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69章:给这些人收尸?

第269章:给这些人收尸?



    cpa300_4();    第270章:给这些人收尸?

    可现在,到底认什么了。

    在知道自己是妖的时候,明知道自己还有身孕就要赶自己走。

    想到这里,她的心就疼的厉害,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和念游之会走到这一步。

    “殿下,你在伤心吗?”

    “没有。”

    “可我看到你不高兴。”

    “樊荣,难道你不知道不高兴和伤心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情绪?”

    “哦,好吧。”

    对于樊荣这咋呼的性格,折言算是知道,什么叫不得安宁。

    也不知道这父王到底是如何想的,她觉得自己就够咋呼了,但是没想到的是,这咋呼的,不但是自己,还有比她更咋呼的人。

    咳咳,折言终于承认自己是个咋呼的人了。

    也只要念游之能承受她这性格,当时辰王,也当真是被她给气的差点断了气。

    ……

    原本折言是要回去燕王宫的,但是没想到在路上遇上了无花。

    对于这无花,折言一向是没什么好感。

    毕竟刚到燕王宫的时候,这人也真的是没给她什么好印象。

    “言儿,在人间这些年好吗?”

    “……”

    毕竟是帝羽的女儿,这个时候的无花对她自然是好了很多,因为她娘的事儿,那个时候无花是真的很担心帝羽会爱上这个女人。

    现在想起来还感觉囧囧哒。

    帝羽当然是爱她的,那必须是爱的呀,只是没想到的是,他们有一天直接会跳过男女之情到父女之情。

    这发展的,简直是让无花都感觉到有些不忍直视。

    “我啊,很好啊。”

    “……”

    “至少在没有遇到你们之前,我都很好。”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喜欢燕王宫。”

    “没有,那都是我的命。”

    在没有遇上妖的时候,这天下,至少还有一个念游之愿意护她一生一世。

    不管在什么样的真相面洽,他始终都保持一副相信她的姿态,但是没想到的是,如今……

    这唯一的人,她好像也就这么失去了,在知道自己是妖的时候,他竟然让自己离开。

    想到这些,折言整个心口都感觉闷闷的,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

    失去唯一爱的人,那种滋味,当真是难以诉说。

    “呵呵,你这丫头要是也相信命的话,这天下还真是奇闻了。”

    “其实,我一直都相信命的。”

    相信命运的不公,也相信是命运让她莫名其妙就成为了妖星转世,更加相信……相信念游之。

    但如今,念游之做的这一切,她似乎是有些看不懂了,不太明白他为何要这样对自己。

    “我父王呢?”

    “你还记得你的父王?本王以为,你受到打击后,都恨不得不认他了呢。”

    “……”

    对于无花这话,折言很沉默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就算是发生天大的事儿,她也不能不认自己的亲人不是吗?

    这无花到底是什么眼神?竟然认为自己会不认帝羽,也真是奇怪了。

    “言儿。”

    “恩。”

    “你说,凡人怎么活的就这么别扭呢?”

    “我也觉得是很别扭。”

    “……”

    “至少,这段时间是很别扭的。”

    那些人想要活下去,恨不得将和妖有关的人全部都杀光。

    只是,这天下万物都是有自己的定数,凡人不过是最脆弱的生物,这杀,就能杀的了吗?

    “这段时间,巫族的人好像是消停了一些。”

    “恩,你父王已经和巫族的血王商议,结果,那些人,只是巫族的叛徒,有血王出面,这件事就简单的多。”

    “那父王现在在哪里?”

    “已经回去燕王宫。”

    “……”

    “你呢,要回去吗?”

    “恩,自然是要回去的。”

    现在,不回去她能去哪里。

    “你呢?”

    “你什么你,以后你要叫无花伯父知道吗?帝羽教导了你这么久怎么还是没大没小的?”

    “……”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当真是必须的沉默啊,这和无花这些人比口才那就睡找虐。

    并且,这些人分分钟就能将人虐成渣,毕竟,人家活了多少年,自己才活多少年?

    这样冲撞上去,简直就是找虐找死的节奏。

    “你也看到了,现在凡间死了这么多人,你伯父我现在自然是不能回去的。”

    “那你要做什么?难道要给这些人收尸?”

    “说什么糊涂话?”

    “……”

    这下折言再次的沉默了,心道不收尸是要做什么?难道还指望这些人能活过来吗?

    当然,这在妖的世界中,也不是不可能。

    “难道,你要救他们?”

    折言想到这些人可能活过来瞬间是来了精神,但这看在无花眼里,就是有些穷操心的模样了。

    脸色很不好的看了折言一眼,当年的白灵这无花并不是很熟悉,毕竟,白灵和帝羽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

    但眼下他好像明白,这帝羽当年为何爱白灵爱到那种地步了,都说这是有其母就有其女,当时的白灵一定和这丫头一样吧?

    在妖的世界中,她们实在是太天真了。

    然……其实并不是这样,只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对彼此的世界都充满了好奇,比如帝羽并不懂凡人的世界,所以当时就是养折言的时候都害怕出什么问题。

    而这一切在折言看来,真是天真到了极点。

    当然,折言的一切行为,在这些妖的眼里也是天真到无话可说的地步。

    “这些人都并非是命数全定就死了,该活的自然还是要活的。”

    “那你怎么知道哪些人是该活的?”

    “去问冥君不就好了?”

    “哦。”

    说起冥君,这无花简直就是一种想撞墙的冲动,谁不知道,这冥界的冥君简直就是个难缠的主。

    帝羽将这么大个麻烦扔个他,在无花看来,这朋友是没办法继续做下去了。

    但……去找血王,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谁不知道,这血族的血王简直就是个妖孽,至于妖孽到什么地步,这无花就不想说了。

    据说,那个男人是个男女通吃的人,都很迷恋他那倾国倾城的脸。

    当无花不知不觉将这些说给折言听的时候,折言就在心里纠结了。

    在她心里,最是妖孽的也就是念游之了,因为,每次见到几乎都要流鼻血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