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04章:沾满了多少鲜血?

第304章:沾满了多少鲜血?



    cpa300_4();    第305章:沾满了多少鲜血?

    竟然如此的让人无法忽视的崩溃

    “比起那些人的命,你掉两颗牙算什么?”

    说着折言就又是两个巴掌甩在扇珍脸上,要不是因为这扇珍是念游之的妹妹,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要了她的命。

    扇珍被打的狼狈不堪卷曲在地上,侮辱,这一切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没想到折言出手竟然是如此的凶残,将扇珍的牙齿都给打掉了。

    这在盛兰很长的时间里,大概会再次出现一种笑话了,扇珍都敢打,呵呵折言真是。

    “当初灵越来杀我的时候,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

    “他说,我是踩在那些人的鲜血上活下来的。”

    “……”

    “现在,我终于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你扇珍,是踩在那些人的生命上,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你才是那个最恶毒的人,你的手上沾满了多少鲜血?”

    “……”

    “转世的时候,怕是没有好的去向,为畜都不配。”

    折言的话不重,却是每一句都是字字诛心,扇珍作恶多端,是啊,下辈子她就是个畜生都变不成。

    原本扇珍和折言就不是很对盘,也是因为念游之所以折言才对她比较隐忍。

    如今这人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折言都恨不得打醒她。

    可惜,恶毒的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就好在一个人认定自己是对的时候,不管世人如何看,她骨子里都认为自己没错,如此,要从和改起?

    扇珍至始至终都认为自己这样喂念游之考虑没错,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皇兄,为了他不惜一切手段,根本不问念游之是否需要这样的保护。

    “你,你一个妖孽,凭什么这样说我?”

    “对,我是妖孽,你以为你是人类就比我高尚?要真的千刀万剐?你一百次都不够!”

    这些年,自从折言从药王宫出来后,就一直遭受大家的流言舆论,即便是如此,她也没有真的去伤害那些伤害她的人。

    “折言,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讨厌,在皇兄面前装出一副需要保护的样子,你可又知道那些人有多讨厌,他们都要杀你,你以为你的好心,能得到她们的转变吗?你错了,凡人都是墙头草,在大家都要杀你的时候,她们也一样恨不得你死,即便是你用命去救她们。”

    “……”

    扇珍的话说的很重很重,似乎是在解析凡人内心世界一般。

    折言听的有些身临其境的感觉,是啊,即便是她用命去解救他们,那些人依然可能想要她死。

    “即便是这样,他们的生死也不该由你来支配,你又站在什么立场上来让她们去死?”

    “……”

    折言不是好心,她从来都知道自己为什么做这一切,要不是念游之在,在帝羽找回她后,她甚至不削于再踏进人间一步。

    没有念游之,这人间成为炼狱她也不会多看一眼。

    可扇珍的做法,还是让她不能接受,至少她是那种,不想理会,但也不会去随意支配别人的生死。

    那太残忍了,真真是太残忍了。

    “扇珍,这是最后一次,念在你和游之的情分上,你要是再敢对我做出伤害的事儿,我保证会让你死的无法转世。”

    扇珍不对她动手吗,她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儿。

    而扇珍施展在她身上的那些伤害,毁掉她的扇珍公主府算什么?打掉她的牙又算什么。

    在扇珍手上,折言是一度的差点丢了性命,如今能宽容到这个地步,依然也是为了念游之。

    …………

    折言离开扇珍公主府后,一路都奔向辰王府,现在这事儿也算是高一段落。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现在辰王和药王的帝位之争已经到了那种地步。

    辰王已经是不惜一切手段来打击念游之。

    扇君辰,一向是个比较腹黑的人,这次折言的事儿,就和他有关系。

    折言在回来人间之前,将这一切可是都有几分把我。

    “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期?竟敢来这里?”

    对于折言的出现,扇君辰很是诧异,没想到这个时候,折言还敢到辰王府,要知道,折言是念游之的软肋。

    要是稍微利用一下折言,念游之几乎都是动弹不得。

    “看来,上次的事儿是没让你汲取到教训啊?”

    “……”

    “怎么,你认为你现在能奈何我?”

    想起上次扇君辰是不管不顾的将折言带来辰王府,原本以为是个软弱易推倒的渣,结果没想到将他的辰王府搅合的鸡飞狗跳。

    落月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曾理会他一句,可见折言的手段,有些时候看上去很软弱,但也会让人感觉到无法忽视崩溃。

    看着折言脸上那淡淡的笑意,扇君辰是如何看都如何欠揍,这样一张脸自然也是能全部得到念游之的心。

    就连他都忍不住折服在这样的容颜下,可即便如此,在扇君辰心里,她也不过是用来利用的棋子。

    “哼,一个妖而已……”

    “啪……”

    扇君辰的话没说完,甚至没看到折言是如何出手的,清脆的耳光声之后,明显的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震怒的看着折言,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刚才对他甩出耳光的是折言。

    “就凭你府上这些二流的道士?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

    “说是扇珍和游之是一母同胞的兄妹,我觉得你和她更像,都是自以为是的家伙。”

    念游之在折言心里一直都是温润如玉的师父,这么多年,对她是疼爱有加,而这扇君辰和扇珍却是同一类人,都是热衷权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但偏偏的,这两个不可一世的人,折言就是如此的不手下留情。

    “你这个女人,找死。”

    “轰隆……”

    突然的声音,让扇君辰几乎是想也不想的避开,而后他们刚才还在的凉亭就这么突然坍塌,扇君辰只要说一句惹怒折言的话,折言就会做一件让他抓狂的事儿。

    刚才是甩巴掌,现在是毁府。

    不敢真心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折言的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