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68章:折言发飙怒揍人

第268章:折言发飙怒揍人



    cpa300_4();    第269章:折言发飙怒揍人

    她这运气到底是有多衰,竟然都遇上了这么衰的侍女。

    这人,不去做花痴真的太可惜了。

    也真的不太明白,这天下为何就这么多喜欢念游之的人,为何这些人,都沉迷在他的外表下。

    咳咳,这也不怪樊荣,念游之长的真的很好看,就连这妖界都找不出这样的绝色男子,这樊荣会动心也不奇怪。

    “那你认为,他和我父王哪个好看?”

    “这能比较吗?”

    “当然能比,你说谁更好看。”

    “当然是王。”

    “那你?”

    “我不敢去追王啊,在说你的后妈也不是任何人能当的起的。”

    “……”

    这下折言真的很想找个地方将自己给埋了,感情这丫头都你分析的这么透彻了吗?

    难道自己的脾气就真的很让人难以接受吗?

    这事儿,折言觉得不能再和这樊荣继续讨论下去,再这样下去,吐血的指定是她。

    “殿下。”

    “你放心,我不会求你做我后妈。”

    “不是,情况不对劲啊。”

    樊荣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哪里还有做后妈的心思。

    就算是燕王要娶她,她现在不也是没时间考虑的么?

    “什么情况?”

    “为啥我感觉到阵法的味道。”

    “什么意思?”

    “……”

    樊荣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折言自然也是感觉到了。

    毕竟是有修为的人,感觉出这一点还是不艰难,只是,这荒郊野外的,为何就有阵法?

    “殿下,你现在不要乱动,容我看看。”

    樊荣大概是在人间吃了一些亏,故此,只要有一点点的味道都能感觉的到。

    不试探也就算了,这一试探,折言就看到她们周围都是金黄色的符文,果然,是阵型图。

    “糟糕,不好。”

    樊荣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一股疼痛,那阵型上面的符文根本是碰都碰不得。

    这两人到底有多大大咧咧的,直接走到人家布下的阵当中。

    “妖孽,总算是抓到你了。”

    “……”

    “哈哈哈,看你还如何为祸人间。”

    紧接着,他们的周围就已经上来了十几个穿道士衣服的人,那些人大概都是在中年以上。

    如今折言落在他们手上,不管她是如何的完美,这些人都恨不得将她抽骨剥筋。

    “真是卑鄙。”

    这个时候的樊荣已经收起所有愤怒以外的情绪,一脸愤然的看着周围的这些人。

    她的眼神都恨不得将这些人的血都喝了。

    “妖孽,拿命来。”

    说着,那些人已经开始念咒,这咒语传进折言和樊荣的耳朵里,樊荣很快就有了反应。

    而折言,却是始终都一点感觉没有,看着樊荣翻滚在地上,想来这符文里的东西对她必定是伤害很大。

    “樊荣,你没事儿吧?”

    “……”

    这个时候,就是看着反应,也不像是没事儿的人,折言是万万没想到,曾经只是在书中会看到的片段,如今竟然会出现在她的世界中。

    或者说,在她知道自己是妖星的时候,就随时做好了面对这场面的准备。

    但还是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竟然是如此的想要了她的命。

    当时在看到这些书的时候,她还认为那是胡说,人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可眼下,她算是明白了,就是这个样子的,人就是这个样子的。

    实际上,她从开始到现在都不曾要伤害人,可这些人从一开始,甚至是从她生下来的时候就想着要了她的命。

    “妖孽,受死吧。”

    “……”

    那些布满阴笑的脸,折言现在看着,心里要多想吐就有多想吐。

    当即想也没想的就朝那些人攻去。

    “既然背负了妖孽的罪名,若是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太对不起你们给我的名号了?”

    “你……”

    狂风四起,飞沙走石。

    原本还晴朗的天空下,因为折言的动作瞬间是变了天,瞬间乌云密布,似乎就跟她的身份有关联一般。

    “不好,赶紧加强阵法。”

    “嘭……”

    那人刚喊了一声,原本还金光闪闪的阵法,如今也是瞬间的崩塌。

    看着一步一步朝他们走来的人。

    似飞仙,更似暗夜中的恶魔。

    她长的很好看很好看,就真的似乎是这天下都难寻的仙女一般。

    可眼下,她的存在让大家感觉到颤抖,真的很可怕的感觉。

    白色绝影,一对白色的翅膀出现在她身后,彰显着一个燕族公主的高贵血统。

    但现在,凡人严重,她就是要嗜血的魔鬼,随时会要人命的魔鬼一般。

    “赶紧滚,不要让我后悔留下你们的贱命。”

    “……”

    世人都说,妖很可怕,但谁又知道,这可怕的又岂止是妖,在折言的世界中,这些人才是更加可怕。

    那妖星的罪名如影随形了二十多年。

    如今,真的是,真的是,但不是妖星,而是妖,她是妖。

    “还不滚。”

    “……”

    “难道真的想死在我手里吗?”

    看着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折言瞬间怒了起来,要是可以选择的话,她真的很想杀了这些人。

    但念游之对她的教导,她自小就开始知道,作为医者,只能救人,不能用医术伤人。

    如此,她也就习惯了。

    当那些人全部都消失在眼前,眼里的暴怒瞬间退却,留下的是她无限悲凉的神色。

    对这世间所有的悲凉。

    “殿下。”

    “还好吗?”

    樊荣的法力虽然是比折言要高一些,但折言有燕王的玉保护,所以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那些人才无法伤害她半分。

    “我还好。”

    樊荣没有了符文的影响,整个人都好了很多。

    站起身,来到折言身边,很是担忧的看着她。

    “殿下,你的脸色不太好。”

    “我没事儿,走吧。”

    “去哪里?”

    “回燕王宫,那里,才是我该去的地方。”

    “……”

    说起自己该去的地方,折言的心就更加疼了起来,曾经在遇上妖的时候,折言几乎是不止一次问过念游之。

    那个时候,她就那样的问,问念游之。

    如果自己真的是妖星的话,他会怎样,那个时候,他说……会护自己一生,即便自己真的是妖,他也是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