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62章:谁说我没底线?

第362章:谁说我没底线?



    cpa300_4();    第363章:谁说我没底线?

    只是觉得这件事,真的让人很疯狂。

    她现在是整个人都忍不住的要抓狂了。

    原本凰十音不见自己就够崩溃了,樊荣还拿她的底线说事儿,这可不是个很好的现象。

    “殿下,你真的没有底线吗?”

    “谁说我没底线?”

    这句话直接是气的她吼出来,樊荣被她吼的是脖子一缩,心道,当殿下的侍女还真是不容易,至少要随时无条件的经受她的各种暴风雨。

    这不,自己其实也没说什么,就已经勾起这暴风雨了。

    “殿下,不是我非要怎么问啊,你进来后,大家都一副防贼的模样。”

    “?”

    不懂,表示不懂樊荣话里的意思,原本还暴风雨的折言,此时是一脸茫茫然的看着樊荣,根本不晓得这丫头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们防贼,跟我有没有底线有关系?”

    “殿下你不知道?”

    “我到底又该知道什么?”

    每次樊荣在说这话的时候,折言都很蒙圈,自己到又该知道什么?

    她这语气好像自己又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一般,折言自认为自己还是很精明的,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错过什么。

    只是樊荣这表情,让她知道,她是真的好像错过了什么。

    “你难道没看清你进来之后,那些女人看你的眼神吗?”

    “?”

    说真的,在这一点上折言还真是没看到,书上说能进来这皇巢山的不容易,她既然进来了,也就觉得帮念游之的事儿更加近一步,至于这些侍女的眼神,她还真是没研究过,更重要的是,她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眼神。

    “那些女人的眼神怎么了?”

    “在防贼。”

    “可我不是贼。”

    折言依旧是一副茫茫然的表情看着樊荣,这下樊荣真的有些泪奔的感觉了,她觉得和自己殿下说话很累,真的很累很累的感觉。

    为啥不管自己说什么,这殿下就是听不懂呢?

    难道自己说的话,有代沟?

    其实……不是代沟,而是她们的思维原本就不再一条线上,俗称这叫脱线!!

    “我知道你不是贼,所以才会帮她们问你到底有没有底线。”

    “他们防贼,这和我的底线有关系吗?”

    这樊荣有些时候的话,还真是让人感觉到难以懂得,咳咳,或许是樊荣的阅历比折言要多一些。

    不仅是多一些,这年岁也是长了不少,折言十多年中,正是要接受各种教育的时候,却是被念游之紧紧的藏在药王宫,深怕任何人对她有任何的觊觎之心。

    这不,也就造成了这孩子和外界沟通的时候总是跟不上人家脱线思维。

    以至于现在到底是樊荣脱线和她脱线也分不清楚。

    “你造她们看你的眼神是什么吗?”

    “防贼。”

    “那你知道,她们为何对你有如此防贼之心吗?”

    “……为什么?”

    对于这一点,折言还真是不清楚,不懂这些人为何会有这些心思,没办法,这主仆两人,有些时候折言被急糊涂的情况下,连樊荣的思维一点也跟不上。

    所以在樊荣各种错综复杂的问题下,折言果断的选择了各种的听不懂。

    “因为她们以为你要勾引凰十音太子。”

    “啊?”

    “所以我帮她们问问你为了帮驸马,是不是没有底线的那种。”

    “?”

    这下折言总算是听懂了樊荣的话,但同时也被她的这些分析给震撼到了,完全不知道这事儿竟然还能如此的错综复杂。

    这简直了,真的是简直劲爆了。

    “我没那意思。”

    “那就是说,你不管如何的想帮驸马,还是有自己的底线对吗?”

    “你说呢?”

    “我不知道。”

    樊荣的这句话,让折言真的很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这丫头的脑海里到底游的是鱼还是水蛭,为啥跟人家的思维就这么的不一样,脱线脱的完全很严重。

    咳咳,其实樊荣不会说,她这是帮驸马问的,也是在间接的帮驸马给折言敲警钟。

    按照她的分析,这凰十音太子如此冷漠,这嗜好必定是不用的,说真的,她很是担心折言吃亏,吃了这冷漠君子的冷漠陷阱。

    “好吧,你顺便告诉他,不要担心,我折言的底线可多了去。”

    人家樊荣的话都问的如此明确了,她要是还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就不是樊荣简直了,而是她简直了。

    樊荣话里的意思,她自然是听的明明白白,不管如何想要救下游之,有些底线还是必须要有的。

    当然,她是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背叛念游之。

    “好,既然殿下如此说我也就放心了,我将这话带到后,立马回来。”

    “等等。”

    “殿下还有吩咐?”

    “你就在我身边吧。”

    “啊?”

    “啊什么啊?万一我有底线,而那个人没底线怎么办?你留下来看着一点。”

    “……”

    樊荣真的很想高呼,凰十音太子是个极其孤高冷傲的人,你放心好了,只要你有底线的不去使用美人计,那人绝对不会倒贴你的。

    如此,折言还真是不敢让樊荣离开了,这要是离开的话,她还真是保不准这凰十音是个没底线的。

    咳咳,是她要救念游之,不是凰十音求她,所以只要她有底线,这凰十音绝对不会对她怎么样,再说,这凰十音也是个非常冷的人,甚至是冷到无情无欲。

    ……

    樊荣和折言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住在了皇巢山,无奈的是,住了三天过去,还是没能见到凰十音。

    折言从来不知道,在这条路上,求一个人会如此的艰难,即便如此,她亦是不会有半点退缩之意。

    “你们太子殿下还是不愿意见我吗?”

    “是。”

    预料之中的答案,这三天来,折言每天机会都是会问好几次,但每一次都会得到一样的结果。

    这让折言是无限的焦急,她是一点也不想这念游之和花无心过多的牵扯,就算是一天也不愿意。

    而她有哪里知道,这凰十音到底是什么心思。

    但她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这凰十音一直都拖着不见她,她自然也不会一直这么等下去。

    “殿下,难道我们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