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55章:当好你的妖精

第355章:当好你的妖精



    cpa300_4();    第356章:当好你的妖精

    那么她们从此浪迹天涯也是好的。

    这皇云之中的一切风运涌动,她终于还是感觉到累了。

    说真的,扇珍在这条路上,也算是个传奇的公主,只是,她从来没想过,她做的这一切,念游之是不是需要。

    …………

    折言一路到了冥界,在路过忘川的时候,三生石旁,她似乎感觉到了一抹熟悉划过。

    那抹熟悉眷恋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就在三生石边驻足。

    定定的看着那个熟悉的位置,一抹残影在脑海中划过,她似乎曾经为了这一切做了太多太多。

    那个女子,小手上满是鲜血的一遍一遍的刻着一个人的名字。

    “你又来了?”

    就在折言头疼之际,冥君的声音再次响起,每次都是这样,在折言刚要想到什么,甚至是感觉到头疼的时候,冥君总是能来的那般及时。

    或者说,其实冥君在折言来到冥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是。”

    “来做什么?你不当好你的妖精,难道很想到本君的地狱当鬼?我可告诉你,就算你是帝羽的女儿,本君要是不高兴了,一样能将你压在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

    十八层地狱?呵呵,折言对于冥君的话,只是淡淡的沉默看了他一眼。

    那份淡然,早已失去了以往那种童真的感觉,也是,一个从少女经历婚姻,再经历失去孩子的痛,那些透明真的快乐早就一去不复返。

    但这并不代表,折言就会变成林黛玉一般柔软随时都要死掉的样子。

    “一般这住鬼的地方,我也不想来,既然能来,那一定是不得不来的理由。”

    “能来这里的人,都是迫不得已,那就是死了,可你没死。”

    “我乐意。”

    这冥君经常是这个调调,要是没几分气人的功夫的折言,还真是有可能被这冥君气的半死。

    但无可奈何,折言压根就不是那种任由人站在自己头上欺负的人。

    这不,直接将冥君给气的半死。

    “我可以将你压在十八层去,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地狱的风采,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来。”

    这丫头小嘴经常说一些气死人的话,冥君都恨不得将她的脑袋撬开看看,这丫头到底是不是真的没心没肺。

    “你要是想压我就明说。”

    “你……本君没有。”

    “你刚才还说压我呢?”

    “本君……”

    “没想到,我魅力那么大,成亲了都还有人想要压,冥君,没想到你的口味真的很重耶。”

    折言说话毫不客气,这种带了些许颜色的笑话,冥君自认为不是她的对手,这不,眼下是被这丫头给气的半死了。

    这可要如何是好?

    “本君没有,你不要乱说。”

    “你自己说的,为何要说是我乱说的?”

    “本君说的是……”

    “但不管怎么说,你要说的都是要将我压在你的地盘上对吧?”

    “是。”

    “……”

    这下冥君是真的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了,他这是在说什么?这丫头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气愤。

    但她说的也是挑不出毛病的,比如是将她压在自己的地盘上,这十八层是他的地盘没错。

    可为啥感觉到,这话听上去怪怪的?

    毋庸置疑,折言要说什么,死的都能说出活的来,犹记得当时在玄冥宫的司元也是被折言说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不,眼下这个时候,当真也是感觉到很苦逼,为啥就遇上了这么个女人。

    “好了,不管你是不是想压我,但我都是不能让你压的。”

    “你无耻。”

    “我哪里无耻了,我还要告诉我父王,你总是占我便宜呢。”

    “你……”

    “你什么你,我今天没时间跟你废话。”

    真是气岔人了,这冥君原本是想在折言身上占点便宜,毕竟曾经帝羽曾经是让他吃亏不少。

    谁知道,这丫头是比帝羽还要不好打发。

    “说,你今天来干什么?”

    原本是想欺负一下这丫头,哪里知道这丫头根本就不是个好欺负的主。

    眼下这个时候,冥君都恨不得将她给扔出去,让他赶紧的滚蛋,有多远滚多远的好。

    见冥君实在是气的七窍生烟了。

    “我是来找你要一个人。”

    “谁?丫头你不要告诉我,你又要救人。”

    “恩。”

    “你还真是大胆,你不过是一小小的妖精,不怕做出违背天命的事儿?”

    “……”

    这一点折言自然是明白的,所以今天她来也是想找冥君看看,这郝天瑾是不是真的已经阳寿尽了,要是的话,那么她还真的是不能将人给带走。

    “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的嘛。”

    “你这是找人帮忙的态度?”

    很显然,冥君对这件事是计较上了,折言这态度不用说了,她是不满的很,眼下都恨不得将折言给巴拉了得了。

    折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鄙夷。

    “那个,你会帮我吗?”

    “没那心情。”

    “……”

    这人,还没说自己是做什么就拒绝,看来刚才也真的是被气的不轻,这不男不女的家伙,还真是小气的很。

    咳咳,说真的,这冥君生在地府,只要听到地府的人,都会联想到邪恶,但没办法,眼前这人长的还真是不错,地府的基因都变了。

    “你要是不帮我,我是不会走的。”

    “你威胁本君?”

    “恩。”

    对付折言,冥君也感觉这丫头真的是太强大了,如此都能说的理直气壮。

    没天理,真的没天理,威胁人也能威胁的如此理直气壮,冥君觉得自己真是小看了这丫头。

    “你说。”

    真气气岔了,被求,还没有被求的待遇,冥君觉得这世上最不公平了,对于凡人这种弱智的动物,真的是很不公平。

    全六界都在维护着他们,而他们还要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

    “你帮我查一个叫郝天瑾的人好吗?”

    “不用查了,那个人没来。”

    “你都没去看,怎么知道?”

    “我说丫头?这地府是你家还是我家呀?”

    “……”

    “本君家的事儿,难道你比本君还要清楚?”

    “……”

    好吧,经过几次交道之后,折言虽然也不是很了解这冥君,但多少也晓得,这人不是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