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24章:言儿,珍惜他好吗?

第324章:言儿,珍惜他好吗?



    cpa300_4();    第325章:言儿,珍惜他好吗?

    “不好,你呢?”

    苏姜对于念游之来说是一起长大的小青梅,折言在她面前自然是没什么好隐瞒的。【看书阁www.kanshuge.com免费小说阅读】

    曾经,她为了和宫奕澈接近一些,不也是有利用自己吗?想到这些过往,折言就苦涩一笑。

    “南璃现在这个样子,我能好到哪里去?”

    “你是盛兰人,要是不快活的话,可以回去。”

    “……”

    这句话,让苏姜沉默了,回去,呵呵,自己要是能回去的话,她早就走了,可是即便是没有任何人束缚她,她也依然无法离开这里。

    比起心的束缚,她倒是希望有人将她当成折言这般绑在身边。

    可偏偏,不管做出多少努力,她都无法得到那个人的心。

    “言儿,我不是你,可以做的那般洒脱,念游之是真的爱你,以后你不要那样离开他。”

    在南璃的苏姜自然也是知道折言消失很久的消息,当时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苦涩。

    “你知道吗?我和她们一样很羡慕你,别人拼死也得不到的,而你却得到了。”

    “……”

    “言儿,珍惜他好吗?”

    “当然。”

    对于苏姜的话,折言回答的很是坚定,对于念游之的这份感情,她是相当的珍惜,自从知道自己是妖的时候,在自己无法将翅膀收起来的时候。

    那每一分每一秒,她都很是珍惜,那个时候,她的心是痛的,很担心自己无法和念游之走到一起。

    可不管如何,在这条路上,她不断的努力,只要是可能利于她和念游之的,她都去做,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可现在这转变又是要干什么?

    为何每次她就要和念游之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有人来阻止她。

    “苏姜,感情的困扰,也不是你想的那般好受,有些感情吗,得到比得不到更加痛苦。”

    折言所谓的得到,自然说的是宫奕澈,对于宫奕澈的感情,她倒是希望自己从来不曾得到。

    因为,得到,也很痛苦。

    苏姜对她的话自然是理解的,不管天下如何对待她,她都只是在乎念游之。

    伸手覆盖在她手背上,静静的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疼和惋惜。

    不知为何,看待眼前这个女子,苏姜觉得,她其实比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她比自己更加的痛苦。

    “言儿,他其实,不爱你。”

    “……”

    “当你看到红纱在他身边的时候就该明白,他现在还没明白自己的心意。”

    轰然,苏姜的话,让折言更加不敢相信,一点也不明白苏姜的话是什么意思。

    见她这般震惊的神色,苏姜也只是苦苦一笑。

    “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即便是他的错觉,也依然在你的身上。”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对于苏姜的话,折言确实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她虽然很是聪明,但是对于感情,她一向反应都是比较慢的人。

    只是知道自己要爱着念游之就好。

    而宫奕澈,她看表面那就是宫奕澈很喜欢她,但这份喜欢已经超出了界限,给她也带来了无限困扰。

    “傻瓜,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他可能已经喜欢上了红纱,对你,只是一种本能。”

    “那你怎能办?”

    “……”

    问出这句话后,折言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怎么办?在感情这条路上就是这样,总是会有人受到伤害。

    苏姜沉默的笑了笑,这才是她感觉最可悲的地方。

    他好像可以爱上任何一个人,但是对自己,绝对没有任何心思一般。

    清美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感情带给她的伤痕和疲惫。

    “在感情这条路上,不是你付出多少,就应该得到多少,这是双方的,言儿,我真的很羡慕你。”

    “……”

    “但我相信,他既然能莫名其妙的对红纱出手,不惜给飞刀门门主亲自写信,我想,他对红纱的感情应该是不一样的,只是现在还没认清楚自己的感情。”

    “……”

    “加上你突然和游之成亲,也惹怒了他,所以现在……”

    苏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折言自然是明白了什么意思,但是即便明白了又能如何?

    她现在,连离开这里的能力也没有,她倒是希望自己什么都不懂,离开这里是她的决心,可到底要如何逃离这里。

    看着苏姜有些痛苦的神色,折言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在感情这条路上,苏姜受到的伤害也不比自己少,尤其是看到自己心爱的人一次又一次的爱上别人,那种感觉不知道要如何去承受。

    “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要我,是他的损失,我还不稀罕他呢。”

    话虽然是说的豁达,可眼神却是出卖了她。

    她在痛,心在无限的痛,当真是很痛很痛的感觉。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自在,那都是他的心。”

    “……”

    折言有什么错?要说有错的话,那就是她不该逃出药王宫,当时在药王宫老老实实的嫁给念游之,后面这一系列的事儿都不可能会发生。

    也或许会被帝羽给找到,即便如此,中间好多事儿都不会出现。

    “言儿,你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是,我也在想自己如何离开这里,可是每次我要走的时候,都会……”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他现在是魔,在你身体中留下了魔气,你一离开他立刻就能感应的到。”

    魔气?他将魔气留在自己体内?怪不得不管折言做出如何努力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这人还真是防备她的很,只是即便如此,折言还是有一种迫切离开的心思。

    既然知道是为什么,那么要离开的计划也不那么艰难了。

    “游之,现在已经攻破南璃的各个城池直达帝都而来,我想你应该知道,他一介凡人躯体,是无法和宫奕澈的魔体斗争的。”

    “已经攻破各大城池,那宫奕澈?”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是一直都按兵不动,我想,他一定是将他迎来这里,然后……”

    “不要说了……”

    不要说了,这结果折言有些承受不住,她不敢去听,也不敢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