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36章:冷暴力击退宫奕澈

第336章:冷暴力击退宫奕澈



    cpa300_4();    第337章:冷暴力击退宫奕澈

    折言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鲜血,这是血没错,还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言儿。”

    红纱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心里一阵异样的情绪。

    折言对她来说,其实是由救命之恩而起的友情。

    在杀手中,很难有感情这种东西存在,但相反的,一旦是有了感情,她们也会义无反顾。

    即便这份感情,只是友情,她们也会不惜一切的去保护。

    但事实证明,折言也没有让她失望,苏姜的心思她看的很透彻,在她身体原本就不好的时候,还是不忘记去救下苏姜。

    “你来了。”

    “……”

    “红纱,你说,这次我还能逃出去吗?“

    “放心吧,你可以的。”

    对于红纱的信任,折言笑的很是伤感,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好,看着手中的鲜血愁然若失,就像是看到自己流血一般。

    而她的流血,却是因为自己的孩子,这份感觉当真是很痛很痛的感觉。

    如今想起来,这份感情还真是有些无法忽视的痛苦。

    “你说的对,以前我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大家都无法奈何我,更何况现在。”

    说到这里的时候折言更加的痛苦起来,以前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她运气好,每次都能死里逃生。

    可这一次呢?她到底要如何去面对自己的一切?

    “言儿。”

    “恩。”

    “他好像很爱你的样子,你真的要逃离他吗?”

    红纱的感情世界不是很多,可是看到折言如此伤心的时候,她的心里依然是有些疼惜的。

    可她似乎也是看到宫奕澈对她的爱,她要是一心的要逃走,这必定是对自己和宫奕澈的伤害,宫奕澈也不是那么容易放手的人。

    “你认为,他要是真的爱我,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失去孩子吗?”

    “那是你和药王的孩子,作为一个男人,他自然是不会容忍。”

    红纱忍不住的说道,看着折言面上更加伤痛的神色,她上前一步将折言抱在怀中,这个时候的折言是需要温暖需要照顾的。

    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却是无法在心爱的人身边,她心里必定是很痛苦。

    “我很想他,很想他,但是我害怕宫奕澈会伤害他,我要怎能办,怎么办?”

    痛,真的很痛,在红纱怀中,折言再也坚持不住的哭了起来,真的很辛苦的感觉,痛,真的很痛很痛。

    “言儿,不要哭。”

    “红纱,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而已,没有得罪任何人。”

    折言哭的很是伤心,她只是想要和念游之在一起而已,没得罪任何人,只是如今这个机会也是有人不断的给出阻扰。

    要是被念游之伤害的话,她估计会很痛的放手。

    可如今,他们都在努力的朝彼此靠近,不能在一起的生生的撕裂着他们。

    ……

    短暂的魔宫时间终于还是到头。

    宫奕澈也不知道是如何想的,竟然突然带上折言去到南璃。

    南璃,现在和以前是完全不一样了,很多城池早就被念游之给攻陷,南璃原本是辉煌的大国,如今也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国家。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其实不可否认,宫奕澈心里对念游之是有些亏欠的。

    他是在想要用南璃来换取折言和念游之的感情终结,可即便如此,真的可以做到吗?

    在念游之心里,这天下从来都不算什么,他就算是将整个南璃送上去,念游之也只有一个答案,不会放手。

    “言儿,喜欢南璃吗?”

    “不喜欢。”

    “那你喜欢人间的生机吗?”

    “……”

    这句话让折言沉默了,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这些日子她不管在魔界接触到什么,宫奕澈都会看在眼里,在她接触到那些东西的时候,她的神色,她流露出的情谊都不曾逃过他的眼睛。

    尤其是在她看到那被鲜血浇灌的树时,眼神中流露出的伤痛,宫奕澈是看的清清楚楚。

    但这没办法,这就是魔界,一个在世人眼里邪恶的地方,而他自认为,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类,在人间的时候,大家听到他的名字就代表了死亡。

    所以魔界是什么样子他是根本就不在乎,可他在乎折言的感觉。

    “现在这南璃虽然小,但以后就成为我们在人间的住所好了。”

    “……”

    “只要你喜欢,这个地方,随时都能回来。”

    语气中的宠溺让人不言而喻,将这个不算大的南璃作为她在人间的住所,不得不说对折言,这宫奕澈还真是舍得出手的很。

    对于宫奕澈的话,折言的反应始终都很是淡然,在她心里,她现在就想见到念游之,没有了孩子,她不能再没有他。

    见不到他的日子,她几乎是发狂一般的思念着,这就是相爱的两个人相互有的感应。

    只是他去了妖界,难道父王也没办法吗?不然为何这么久都不来找自己?

    这让折言的心更加伤痛了起来,要是父王都没办法的话,她这一生还有机会摆脱这魔吗?

    “你一句话也不想和我说吗?”

    不管宫奕澈说什么,折言都只是保持沉默,只有在她想要利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露出感情,不得不说,这对宫奕澈来说也是一种打击。

    “本宫知道你很伤心,但不要妄想用这种冷暴力击退本宫,不要做这种无谓的梦。”

    “……”

    “对你,本宫永远不会放手。”

    永远吗?那她和念游之还真是有种惨了的感觉,可不管如何,她也是见坚持到念游之来。

    她相信,相信父王一定是有办法的,也相信,念游之很快就会来接自己。

    在她心里,念游之一直都是那么的强大,这一次也一样,不管宫奕澈变成什么体,她都相信念游之一定是有办法的。

    ……

    自那以后,折言每天都会在南璃宫门口的城墙上站着看向远方。

    她可以离开这皇宫,但她却是知道自己无法逃出这个人的手心,所以她不曾出这皇宫大门。

    每天都去,站在那里等念游之的到来,只有站在这里,在他来了的时候,她才会一眼就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