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71章:冥君嘴里拔牙

第271章:冥君嘴里拔牙



    cpa300_4();    第272章:冥君嘴里拔牙

    怎么就能如此的不禁吓呢?她其实也不担心什么的不是吗?

    折言拢了拢心神,原本她是真的不在状态的,但眼下这个时候,不还击好像这些人还真是拿她当病猫?

    不好意思,念游之手下的徒弟,什么时候是个软柿子会认人揉捏了?

    “我就是给你喝我的血,你敢喝么?”

    “这世上,就没有本君不敢的事儿。”

    无花和樊荣都很是诧异的看着折言,冥君一脸的冷笑,那张脸,真的很好看,至少在樊荣看来是好看的。

    实际上,这冥界的冥君也真的是出了名的妖孽,只是眼下这个时候折言根本就无心欣赏这美色。

    嘴角上牵扯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知道咯牙是什么意思吗?”

    “不懂。”

    “……”

    不懂,呵呵,好的很,折言缓缓来到冥君面前,她最讨厌就是有人在言语上占她的便宜。

    如今这冥君一再的逼迫她,折言终于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不,终究是不想再忍了。

    “张嘴给我看看。”

    “你什么意思?”

    “言儿,这可是冥君不得无礼。”

    无花可是知道折言的脾气,就是那银狐尊君都敢打的人,如今这冥君可不能这样得罪,得罪了冥君,那可是一种让人崩溃的事儿。

    毕竟是生死主宰的人,不是*oss,但也是大差不差的了,这要是羽化了投胎还指望他能给个好的去处呢。

    折言上辈子是妖星的命运,可不是因为得罪了冥君么?

    这丫头现在还一副全然不知道的模样。

    “你让我看看,看看。”

    折言笑嘻嘻的看着冥君,一副完全无害的模样,大概现在是真的不太冷了,所以她也感觉到自己终于是活过来了。

    但她好像忽略了一件事儿,那就是这是鬼多的地方,这真要是出点什么事儿。

    就是她老子,怕也是头疼的很,毕竟这个地方是很特殊的。

    “你有虫牙是吗?”

    “你怎么知道?”

    “我在凡间,那可不是吹的,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人是什么毛病。”

    咳咳,这话好像还真是吹的,莫说是她,就是她的师父也做不到看一眼就看出一个人的毛病吧?

    这本事,说真的,她是吹的有些大发了。

    “你真有这本事?”

    “不然我知道你有虫牙?”

    “……”

    好吧,其实这是折言猜想的,她才不不知道这冥君是不是有虫牙呢!但要是这冥君说没有的话,她指定下一刻就会说是风湿牙,一直猜想到这人张开嘴为止。

    果然,冥君在她的这句话之下,张开了嘴。

    做病人就该有如此乖巧的,但是,这人真的让折言很生气。

    “啊……”

    忽然,这冥君直接是尖叫了起来,这让无花和樊荣的骨头都是一软。

    心道这什么情况?为啥这冥君会叫的如此销·魂?

    “祖宗,你到底做了什么?”

    无花满脸汗颜,早知道就不该带这祖宗来,这冥君她也敢动,当真是找死的节奏啊。

    比起这无花的紧张,折言倒是一脸的无作为看着他。

    “拔牙啊。”

    “……”

    这下樊荣和无花的脸色都白了,心道完了完了,这祖宗还真是闯祸的高手啊?

    这拔谁的不好?竟然是敢在这冥君的嘴里拔牙,这真的不想活了,这无花和樊荣都很怀疑折言这绝壁是想不开了。

    不然怎么会做出如此自杀式的举动来?

    “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

    好?这个时候能好的了吗?如今这冥君是一脸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很是怨念的看着折言。

    那眼神分明就是透着一种危险,一种你死定了的危险。

    但折言好像是并不在乎一般,微微一笑的看着这冥君。

    “你放心吧,休息几天就好了,这牙齿以后再也不会折腾你了,当然,也要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乱吃的,你要是乱吃的话,就活该要再次经受拔牙的痛苦。”

    在乱吃两个字上,这折言说的书很重,那意思分明就很明确,这冥君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某人完全没觉得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还的无花和樊荣整个人都战战兢兢的在想,这冥君指定不会让他们活着出这冥界了。

    “伯父,你说的那些个无辜死的鬼都在哪里?”

    “你还有心情找鬼?”

    “不然怎么办?”

    “逃命要紧啊。”

    “……”

    这无花真的是要疯狂了,都到了这个地步,折言当真还有心思找鬼?这心里的承受能力是不是太强了一些。

    这丫头,简直就是这帝羽的祸害,指不定那个时候就要祸害整个妖界了也说不准。

    “我救了他,他还想要我的命?”

    “……”

    “你不会真的这么没良心吧?”

    说着,折言还转身很是认真的看着冥君,那一副你要是点头要命的话,指定就是她嘴里说的那样,简直是个没良心的玩意。

    冥君很是没好气的看了折言一眼。

    “丫头,看在本君面前耍心眼的,你还是第一个。”

    “……”

    这下折言是不说话了,第一个吗?真的是这样吗?

    折言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间也不晓得该说些什么的好。

    面上笑了笑,那笑意很深很深,樊荣一看那笑容就不是什么好的打算。

    心里是不断的在哀嚎,姑奶奶耶,你面对的人现在可是冥君啊。

    要是一个不注意,这人指定是要被扔出去的节奏。

    “殿下,我们还是走吧?”

    “走,去哪里?鬼还没找到呢。”

    既然来了,折言可没打算空手回去的道理,再次看向冥君。

    那笑容简直是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老实的跟你说,我没在你面前耍心眼。”

    没有才怪,那个恶魔,刚才就那么活生生的给冥君的牙拔掉了。

    其实现在无花也没想明白这丫头为何这么暴躁,其实刚才吧,那冥君似乎也没惹到她呀?

    “你心脏也有问题。”

    “你才心有问题。”

    “恩,我心是有问题。”

    对于冥君的话,折言是一点也不瞒着,但这大方的模样,真让冥君很想直接的处理了她。

    这丫头,到底是安的是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