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12章:妖气还是要收敛起来

第312章:妖气还是要收敛起来



    cpa300_4();    第313章:妖气还是要收敛起来

    想到这里,折言就崩溃的很。

    “你自己看看吧。”

    折言这下心里更是忐忑了,只是当看到那信里的内容的时候,还是不免是受到了惊吓,心里也是不明觉的抽痛了一下。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没说什么别的,也没说太他们感情的事儿。

    但里面的透露出的消息还是让折言感觉不敢相信,定定的看着婵月和寻柳,满眼都是惊恐。

    “死……死了?”

    “是。”

    死了,宫奕澈死了!!这突入起来的消息,让折言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虽然,她和宫奕澈不曾有那么重的感情。

    但这人死了,还是让她心里不免是受到不小的冲击。

    “不会吧?”

    这世上不管是谁听到宫奕澈‘死了’两个字都一定不会相信,那是多么不可一世的男人,他怎么会死呢?

    相信全天下都在开玩笑,也不敢相信宫奕澈死了,这就是折言。

    在得到这个小时的时候,她的心脏的是不自觉的抽痛了一下,一点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殿下,你的事儿,太皇太后也听说了,她希望你可以救救皇上。”

    “……”

    救他,自然是要救的!

    震惊过后的折言十分理智,即便是没人开口,她要是知道宫奕澈出事了,她也必定会救下他。

    “为何会死?”

    对啊,为何会死,那个如此强大的男人,为什么会死?

    莫说是折言很震惊,就是念游之都感觉很是震惊了。

    大概是没想到宫奕澈会死,真的没想到他会死。

    在看到那信上的内容的时候,他也是不敢相信。

    但眼下这个时候,折言是要去南璃没错,身为新婚夫君,念游之自然是要一起前往。

    但是在和皇上说这事儿的时候,皇上却说派人好好保护折言,念游之在这个时候不能离开,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行。

    人都有生老病死,折言并不是能救下每一个人。

    他虽然是庆幸盛兰得到这个皇媳,但是绝对不会让她的这种本事无限滋生。

    “言儿。”

    “是父皇。”

    “身上的一些妖气还是要收敛起来,虽然这亲戚有点远,但你去去也表示盛兰的礼节。”

    “谢父皇。”

    对于这皇帝口中的话,折言自然是听明白了,其实这个时候折言才知道,在那些无限阻碍的岁月中,不晓得这皇帝对她出手相救过多少次。

    尤其是那句话,身上的一些妖气要收敛起来。

    也就是说,这圣手仙王的名号能救她,亦是能毁灭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个道理,折言不会不明白,自己去哪南璃他不会阻扰,但是……她要救宫奕澈,那就是要她多多思量。

    “你的母妃,当年也和你一样。”

    “……”

    “是个很善良的姑娘,但上天,不眷顾。”

    “……”

    提起自己的母后,折言的鼻子又是一酸,那种痛,谁也无法能理解到。

    当年白灵也是名动天下的美人,当时在这人间,也是多少英雄都想要揽入怀中的人,但在帝羽和皇甫灏之间。

    她终究是选择了帝羽,大概也是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皇甫灏比任何人都先对她伸出援手。

    扇云澈不会告诉任何人,曾经他亦是那么的爱慕着她,但是后来,他是比任何人都显放手,因为他不想让她受到太多感情的困扰。

    但要是知道她和皇甫灏在一起的结局是这个样子,他就算是死也不会放手。

    所以当年那些出兵的名头,在这些年早已面目全非,折言对这几个国家也是没什么好感。

    “父皇。”

    “去吧,那毕竟是她的娘家人。”

    “是。”

    新婚就被宣进宫,皇帝对折言说的这些话虽然不深沉,但也算是一些嘱咐,他不想看到她和他娘亲一样的而糊涂。

    但人生有很多的事儿,需要她自己去面对,再说……她的身后还有那个男人,所有完全不用担心。

    回到药王府后,折言一路奔向药室。

    不管是在哪里,折言和念游之都喜欢在药室里待着。

    想来念游之也一定是在哪里等她,看到她进来,念游之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放下手中的药材。

    “回来了?”

    “恩。”

    折言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扑进他怀中,这世上成亲成的这么憋屈的也就只有她和念游之了,尤其是他们之间的洞房,那简直是悲催到极点。

    “你呀,以后不要这么冒冒失失的了。”

    “我知道了。”

    “你是孩子的母亲了,随时随地,都是要保证自己孩子的安全知道吗?”

    “恩恩。”

    对于念游之的教导,折言很是乖巧的听着。

    也是,这个时候她都是有孩子的人了,可不能和以前一样冒冒失失的。

    他身上的温度,总是让人感觉到很是眷恋。

    “父皇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说我应该去。”

    “恩,是该去。”

    撇下折言和宫奕澈以往的那些牵扯不说,就是说那是白贵妃的娘家,她也是该去的。

    故此,这也是念游之在这件事上无法阻止的最大理由。

    “可我舍不得和你分开。”

    “傻瓜,你不能在那边待的太久,要早点回来知道吗?”

    “我知道。”

    “还有,父皇说的是对的。”

    对于宫奕澈这么大的人物的陨落,念游之也看明白了,世事无常这句话当真是一点也不假。

    任由你再是强大的人,在有些时候,也是无法挣脱命运的束缚。

    谁能知道,宫奕澈如此强大的人,一朝一夕之间就这么的没了?

    “我知道。”

    “言儿,有些时候,你也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知道吗?”

    “恩恩。我知道的。”

    自己保护自己,是啊,在很多时候,防不胜防的岁月中,念游之可以好好的保护她,但有些时候,也是要她自己努力。

    这么多年,他时时刻刻都在保护她,但总算这份日子也是要到头了一般。

    折言静静的靠在念游之怀中,很是贪婪的吮吸他怀中的气息。

    这一夜,两人就在药室里睡下了。

    和以往一样,念游之很是小心翼翼,他们的洞房,如果真的就如白开水一般的过去,他也是会感觉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