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贞烈到如何地步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338章:贞烈到如何地步

    这就是她,对念游之的心完全是坚持,坚持到底的感觉。

    只是每天都这么等,一直看不到他的身影的时候,她的心也难免会感觉到难受,肝肠寸断的感觉,大概就是这种等待的感觉吧。

    “你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

    “……”

    “在等他?”

    宫奕澈知道她在等什么,每天天一亮她就来到这里,一直到深夜才回去,不管风吹日晒都坚持的等。

    然,三天在折言心里算什么,不管可以不可以,她都愿意等念游之一辈子。

    这就是她,对待念游之的感情已经深厚到这样的地步。

    “跟我走。”

    见折言始终不跟自己说一句话,宫奕澈对她的忍耐也是到了极限,抓起她的手腕,也不管她是不是愿意直接就拖着她离开。

    这就是宫奕澈,始终都是那么霸道,即便是对自己心爱的人,他亦是那样的霸道。

    霸道的让人想要逃走,可折言也知道,她逃不掉,逃不出他的魔抓。

    “本宫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贞烈到如何地步。”

    说着就一把将折言甩在床上,这个时候,折言也是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看着她霸道强势的气势,折言一个激灵就逃。

    可如今,她到底还是无法逃离宫奕澈的掌心。

    在她迈出一步的时候,后背就传来一股力量,天旋地转后,折言再次被他压在床上。

    强大的男人气息,让折言分明感觉到了危险。

    铺天盖地的吻落下,不管折言的意愿就是一阵攻城虐地,这个不算温柔的吻,让折言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甚至是感觉到了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崩溃。

    她清醒着,毫无欲念的挣扎着。

    可她的挣扎让宫奕澈的怒意更加深厚,一挥手就要撤掉她身上的衣服。

    在这千钧一刻之际,折言狠狠的咬在他的手上。

    他吃痛的收手,折言乘机逃走,刚下床却是被宫奕澈抓住脚裸轻松的就给拖上床。

    他今天是打定注意不让折言有半分逃离的机会,他就是要让她痛,只有她真的成为自己的人,或许她才会改变心底的想法。

    也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爱上自己。

    爱,他真的很渴望折言的爱,哪怕知道这样会伤害到她,他也是不惜一切想要得到。

    折言挣扎的几乎是没有任何力气一般,任由他开始对自己……

    “宫奕澈,不要让我恨你。”

    这么多天,她终于还是开口说话了,真的好累好累,她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如今在这个男人面前也丝毫无法保护自己。

    “你今天要是真的对我那样,我会无时无刻的折磨自己,直到死的那一刻。”

    要是无法保护自己,她也是不介意自己成为一具尸体。

    没办法去面对念游之,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听到她这样的话,宫奕澈的双手一愣,僵在半空,很是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这样说。

    难道,和自己在一起就让她如此难受吗?

    “难道,和我在一起,你就如此难受?”

    “我已经是他的人,你这样对我,我会生不如死。”

    白燕一族的忠贞概念甚至是比人类还要强烈,只要她们认定的伴侣,那就是一生一世的认定。

    要是中途换了伴侣,那样对他们来说比死了还要难受。

    帝羽完全是可以娶扶摇的,但是因为想起了白灵,如今白灵就算是死了,他亦是不愿意对任何人产生感情。

    这就是白燕,骨子里对心爱之人的守护,那是比任何人想的都要强大很多。

    所以今天要是宫奕澈真的这样对折言,到最后哪怕是念游之会原谅这一切,但折言也会生不如死。

    而且,要是真的发生那样的事儿,她亦是不会让自己活着去见念游之。

    “你就这么的爱他?”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宫奕澈的语气中已经没了多少怒意,他倒是没想到这丫头的感情会如此的坚持。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自然也是不敢对她有办法的动作。

    但让他就这么放手,也是不可能。

    “不管你现在的心里到底是爱谁,我都愿意等你。”

    “不用这么折磨自己!因为,你等不到我。”

    对于宫奕澈的话,折言很是无情的击碎他的执念,没有办法的感情,就不要给他任何希望。

    哪怕是他现在会很难受,这样的痛折言也是知道的,就好比现在她是无法和念游之在一起。

    她也在痛,痛的几乎都是无法呼吸了一般。

    可那又能怎么样?

    她依然是要这样选择,不然的话,宫奕澈会更痛。

    ……

    那天,宫奕澈不知道是如何离开折言的,折言也总算是保护好了自己。

    在她心里,她已经是没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如今自然是要好好保护自己才好,不然在念游之见到她的时候,她不好,他也会伤心。

    “言儿,你还好吗?”

    苏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折言身边,折言和以往一样,神色淡淡的。

    多这样的处境,她没有办法改变的时候,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热情。

    “我还好,你呢?”

    “恩。”

    苏姜也是神色黯然,上次之后,宫无尘不管如何,她都不太愿意见他。

    其实在有些时候,感情这条路上总是那么的复杂,复杂的让人感觉到有些不理智。

    折言在伤痛,苏姜又何尝不是。

    但好在,在感情这条路上,折言和苏姜都是理智的人,苏姜并没有因为宫奕澈对折言的爱就要伤害除掉折言。

    她知道,他只要爱折言,就算是自己弄死折言也是无济于事。

    比起伤害,她更愿意和折言相互帮忙的走下去。

    “上次的事儿谢谢你。”

    苏姜说的自然是在魔界的时候,折言及时的阻止了她和宫无尘的婚礼,要是真的成了,苏姜怕也是会生不如死。

    “是我该谢谢你,你是因为我才受到他的威胁。”

    这倒是事实,当时苏姜也是因为折言才受到这宫无尘的威胁,现在想来,其实她和折言也是相当的有默契。

    在某些时候,她其实很庆幸有折言这个朋友。

    折言如此聪明,要是得罪她的话,自己也会生不如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