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02章:乖巧的留在燕王宫

第302章:乖巧的留在燕王宫



    cpa300_4();    第303章:乖巧的留在燕王宫

    只是一步三回头,生怕自己的父王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游之毕竟是凡人之躯,依照妖的标准那指定是不行的。

    念游之始终都对她微笑,示意她不必担心。

    折言在宫里等的很着急,一个时辰过去后念游之还没回来,折言有些着急了。

    当三个时辰过去后,折言坐不住了。

    “殿下你要去哪里。”

    “我去看看。”

    看看,这哪里是看看那么简单,完全就是要去抢人的架势了,她担心,担心念游之会受到什么伤害,所以这个时候无疑就是赶紧的要去找念游之。

    “殿下你慢点。”

    “……”

    樊荣很是担心的跟在折言身后,这女人怀上孩子后走路也是如此大的力气,她真的而很担心这走路就将孩子给走掉了。

    有如此想法的时候,不得不说这樊荣真的太敏感了,这凡人在妖精心里是很脆弱,但也不至于走个路就将孩子给走掉了吧?

    这不科学,完全的就是一种严重不科学的状态。

    “父王,你们好了吗?我进来了。”

    “……”

    来到帝羽的寝宫,折言想也没想的推门进了书房,当看到两个男人相安无事的时候,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毕竟这帝羽是长辈,要是真对念游之做点什么的话也是极有可能。

    “我说你,在燕王宫这么久的日子难道还是没学会规矩。”

    “……”

    帝羽是真的气坏了,刚才还在感动念游之的话,眼下就只是剩下生气了。

    但一想到那些年她过的那么辛苦,也就不忍心再责备她,直接将她带到自己身边。

    “言儿。”

    “恩。”

    “听父王说,以后你要揍那些人是没问题的,但麻烦你能不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搞搞清楚后?”

    “……”

    囧!!

    不知道念游之说了什么,总之现在帝羽的想法也是改变了,至少是允许折言闯祸了,但是,他不赞成折言这么好不讲理的闯祸。

    那在六界还当真是要说他帝羽不会管教自己的女儿了。

    “好。”

    “恩,真乖。”

    被安抚的感觉很好,但是怀上孩子后还被如此安抚,就有些不太好了。

    不过只要帝羽接受自己之前那样的脾气也就好了,这不,关键时候还是要夫君出场。

    当时那血王就是看到他这张脸就完全忘记谈赔偿的事儿了。

    “言儿。”

    “恩。”

    “这段时间你先在这里,我先回去处理一下。”

    “好。”

    折言难得这么乖巧,这倒是让念游之都忍不住惊愕了一下,直觉的觉得这丫头又有什么猫腻,但想想好像,只要有帝羽在,她估计也起不了什么幺蛾子,所以也就放心了。

    直接让樊荣将他给送回了人间。

    “游之。”

    “怎么了?”

    在念游之起身的时候,折言还是忍不住的追出来,直接是一把抱住他。

    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绝对的是对他有所依赖,折言对念游之是真的很依赖,自小到大的习惯,这是改不掉了。

    “要快一些,我不想和你分开太久。”

    “恩,好。”

    等到念游之走了之后,折言在帝羽身边悻悻的坐下来,很显然,再次的分开她心里是不爽的。

    都恨不得无时无刻的跟在念游之身边,但这一次,她是有重要的事儿要做,才答应念游之留下来。

    “说吧。”

    “啊?”

    “本王可不相信你会如此乖巧的留在燕王宫。”

    “……”

    好吧,这父亲就是父亲,不管折言在外面生活多少年,但这父亲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女儿。

    这不,短短的时间相处就知道自己女儿的行事风格了。

    “父王。”

    “恩。”

    “这次我可没有冤枉巫族。”

    折言说的是实话,当时她那样愤怒的将巫族王宫给砸了,可不是做那完全没道理的事儿,如今想起来,自己还真是彪悍的很。

    “本王知道。”

    “啊?”

    “不然,你以为为父不会好好收拾你?”

    好吧,当帝羽这么说的时候,折言不得不说这父女之间还真是有默契,一边是不收拾这巫族也不行,但这明目张胆的撕破脸也不好。

    故此,这帝羽就任由折言将那巫族的王宫个轰的稀巴烂,然后带上念游之上去将这一切给摆平。

    一般是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巫族,一边的关系还在,谁说只有狐狸才很狡猾,看着妖精其实都狡猾的而很。

    可怜的血王就这么的被这几个人这么欺骗了。

    要是他知道的话,真不知道会如何的喊天吼地。

    “那父王,我们去救那些人好不好?”

    “本王能说不吗?”

    就知道这女儿留下来没什么好事儿,和当年的白灵一样,都是那么的任性,都是那么的善良。

    这让帝羽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孩子和白灵还真是如出一辙,就连这脾气也都是大差不差的,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

    “言儿。”

    “是。”

    “以后你要做什么,可是要跟父王先说说,你这突然就去了巫族,那个时候,我还真是有种不要你的冲动了。”

    “父王舍得吗?”

    “哼,你要是一定要如此会闯祸,有什么舍不得的。”

    嘴上虽然是这样说,但心里却是无限的对这个孩子宠爱的不行。

    帝羽对折言也算是爱到了骨子里,不得不说,这还真是让人有些无法忽视的溺爱,将那些年还没来的及给白灵的爱全部的给了折言。

    “对不起,我当时是气坏了,不过父王不还是猜到我的用意了吗?”

    “那万一父王不是你想的那么默契呢?”

    “……”

    好吧,这还真是不能猜的事儿,就像是当时,明知道是和巫族也脱不了干系,可她还是坚持说是猜测。

    为的就是不想帝羽将这些人际关系给弄丢了。

    在庙宇中的呐姑气息折言是感觉的清清楚楚,那就是巫族的。

    至于扇珍,这件事自然也是跟她脱不了干系,折言只是在这之前就好好的给她一个教训,让她不敢在对自己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当帝羽和折言来到冥界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