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夺去初吻的人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353章:夺去初吻的人

    如今这焦急的模样倒是让人感觉到了几分怀疑。

    “出什么事儿了?”

    “那个,我跟你讲,你一定要沉住气。“

    “……”

    蒙圈中,到底是谁沉不住气啊,到底是谁啊啊啊!

    眼下这个时候,折言也不晓得该说些什么的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让这丫头如此说?

    “说吧,我听着。”

    “那个,外面现在都传遍了你是红颜祸水。”

    “呵呵,为什么?”

    “他们说你不要脸,嫁给了药王还成为了南璃皇后。”

    “……”

    樊荣一向都是个比较老实的孩子,这话说的是一点也不曾拐弯抹角,这不,直接是将那些人说的话一字不差的讲给了折言。

    折言脸色一沉,就连屋子里的念游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脸色一寒。

    他的言儿,他最痛恨的就是有人给她头上冠上别人的姓氏。

    南璃皇后,宫奕澈?呵呵,这人很大的胆子,竟然敢造出如此大的谣言。

    “呵呵,我刚回来的时候也不曾听到这样的谣言,时间都过去这么久,如今这谣言又是怎么回事?”

    “都说了凡人不是个东西嘛,一定是那个想当小三的人做的。”

    “……”

    有些时候樊荣义愤填膺的话让人听的不是很明白,可她是真的在为折言打抱不平是真的。

    如今这事儿,到底是要如何办呢?

    折言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起,一时间亦是不晓得如何说。

    “游之,你怎么看?”

    在最无助的时候,自然是要将这事儿交给自己的夫君最合适,他其实也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对她如此的不满意。

    那个人,是花无心指定没错,折言就是用脑门心去想也知道那个人是谁。

    眼下她在想的是,要如何修理这个女人。

    “交给我就好。”

    “好。”

    说着,念游之已经出了门,很显然是去找花无心了。

    樊荣看着那冰冷的背影,也知道这句话必定是要惹怒驸马,可是,那是真的,现在是大街小巷都在传。

    这样的名声对女人来说那是及其的不好。

    “殿下,驸马会如何修理那个女人?”

    “你放心好了,你家殿下也不是个忍辱负重的主儿,要是修理的不满意,我们再出手也好。”

    “……”

    这话说的樊荣直接是一个激灵,她就知道她的殿下不是个善茬,如今花无心这般,真的是让人感觉到很操心。

    “走吧。”

    “殿下去哪里?”

    “我很想亲自听听,那些谣言的威力啊。”

    “你……”

    “走吧。”

    说着折言和樊荣已经展翅飞翔起来,其实她要做的是去平息那谣言,花无心,你要玩也可以,姑奶奶陪你,就是担心你玩不起。

    只是这些游戏,一旦开始,就不是她说喊停就能喊停的了。

    一黑一白的燕子直接是飞出城外的庙宇中。

    这一日,五彩缤纷的羽翼仙子庙,羽翼仙子显灵,让所有的人都欣喜若狂,要知道这庙宇建好之后,折言是一次也不曾去过。

    之前是在这里出嫁的没错,但是显灵这回事儿,她是从来不曾去做。

    今天她也是不得不出现了,只要是今日来这里的人的愿望她都是尽情的去满足。

    当然,一些不合理的也不会,只是满足两三个也就好了。

    一些小要求她就满足了,大要求自己也不敢做主,所以还是不要参合的好。

    但因为这两三人,却是成为了极大的威力,让原本满天飞的谣言,瞬间熄灭。

    眼下这盛兰丰羽翼仙子为灵仙,哪里敢说半个不是。

    “殿下,你真是聪明。”

    “花无心是什么东西,也能跟我玩?”

    对于这,折言很是豪气的说道,心道就花无心这两招,也想和她过招,不配!

    她会分分钟的秒杀这个女人,也会让这个女人尝尝什么叫痛不欲生的滋味。

    回到药王府的时候,折言直接是去了药室。

    “你去看看那个贱人怎么样了。”

    “是。”

    折言去药室,直接让樊荣去找花无心,这个女人,她是应该好好收拾一下了,不然的话,一直这么找麻烦也不是个好事儿。

    她也没什么时间,一直去和这个无聊的女人玩。

    唯一让她消停的办法那就是一次让这个女人承受个够,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修理的不敢反抗为止。

    咳咳,没想到折言还是个如此腹黑的人儿。

    “回来了?”

    见到折言回来,念游之一把就揽过她的身子,一把将她抱在怀中,这已经是他们很习惯的相处方式,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见到折言他都想要抱抱她。

    “不开心吗?”

    “恩。”

    “怎么了?”

    “为夫为何不开心,你真的不知道?”

    “……”

    这话说的,好像折言又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一般,这可不是个好事儿,折言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又错过了什么。

    这不,眼下很是好奇的看着念游之,心道你老人家不高兴就说呐。

    “言儿。”

    “恩。”

    “你说,为何宫奕澈会如此喜欢你?”

    “你不是也很爱我吗?那你为何会爱我?”

    “你是我妻子。”

    “那之前不是夫妻的时候,你又是为何爱我?”

    “……”

    莫说,这话问的念游之还真是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要爱折言。

    爱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是那么的没理由。

    “因为你是夺去我初吻的人。”

    囧!!

    这事儿他还记得呢?那不是很小的时候的事儿了吗?为何他还记得呢?

    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呐?

    想起小时候那囧囧的一幕,折言觉得这辈子,真的是最搞笑的事儿了。

    “游之。”

    “恩。”

    “那个,你能不能忘记那件事儿?”

    想起那件事儿,折言都会感觉到脸儿烫烫的。

    当时这念游之其实也就是要她亲亲一下脸颊,她倒好,小色胚一个,直接亲到人家唇上去了。

    那个时候,她也不过七岁的样子,那会就是如此花痴了,不得不说,真的是让人感觉到很崩溃。

    “呵呵,言儿不喜欢?”

    “喜欢。”

    “那就好了,为何要我忘记,小霸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