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84章:父王没揍你吧?

第284章:父王没揍你吧?



    cpa300_4();    第285章:父王没揍你吧?

    是真心的,折言还是觉得叫师父好,之前叫游之的时候,她总是感觉哪里怪怪的,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一般。

    还是叫师父好,毕竟是从小叫到大的。

    “你喜欢就好。”

    终究,原本是想责备的话还是没说出来,只要在自己身边,不管她叫什么都好。

    这就是念游之对折言的爱,不管什么时候都顺着她,生怕她受到一点点委屈。

    “师父,我父王没揍你吧?”

    “你觉得可能吗?”

    “……”

    星辰般的眼眸扑闪扑闪的,里面的水润让念游之感到她对自己的担忧,将她抱在怀中。

    “你认为,这天下谁能为难的了我?”

    这下折言再次的沉默了,在人间的时候,她是真的相信那天下是绝对没人能为难的了念游之。

    但眼下是早妖界,折言觉得这样的自信还是收起来的好一些。

    “我父王,真的没揍你?”

    “揍我做什么?”

    “你之前那么压榨欺负我,难道就没为我讨回公道?”

    帝羽没有为难念游之,折言别提多高兴,眼下说话也是没轻没重的。

    她的话,让念游之眼神危险的看了看她。

    “言儿。”

    “恩。”

    “你认为,这天下除了我之外,谁能帮你讨回公道?”

    “……”

    这人,就是过分的自信,自信的折言还偏偏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来。

    他说的也是对的,这天下,她就要扣上他的姓氏,试问,谁有资格帮她折言讨公道。

    “东西收拾好了吗?”

    看着她小鹿一般的眼神,念游之很是宠溺的在她额头上吻了吻。

    以后,大概是没什么事儿能将他们分开了吧?

    但念游之错了,这只是个开始。

    折言撇撇嘴,哪里有这么快,这燕王宫的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哪些,这收拾起来自然也是要费一番功夫。

    “没有,还没去呢。”

    折言整个人都是心急如焚的,哪里还有心思去收拾东西,生怕帝羽会为难念游之。

    所以出来后,索性就一直站在门外,哪里都不曾去,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只要有大的动作她指定是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这收拾东西芝麻点的小事儿,她指定是不会放在心上。

    “走吧,一起去收拾。”

    “恩恩好。”

    夫君做到这个份上也真是让折言挑不出半点错处,强大无敌也就算了,小女儿家的事儿他也是亲力亲为。

    牵着他的手一直朝自己住的地方去,一路上心里都是甜甜的。

    “在想什么呢?看你笑的。”

    折言一个劲的笑着,这份快乐几乎是让念游之都感染,她的翅膀真的很好看,他这辈子原本最不相信的就是这世上有妖。

    可折言和燕王宫,却是让他对整个妖界有了重新的认识,有些人有些事儿其实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可怕。

    在折言还是妖星传闻的时候,他就知道,那不过是世俗对折言的偏见,而现在,他觉得世俗不但偏见了折言,还偏见了对妖的认识。

    “师父,幸好有你。”

    “……”

    折言收住笑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语气中是那样的感概。

    她说的对,幸好有念游之,不然的话,她在人间的那些日子真的不知道会如何活下来,她虽然是有妖的血液,但终究不是真的妖。

    没有法力,也不知道自己是谁,要活下去,该是多么的艰难。

    “傻丫头,又在想什么呢?”

    “就是在想,要不是你的话,我估计现在都不在这个世上了吧?”

    不管是走到哪个角落都是要杀了她的声音,试问,她是真的能活下那么多年吗?

    那些年,在灵巫谷中,她活的比谁都好,念游之几乎是将全天下最好的都给了她。

    “你是我的妻子,我不保护你,指望谁?”

    “……”

    囧!!可当初最开始的时候,好像还没想到他们会有今天的局面吧?而那个时候的念游之也是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出手相救。

    这份感情,自然是要好好的记住了。

    两个一起回到折言的宫殿,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奢华,一点也看不出之前折言在这里受过很多苦的痕迹。

    也是,如此奢华且有些幻美的燕王宫,谁能知道,曾经为了养一个折言竟然差点养不起。

    “樊荣,赶紧去我收拾东西,我们准备要走了。”

    “是殿下,那个殿下,要收拾哪些东西?”

    樊荣从来不曾出远门,甚至说,妖精去哪里根本就不会带什么东西,如今折言真的也算是对她这个妖精的考验了。

    这么多天,真的也是操碎了这丫头的心,她深刻明白什么叫说话要有技巧,察言观色一样不能少,这就是在人类身边的结果。

    “只要你认为是好的都带上。”

    “好。”

    樊荣不会收拾东西的很,听到折言这话,一咕噜就将她认为好的直接搬到了桌子上一点一点的整理。

    那哪里像是侍女的节奏,完全就是个……

    折言看着樊荣的模样,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想下去。

    樊荣是吭哧吭哧的开始收拾东西,而她的动作,也让念游之和折言的脸色都不好了起来。

    “樊荣,这些衣服不用带了。”

    这些日子,她是好不如多容易的穿上了念游之给她的这些衣服,燕王宫的衣服早就是大部分压箱底了。

    到底为何要压箱,完全是因为帝羽给准备的基本都是要露出半个胸的。

    这樊荣倒是好,觉得这些都是非常好的衣服,这不,直接帮折言全部的给收拾了起来。

    “殿下,这可是南海的绞纱,要是不穿了可惜了。”

    “……”

    樊荣只顾埋头收拾,丝毫不曾发现折言的脸色是越来越不对劲越来越不对劲。

    自然,这不对劲的脸色还有念游之,拿过一件衣服。

    在看到那一副的款式和透明程度后,刷的一下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

    “言儿。”

    “啊?”

    听到念游之的声音,折言亦是有些回不过神,尤其是在看到他手里拿的衣服和脸色的时候,她知道,完了完了,她怎么就有这么个侍女呢?唯恐她的天下不够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