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93章:你脑子长包了吧?

第293章:你脑子长包了吧?



    cpa300_4();    第294章:你脑子长包了吧?

    当知道自己就是妖的时候,要不是因为对念游之的挂念,她是真的会活不下去。

    那个在燕王宫里没心没肺的小公主,并不是大家看着的那般轻松,每时每刻,她的心里都在承受那份改变的洗礼,那样的痛苦,要是心里没有支撑的话,她只怕是自己根本没就活不下去。

    现在想起来,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日子,到底是如何过来的,现在想起来她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需要他的保护,不管什么时候。”

    哪怕是她有最高深的修为,但在她的内心世界中,她最需要的还是念游之。

    唯独有些不同的是,这天下已经没人能奈何的了她。

    “芙蕖。”

    “是。”

    “你很爱他对吗?”

    “……”

    这次芙蕖沉默了,不是爱,是很爱很爱,那份爱,甚至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生命。

    可折言对念游之的爱,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差,在灵燕一族中,犯错的灵燕最是残忍的惩罚就是拔掉身上的羽毛。

    那是什么样的痛苦,常人根本就无法了解,折言就是想起来她都会感觉到全身疼的刺骨。

    当时为了能在念游之身边,她不惜用自己的羽毛来救人,如今为了念游之,不惜用灵燕一族最残忍的拔毛方式将自己身上的羽毛拔下来放在念游之身边。

    这份爱,不比任何人少。

    对于芙蕖,她一直是介意的,但她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会因为人家有这心思就杀人,那样的话她和巫族的那些人有什么不一样。

    “为那些人做的一切,真的值得吗?”

    “……”

    忽然,芙蕖问出了一个极为幼稚的问题,其实这是她一直都想问的,毕竟凡人曾经是要杀了她。

    可在那紧要关头,她还是没有半分的迟疑将那些人全部救了。

    折言转身,淡淡的看着她,她很想说一句不值得,可想了想,没必要。

    苦涩的笑了笑,这份笑意让芙蕖感觉到有些飘忽,折言的笑一直都是很完美的,但现在看来,是有些悲伤的成分在里面。

    “芙蕖,要是没有他,这些人的死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会救下这些人,无疑其实还是为了念游之。

    她在努力,为了和念游之在一起,她一直在不断的努力,可现在看来,她好像还要做更多更多的努力才能和他在一起。

    即便如此,这天下也没人能阻止的了她。

    “小姐。”

    “我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善良,至少我自己认为,自己真的不是个善良的人。”

    曾经那些谣言伤害到她的时候,她是真的很想很想将那些人全部给杀了。

    自然,她不会坏到那种地步,但是她会做出袖手旁观的事儿。

    “小姐?”

    “你不用感觉诧异,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

    这下芙蕖不说话了,也才深刻的认识到折言对念游之的爱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要不是百分百的爱。

    她是万万做不出这样的事儿来。

    天下人曾经让她是一席之地都没有,她还能做出如此善良的事儿,那不是善良,而是愚昧无知。

    这一刻芙蕖也才知道,原来她对念游之的爱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

    “颜儿?”

    就在两人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折言听到这声音都感觉眼皮是突突的跳动。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分别很久的郝天瑾。

    “天瑾哥哥。”

    这个时候,折言是真的一点也无法那么浑然无知的面对郝天瑾,发生了那么多事儿,她早就比之前更加成熟。

    郝天瑾确认是折言,快步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神色也很是激动。

    “真的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

    “……”

    囧懵!!

    这人的反应是不是太过超前了一些?他们虽然很熟,但感情没那么深的好不好?

    拉手?这要是让念游之看到的话,折言觉得,自己就是有十张嘴也不好解释的。

    念游之吃醋起来,这是折言都吃不消的感觉,故此眼下这个时候,折言真的很想找个地洞将自己埋一下,避开这郝天瑾最好不过。

    “那个,你能先放开我的手吗?”

    这样暧昧的拉手,折言很担心念游之要是看到的话会不会给自己洗出淤青,要知道上次宫奕澈那丫的不要脸吻了自己,当时念游之差点将她的嘴都给洗肿了!

    咳咳,莫说,那个时候还真是肿了,由此可见念游之那绝美的容颜下到底是掩藏了一颗什么样小气的心。

    “对不起,我只是太激动了。”

    自从和折言字啊琉璃分开后,他就在也不曾见到折言,再次相见,他难免是有些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在看到折言身后的翅膀的时候,他的神色更是黯然一下,在琉璃的那些日子,自然也是听到了一些关于折言的消息。

    但没想到,这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言儿,你真的是妖吗?”

    “……”

    折言瞬间觉得,即便是这郝天瑾依照自己的能力当上过丞相,可眼下看来和樊荣是一路人。

    一路都不是很会说话的人,要不是看在这人以前对自己有恩情的情况下,折言真的很想将他从这药王府丢出去。

    到底会不会说话呐?这说的都是些什么呐?

    “如你所见,我真的是妖,所以以后你要离我远点,否则的话……你知道的,我可能会兽性发狂。”

    “……”

    这下郝天瑾也不说话了,很是认真的看着折言,似乎是在考量她话中的真实性。

    看她美的完全无可挑剔的小脸,郝天瑾只是淡淡一笑。

    虽然他的俊美不及念游之的半分之一,但他身上的深沉还有阳光,都给他增添了不少的魅力。

    这份笑意,好像是发自内心的,但也好像不是。

    如此深沉的笑意,让折言瞬间就想到了灵越,那个自己最是相信的人,但是没想到,也是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人。

    “要是能死在言儿手上,是我的荣幸。”

    “你脑子长包了吧?”

    对于郝天瑾的这句话,折言是想也没想的怒吼,很显然,这样的郝天瑾是真的惹怒了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