不曾被毁掉,可见他们的缘分还真是不一般的牢固。”
  
      “……”
  
      说起这件事,狂傲自然不会忘记,当年那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恋,看来,就是他们的没错了。
  
      找了这么多年,人是找到了,可是她还是她,而他们还是他们!没人能动摇的了她的心。
  
      该死的缘分,还真不是一般的折磨人,至少现在,折言是一心一意的在他身上。
  
      “除非,她不爱他了,或者说,他不爱她了!那姻缘线可能也就断了。”
  
      “……”
  
      其实这也不会那么简单,真真的,是缘分将两个人牵扯在一起,就算是无爱,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去动摇不是吗?
  
      但六界的人,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折言的转世,大家现在都是心知肚明,但却是无法懂她半分。
  
      转世,呵呵,折言真真的第一世,要是被人挖掘出来,那这天下还不知道会出现异常什么样的动乱。
  
      ……
  
      折言出了皇巢山之后就一路奔向人间盛兰,现在有办法了,她自然是不会再让念游之和花无心牵扯在一起。
  
      只是,到了皇宫,折言在看到这一片喜色的时候,整个人都么懵了!
  
      这些日子她奔波在妖界各处,整个人都是疲惫不堪,所以眼前这场景,折言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樊荣,这皇宫是什么颜色?”
  
      “红色。”
  
      “……”
  
      红色,这大红的颜色是什么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何到处都是一片喜庆?
  
      “怎么回事?”
  
      再次开口,她的语气都有些颤抖起来,自己不在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出了什么事儿?为何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殿下,有魔气。”
  
      “什么?”
  
      “有魔气。”
  
      折言现在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樊荣很是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很浓的魔气。
  
      魔气,魔气,折言直接就联想到了宫奕澈,这什么情况?宫奕澈为何又牵扯到盛兰来了。
  
      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小言儿,你终于回来了。”
  
      “樊荣,快去找游之,阻止这一切。”
  
      听到宫奕澈的声音,折言赶紧让樊荣走,她知道,自己是一时半会走不了了。
  
      就是不去想,她也知道眼下这大红色的喜庆是什么意思。
  
      很显然,游之就算是再厉害,现在也只是个凡人的体质,这宫奕澈真的要和他斗起来,游之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要怪就怪,这宫奕澈在凡间的宿命比念游之提早结束。
  
      樊荣刚走,她的面前就出现了宫奕澈那英俊挺拔的身姿,这个时候他会出现,折言是万万没想到的。
  
      “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言儿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
  
      这个时候,折言不敢再说什么,既然这人找来了,很显然,在她不在的时候,他先是让念游之得到了控制。
  
      要是没有念游之在的话,她的世界显然是呈现着坍塌状态,她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言儿,你是我的魔后,怎么能如此不乖。”
  
      “不,我不是。”
  
      对于宫奕澈这话,折言是想也没想的反驳,她不是,她只是念游之的妻子,念游之什么地位,带给她的就是什么身份。
  
      魔后这身份太沉重,她不想要,也不能要,也要不起。
  
      “你对他做了什么?”
  
      现在折言无疑最焦急的就是念游之,对眼前这宫奕澈更是恨不得他去死了算了。
  
      以前还没这么痛恨过,一旦牵扯到念游之,她就会失去所有的理智。
  
      看着即将抓狂一般的折言,宫奕澈嘴角羡起一抹很是醉人的笑意,只是这笑意和以前是那么的不同。
  
      以前宫奕澈的笑意给折言的感觉就是冷的无情,而今,却是诡异的给人一种阴谋感,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似乎就在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大事儿一般。
  
      当然,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折言,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他给压垮。
  
      “言儿,何必如此难过?”
  
      “……”
  
      难过吗?是的,难过,她很担心念游之,尤其是在看到这满皇宫的诡异红色,原本是喜庆的颜色,折言却是感觉到有些无法忽视的阴谋。
  
      她担心下一秒,这些阴谋就会将念游之吞噬一般。
  
      多日不见,宫奕澈又变的强大了,魔……总是能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变强,这些都是身为妖无法匹及的。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看着宫奕澈的笑意,折言越发的慌乱,但面上却还是故作镇定,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在你不知道敌人到底是什么动作的时候,不管什么猜测都可能是枉然,现在面对宫奕澈,折言是半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呵呵,她和宫奕澈竟然走到了这一步,这种相互防备的地步,真的不容易,真的很不容易。
  
      “言儿,你很快就会知道。”
  
      “……”
  
      很快就会知道?知道什么?难道真的有阴谋?这个疯子,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原本是诡异的笑意,现在折言看来,完全变成了一种狂妄和阴狠,他就像是要毁掉自己毁掉所有一般。
  
      而宫奕澈也确实是那样的想法,在他得不到的时候,他是恨不得毁掉这一切。
  
      “你可知道,本宫得知你嫁给念游之是如何的痛苦?既然你如此的不识好歹,本宫也会让你尝尝,让自己心爱之人去属于别人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