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预定第二个孩子?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360章:预定第二个孩子?

    “殿下。”

    樊荣很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折言手里的信封,怎么也不敢相信驸马是真的将殿下给休掉了。

    傻眼了,这世界都疯魔了,就连如此深情的人也能分开,这世界上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你最好是永远都不要回来。”

    “哼。”

    对于花无心的话,折言只是淡淡一笑,自己回来的时候,也就是她的死期。

    她对任何人都会心软,但是她发誓,对于这个女人,她是一定不会有半点的手下留情。

    当即折言就和樊荣回到妖界,她不会允许自己浪费一点点时间,所以尽量的是要尽快的找到那个办法。

    但对于凰十音这个人,她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

    并不是很了解这个人,所以当即也就是赶紧去了燕王宫找帝羽。

    “殿下,凰十音太子一定不会帮你的。”

    “你最好祈祷你不是乌鸦嘴。”

    “我是燕子不是乌鸦。”

    “……”

    对于樊荣说的如此铸锭的话,折言表示不懂,但是眼下,不管如何说,先要摸清楚凰十音这个人才对。

    “殿下,你是如何知道凰十音太子有办法的?”

    凰十音,传说中那个冷漠无情的人,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半点感情,至于帮人的事儿,那根本就不是做梦,凤族的继承人,这个继承人还是比较炫的。

    “书上。”

    “……”

    樊荣默!!

    心道,这也可以?书上到底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儿?竟然会连凰十音如此劲爆的人也写上去。

    那写书的人到底有多变态?

    樊荣不敢去想这到底是有多变态的问题,当真是感觉很疯狂。

    回答燕王宫,折言将这些高手帝羽之后,帝羽蹙眉,很是不赞同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说出一句非常气死人的话。

    “你也是燕族的继承人,身份不比那个太子低。”

    言下之意就是,折言要去找凰十音就去,不要任何人引荐,只要大刺刺的去也行。

    折言沉默了,书上对于凰十音的认识并不多,只是大概的知道这个人的脾气很是古怪,一向冷漠无情,帮人那都是做梦的事儿。

    心道要是能有个他的朋友带自己去也是好的,这样可能对自己比较好一些。

    那知道,这帝羽会如此的炫?

    “可人家是凤族的太子。”

    “你是燕族的公主,要是你和念游之没成亲的话……”

    “停,那我自己去。”

    这帝羽话没说完就被折言完全给打断,心道这什么人啊?自己可不受这刺激?

    自己女儿亲都成了,还惦记着外面,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折言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间亦是不知道该如何办。

    “言儿,你认为凰十音会有办法?”

    “其实也不确定,但是书上说,这个人是阴阳血。”

    “……”

    好吧,原来凰十音也是这六界中不多见的阴阳血,如此的话,也算是比较好的事儿了。

    折言想着,要是凰十音的话,指定能帮她也是好的。

    “但你可有想过,要是凰十音帮你,那么接下来有可能和念游之牵扯的人就是他了?”

    “那也好过那个女人。”

    “……”

    这下帝羽不说话了,心道自己这女儿是被气的糊涂了。

    凰十音是什么人?那是凤族的太子,要是真的和念游之的命都牵扯在一起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儿可能也就有了很多麻烦。

    比如,这个人可能为了利益,当然,折言为了念游之也是能倾尽一切。

    “言儿,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恩。”

    “银狐尊君又来提亲了。”

    “?”

    不说这银狐尊君折言还感觉这世界很正常,说起这尊君的时候,折言觉得这天下都疯魔了。

    为什么呢?这个人简直是太不要脸的感觉了,至于不要脸到什么程度,折言也是不好说。

    “我肚子里都没孩子了,他还惦记什么?难道还要预定我的下一个孩子?”

    “……”

    帝羽沉默了,对于折言的话表示没听的太明白。

    对于这银狐尊君,折言就只有两个字形容,‘变态。’

    真的很变态的感觉,竟然谁都看不上,就看上了自己的孩子,咳咳,其实这件事折言和尊君还真是不在一条线上。

    要是银狐尊君知道折言还如此想自己的话,那简直是想跳河好好给自己洗洗了。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父王,我的孩子都没了,难道他还想看上我的第二个孩子?”

    “孩子呢?”

    帝羽一脸苍白的看着折言,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女儿的小腹已经很是平坦,丝毫不敢相信,孩子没有了。

    孩子没了,孩子没了!!

    这几个字就像是疯魔一般的钻进了帝羽的脑海中,他的心瞬间疼了起来。

    她的女儿啊,孩子去了哪里?

    “言儿?”

    “没了。”

    提起孩子,显然也是折言心中的一道伤痕,看的出她现在是想也不愿意去想那个孩子。

    当时她是那么无力的失去,每一次想起,她都心里很痛。

    她也知道,念游之不问她,不代表不知道,其实他们的心都是在痛,却不愿意对方看到自己血淋淋的伤口。

    “是谁?”

    “魔皇。”

    对于宫奕澈,折言也是心灰意冷,完全没想到他会做到那样的地步,在魔宫的那段时间,她是那么的无助,真的很无助的感觉。

    那个时候,她的心在痛,其实到现在也在痛。

    “魔皇?”

    “是。”

    “他怎么能这么对你?”

    “……”

    怎么会?折言也很想知道,只是到现在她都还是找不到任何答案,或许,是爱一个人到极致的时候,就剩下了怨恨吧?

    那种恨意,都恨不得将一个人玩去给毁灭。

    在这条路上折言走的也真的很辛苦很辛苦,很多人很多事儿都变了,唯独不变的是她和念游之的心。

    “不要说了父王。”

    不要说了,那段过往,是她最不愿意去想起来的过往,每次想起,都会很痛很痛。

    看出她的痛苦,帝羽也不再说什么。

    也知道,那段往事,就算是让她去记起来,也不过是痛苦的忘事。

    “是游之在燕王宫的那段时间吗?”

    “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