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50章:花无心兴风作浪

第350章:花无心兴风作浪



    cpa300_4();    第351章:花无心兴风作浪

    唯独有些气不过的是扇云澈。

    这人管天管地都管到自己儿子闺房之事上来了,人家娶几个老婆他也要干涉,这是折言最无法忍受的。

    “皇上为何会封这花无心为郡主?”

    “因为扇君辰的缘故。”

    “他?”

    “恩。”

    这下折言沉默了,其实她不会承认,在刚才第一反应将这花无心推给扇君辰的时候,其实她有那么一咪咪的愧疚。

    可现在,觉得自己要是不办成这件事儿的话,还真是对不起扇君辰的好心。

    咳咳,辰王啊,你招惹谁不好,一定要招惹上这丫头,看看你到时候死了估计坟头上草都不会长一根。

    短短时间,折言已经在心里有了淡淡思量。

    …………

    回到药王府后,刚进药王府大门,就看到花无心跪在地上。

    这模样,到底是认错呢?还是博取念游之的同情。

    折言低估了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爱到极致的时候,那种义无反顾,花无心现在是彻底的要和她对绝在一起。

    这也让折言内心深处的想法彻底凝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王妃,求你,求你放了我爹好不好。”

    “……”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将自己的阴阳血献上去,你要是怪我的话,就惩罚我吧,不要牵涉我爹。”

    “药王求你,求你让王妃放了我爹,求你……”

    花无心楚楚可怜的模样,樊荣在后面鄙视了一丢丢。

    见花无心这样,念游之微微蹙眉看了她一眼,再将不解的目光看向折言。

    折言笑了,依旧是笑了。

    但在樊荣看到这笑容的时候,彻底的冷了全身的血液,其实在看到那花缺长老的时候,她也是被震撼了。

    那样的场面,是个女孩子都会受不了。

    花无心眼底的那抹精算没有逃过折言的眼眸,对于她的算计,折言也不过是淡淡一笑。

    “游之,这件事交给我,好吗?”

    “?”

    “药王,求你,求你救救我爹,我爹这半辈子都为药王宫,求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过我爹。”

    说着,花无心还直接是抓住了念游之的衣摆,他一向是有洁癖的人,不过这一次却没有避开。

    念游之依旧是没明白折言到底做了什么。

    “言儿,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折磨一下她爹而已。”

    “你……胡闹。”

    “胡闹?游之,你是在心疼了吗?“

    “言儿……”

    对于折言的话,念游之很是无奈,想要去抚摸那有些生气的小脸,但折言却是不动声色的避开。

    他在责备她,在花无心做出伤害她的事儿的时候,折言做出的只不过是正当防卫,她并没有伤害花缺长老。

    可是在不明真相的念游之眼里,她就有些不理智的胡闹,责备的语气,让折言心里一阵抽痛。

    他这明显的是在不相信自己,这微妙的变化,花无心眼里散过一抹胜算。

    “药王,要是一定要人死的话,那就我死好了,求不要对我爹动手。”

    “你要是能死的话,我早就弄死你了。”

    “言儿。”

    折言的话,让念游之一阵怒吼。

    也是,在这个时候折言是真的有些不理智,大概也是念游之刚才责备的话才让她失去了理智。

    可这也是让这贱人抓到了有机可乘的机会。

    看着念游之那绝美无双的脸上满是怒意的看着自己,折言心里更是委屈。

    “你先回去房间。”

    在看到折言脸上的委屈,念游之心里划过一抹心疼,其实他也是听到折言折磨花缺长老才感觉不可思议,要是这花无心自己说的他自然是不会相信,但折言自己说出来,他难免也会动气。

    可这在折言眼里就是不一样的性质了。

    看到她委屈,他的语气也缓和了一些,但却也不像是以前那般温柔。

    “药王,我爹现在很危险,求你,求你一定要救救他。”

    这个时候,花无心自然是不忘记火上浇油一把,她是任性花缺长老在药王宫的位置不低,折言敢用她爹威胁自己。

    那么她也不介意自己和她鱼死网破、。

    “啪,你这个贱人。”

    “言儿。”

    折言岂止会看不出花无心的心思,气的她上前就是一巴掌扇在花无心脸上。

    而念游之是一把拉过她,语气中更是难掩的愤怒,如今的花无心是委屈的哭泣着,那模样她就是最大的受害人一般。

    折言不敢相信刚才念游之竟然如此大力气的拉扯着她。

    手腕上的疼痛,也让她清楚的明白这件事在念游之心底的愤怒。

    可就是清楚了,心底才会更加的痛苦。

    折言一把甩开念游之的手,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言儿,你……”

    看着她委屈万分的神色,念游之想要上前哄哄她,却不料折言是一个转身就走了。

    要不是他们有那么深厚的感情,她都恨不得给他一封休书。

    气死她了,真的气死她了。

    她才回来没两天,就已经开始对她大吼大叫,这要是没点脾气,那以后还真是没妻权了。

    看着她出府,念游之赶紧追上去。

    “言儿,你干什么?”

    “你放开我,放开我。”

    “……”

    “喂,你干什么。”

    见折言是倔强的要出府,念游之直接是将她给打横抱起来就回去,这丫头在委屈的时候千万不要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不然的话,这要如何找回来都是个问题。

    每次消失的时候都很让人无法找到,藏猫猫的功夫,还是要防着一点。

    折言亦是对刚才和花无心的那一幕不满的很。

    但她也不至于中了这花无心的圈套,真的和念游之硬抗到底,他们现在已经成亲,夫妻之间的感情,自然是要防范着第三者。

    念游之一直将折言抱回房间后,才放开她一个劲乱动的身子,看她脸上委屈的神色很是无奈。

    “言儿,不要总是动不动就胡闹好吗?”

    “胡闹?”

    听到你念游之这样说的时候,她的肺都要气炸了,很是不满的看着念游之那认真严肃的脸。

    自小她就在药王宫长大,花无心是多么讨厌,这花长老对念游之来说就是多么的重要,如今他怕也是以为花长老命悬一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