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77章:不但选夫君,还要选父亲

第277章:不但选夫君,还要选父亲



    cpa300_4();    第278章:不但选夫君,还要选父亲

    “樊荣参见驸马。”

    “……”

    这下芙蕖愣了一下,刚才和花无心的那气势,简直都恨不得将整个药王府端了,如今这么恭敬,真的像是来找茬的吗?

    其实芙蕖不知道的是,这要是念游之敢说折言的生死真的和他没关系的话,这樊荣估计也不会如此恭敬了,当即就会端了整个药王府。

    “芙蕖,你先出去。”

    “是。”

    当书房中只是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念游之还是那样,遥望着窗外,那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期盼。

    他是真的在期盼,期盼折言的回来。

    每天,都在等他。

    自从她成为人人传颂的羽翼仙子后,她就和以前不一样了,能和大家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在阳光之下。

    可她……为何一直都不回来。

    难道真的生气了吗?这丫头,一定是误解了,不然的话,不会这么久都不出现在自己眼前。

    “她还好吗?”

    “不是她的生死和你没关系吗?”

    樊荣似乎是在说气话,但这气话也不是没道理,她当时都差点被这花无心给气疯了,更何况是殿下听到这样的话。

    其实樊荣最大的弊端就是不会撒谎,不管啥都是直的,不然的话,当时也不会差点跪断双腿在燕王宫。

    “殿下差点就流产了,急需要血蓝,可你的人竟然不给,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殿下了吗?”

    “……”

    “我告诉你,我家殿下就算是怀有身孕,这妖界的美男也很是喜爱她的,昨日银狐尊君还将东海的画沙给了殿下,狼王说,只要是殿下喜欢的,他就算是拼命也要将一切都捧在殿下面前。”

    “……”

    “还有很多很多,燕王现在就在想到底要给殿下选个什么样的夫君呢。”

    “……”

    “毕竟殿下是有孩子的人,不但是要选个好夫君,还要选个好父亲,所以燕王说……”

    “带我去。”

    “什么?”

    “带本王去。”

    “去哪里?”

    “燕王宫。”

    “……”

    这下樊荣不敢说话了,等等,她不是来讨回公道的吗?说这么多是要闹什么?

    可眼下,真的能带上这驸马一起去的吗?这要是王知道的话,会不会拔了她全身的毛儿?

    想起拔毛的那种痛苦,这樊荣全身都是一个激灵,可是……王好像也没说,不能将这凡人带去燕王宫吧?

    如此想的时候,这樊荣,当真是纠结了。

    “走吧。”

    “等等,你不能去。”

    “……”

    “你要是去了的话,王指定会打死你。”

    如此欺负殿下,这被打死的事儿指定是没的商量了。

    话说,这天下,好像还没人能打死念游之,不管是凡人还是妖,好像都拿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只是如今这樊荣的担心也不是没道理,毕竟,有些时候,这王的脾气也真的是很难测。

    “你要是一定要去的话,我也不拦你。”

    “……”

    “只是到时候殿下指定会说不准……”

    樊荣真的很打鼓,要是这人去了燕王宫的话,殿下会不会将她给刮了,上次她说了那些话透露了妖界的消息。

    回去后殿下可是没少好好的整治她,想起那个不算温柔的女人,现在樊荣心肝还有些紧巴巴的。

    要是真的知道,是她将人带来的话,她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估计也不够震撼。

    …………

    雪羽加身,一身雪衣的折言,加上她后背上的一对小翅膀,看上去很是高贵。

    燕界最是高贵的雪燕,没想到,一个凡人竟然能继承帝羽这么多的优良基因。

    如今,她怀有身孕的消息已经是传遍六界。

    只是,大家也都知道,她的孩子没有父亲,而还因为孩子的父亲,折言差点丧命。

    这让妖界的多少男子都纷纷探头。

    “帝羽,我弟弟有消息了。”

    “……”

    一直都很不喜欢做客的银狐尊君,这日是破天荒的来到了燕王宫。

    这话是让帝羽心里咯噔了一下,其实吧,这银狐尊君的消息也算是个好消息,但帝羽觉得,这好消息好像对他来说并不好。

    因为,他似乎已经嗅到了一种味道,一种阴谋的味道。

    “那是好事儿,回来了吗?”

    “……”

    “当年,他也是……”

    和谁抢女人不好,一定好和凰诩圣君抢,这不是摆明找死的节奏吗?

    想在想起来,大家都还觉得银狐尊君的弟弟真的很有勇气,天下女人那么多,他倒是好,就喜欢上人家的女人,这不是摆明的找堵吗?

    “现在他在凡间的寿命还不曾到头,本尊自然是不能将他带回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银狐尊君也感觉很是无奈,当年为了这个弟弟,他也真的是操碎了心,现在还觉得,那些日子,真的是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自己的弟弟,竟然喜欢上别人的女人,这说出去,当真也是丢脸丢大发了。

    “帝羽,你说,我们两是不是就是丢人玩意?”

    “……”

    这下帝羽不说话了,这银狐尊君一向也是,哪壶不开提,这眼下摆明的是话题就要扯到折言身上。

    任何人如何说自己帝羽都是无所谓的,但有人说折言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不乐意的。

    “你说,我弟弟喜欢谁不好,一定要喜欢上别人的女人。”

    “……”

    “上辈子丢人也就是了,这辈子接着丢。”

    这下帝羽是真的很想让银狐尊君赶紧的滚,这话说的,简直是难听的要命。

    话说,这银狐尊君说的好像也是实话,当时,在帝羽知道这个事儿的时候,也是震惊了,不得不说,这就是一段斩不断的孽缘。

    “有缘是好事儿,我和她要是能如此纠缠,即便是痛苦,本王也是愿意的。”

    想起白灵,帝羽的感概就很多,想起那个女人,他的心就狠狠的揪在一起,真的很痛很痛。

    没想到,被一个人如此伤害,是这么的疼,疼的几乎都是有些无法喘过气来。

    “你说,这世上最伤人的是什么感情?”

    “带有孽缘的感情。”

    银狐尊君觉得,这世上最痛苦的事儿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事儿,那其中的牵扯实在是太多太多,反正他是不乐意去牵扯那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