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母妃也是个可怜人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323章:母妃也是个可怜人

    “言儿。”

    “我不想看到你。”

    对于这宫奕澈现在如此邪恶,折言是想也没想的打断,她现在是真的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人,自己没办法离开,这是她心里最大的痛楚。

    “我是来告诉你,现在整个南璃都正常了,我已经没有用那些魔力控制他们,让他们正常了。”

    “之前为何要这样做。”

    “因为,那会我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

    前段时间他一直在闭关,用魔力控制这些人,也是为了不让这些人在他闭关那段时间兴风作浪。

    宫奕澈也是个有底线的人,现在既然已经接受了闭关,他自然是不会让魔力一直控制这些人。

    毕竟,人间对他来说,还有很多要完成的事儿。

    “你现在已经是魔皇,还稀罕这人间吗?”

    “你已经是妖精,不也一样稀罕人间?”

    “……”

    好吧,这宫奕澈的话还真是滴水不漏,可这不代表折言就能接受他。

    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她留在人间,那是因为,游之是凡人,暂时的还不能离开凡间。

    可就是因为这样的爱,才让她深深明白什么叫付出的爱。

    “言儿,你想和我一起去魔界吗?”

    “不想。”

    “……”

    对于宫奕澈的话,折言是想也没想的拒绝,不管他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感情,这个时候,折言都是无力回应。

    不说她对念游之的感情,就是肚子里的孩子,也是让她的后半生成为定局。

    原本以为这句话,宫奕澈会伤心,但是没想到的是,他好像并不以为意,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你会愿意的。”

    “你会失望的,不要等了。”

    这天下,只要是他宫奕澈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当然,这天下,也没人能威胁的了折言。

    宫奕澈的目标很是明确,而折言的心智也很是坚定。

    看着那狂妄的背影,折言一次又一次的算计着如何离开这里,在知道这人死的时候就不该来。

    现在看来,这人根本就不是死了,而是去闭关了,只是这情况就和死人一样,如今想来,上当的人好像也就只有她自己一般。

    呵呵,这天下,还真是复杂的很。

    折言现在莫说是去找念游之,就算是回去妖界也是不可能的,这倒是让她感觉很是恼火了。、

    “王妃。”

    “……”

    芙蕖的声音将她给拉回思绪,凉亭中,清风轻轻撩起折言如墨的发丝,让她看上去更加仙姿飘,尤其是那对翅膀,给人的感觉很是灵动。

    芙蕖看的傻眼了,一时间雨鞋无法回神,所以这念游之深爱她这么多年并不是没道理,自然,这宫奕澈也有足够迷恋上她的理由。

    “回神了。”

    “啊?”

    “再看下去,我都要怀疑你的性取向真的有问题。”

    “……”

    这话说的芙蕖直接是脸儿一红,她自然不会忘记曾经自己和折言闹出什么样的笑话,那个时候为了让折言吃东西,不惜伤害自己,那个时候折言还误会她喜欢上了她。

    想起往事,就感觉囧囧的!

    “王妃就不要开玩笑了,我很正常。”

    囧!!

    她只是爱慕念游之,所以也会爱屋及乌罢了,这丫头到底是在想什么呢?竟然说她是性取向有问题,这样好吗,这样真的好吗?

    现在芙蕖就是想想都感觉很是莫名其妙,那个时候折言表现的如此明显,她竟然都没看出来她在别扭什么,等到花无心说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感觉懵懵的。

    “芙蕖,我现在是恨的资格也没有了。”

    “王妃?”

    “你知道吗?其实我的母妃也是个可怜人。”

    父亲战死沙场,家人也没了,留下唯一的孤女,太皇太后怜悯让她有着长公主办的待遇长大,可终究不是公主,不会被任何人怜悯。

    在她身上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必定是极力的利用他。

    原本以为这些都是她的亲人,没想到,当这些事实的真相摆在折言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是那么的无力。

    “王妃其实不必伤心,毕竟这就是天下。”

    “……”

    “为了生存,必定是有一些手段的,只是一些人的恶毒不那么明显而已。:”

    “是啊。”

    折言的心更加痛了,以前还能有恨的人,可现在,她觉得她不能恨任何一个人,那些人在害死母妃的时候,其实曾经对她也是有恩的。

    这一段时间,这件事一直都埋在她心里,宫奕澈将这个事实真相告诉她的时候,当时她并无波澜,而后来才发现,这一起是那么的离谱。

    “可这群男人的争斗,却是让我母妃承受了那么多。”

    “当时王妃对很多事儿都不是很了解,可能当年,还有更多的事儿也说不准。”

    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当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让人撕心裂肺的事儿,没人知道,只是知道,这一切真的让人很痛苦。

    当时,她的母妃,到底是经受着怎样的痛苦绝望的离去,还有皇甫灏,到底对母后是什么样的感情,当然,还有在盛兰的扇云澈,看上去也并不是那么无情。

    当年,她的母妃到底是承受了些什么,明明自己是帝羽的孩子,为何会选择皇甫灏?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个秘一般,让她不想再去搅合,越是深入,就越是震惊,也就越是痛心。

    “王妃,你真的要嫁给他吗?”

    “你认为呢?”

    “……”

    莫说,这还真是个白痴的问题,现在折言满脑子都是在想如何离开的问题,现在,这件事要是等念游之爆发的话,这事儿就完蛋了。

    那个时候,念游之必定是会不顾一切的杀来。

    “芙蕖。”

    “是。”

    “你怕是要先离开了。”

    “王妃?”

    “你去告诉游之,让他不要冲动,我在想办法离开。”

    “可是。”

    “等他们真的起了冲突,我就是这天下的罪人了。”

    再有就是,念游之,和宫奕澈现在的反差很大,宫奕澈是魔,他怎么可能打的过魔鬼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