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47章:一定不是情书

第247章:一定不是情书



    cpa300_4();    第247章:一定不是情书

    “我扇珍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

    “知道你为什么不会死在我面前吗?”

    “……”

    “因为,你是本王的妹妹。”

    “……”

    “去吧,琉璃的关系一定要交好才行,缺一个和亲公主,本王觉得,你比较合适。”

    “皇兄?”

    “要是三日后本王还知道你在,那你也就不用活了。”

    “……”

    “记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扇珍不敢相信的看着念游之。

    他这是要干什么?将自己嫁给那个……嫁给那个还是太后掌政的皇帝吗?

    要是真是这样的话,她,在盛兰的一切都没了?

    一切的努力,就这么没了?

    “不,我不去。”

    “哐当……”

    话落,她就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一凉。

    与此同时也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一阵痛,湿粘而又温热的液体,不用说,她流血了。

    念游之就这样无情的将她给刺破了。

    “你为了那个女人,要杀了自己的妹妹吗?”

    “扇珍,知道什么是天下大不违吗?就是你这样的。”

    “……”

    “看到你这张脸,本王就觉得恶心,所以,自己滚出盛兰,要么,死!!”

    此刻的念游之脸上满是无情,当真是无情的很。

    兮然在暗处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也才知道,当时在念游之那样说折言到底是多愚蠢。

    折言在他心里那地位,远远超出了所有感情。

    眼下即便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念游之也会毫不顾忌情分。

    “药王。”

    “说。”

    “外面有一个叫樊荣的女子求见。”

    “……”

    “说是言儿小姐让她来的。”

    “……”

    话落,念游之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书房。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是干系到折言的,念游之就会失去所有理智一般。

    这不,眼下这个时候,也当真是只要能见到折言,什么都顾不得了。

    兮然也是心里一阵释然。

    她还活着,还活着就好。

    真不敢想象,要是折言真的死了,这念游之会怎么样。

    而扇珍却是有些不甘心了,花了那么多的代价,那个女人竟然还不死。

    而她,也将为这一切付出代价,真的很不甘心,当真,这个时候是个女人都不会甘心。

    ……

    正厅中,樊荣很是得体的将信递给念游之。

    “你放心吧,我都检查了,这一定不是情书。”

    “……”

    这樊荣不说话的饿时候还很端庄,这一说话,形象全没了。

    咳咳,当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侍女。

    樊荣典型就是所有燕王宫的代表。

    念游之蹙眉看了这樊荣一眼。

    这是折言消失的最久的一次,得到她的消息当然会感觉有些意外。

    但也会想,为何她自己不曾回来。

    “那个,信我带到了,就先告辞了。”

    “等等。”

    信上只要简单几个字,‘一切安好。’

    这几个简单的字,是折言的字体没错。

    可这几个字,却是一点消息也看不出来,只是安好,人在哪里?

    找了这么久,一点线索也没有。

    到底,她到底去了哪里?

    “还有事儿?”

    “她在哪?”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对于念游之来说,也算是极好的消息了。

    这也算是这段时间,唯一的一个好消息。

    “你放心吧,她在燕王宫很好,燕王对她很好,你不用操心。”

    “……”

    燕王宫,果然是燕王宫,在听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念游之脸上再次有了寒冰之意。

    即便是樊荣这个妖,也被念游之这眼神看的颤抖了一下。

    好强大的凡人,这是樊荣最直接的反应。

    “燕王宫在哪里?”

    “……”

    这问题,樊荣还当真是不好回答,毕竟,就算折言不交代,她也知道在凡人面前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不,人家直接问她燕王宫的位置。

    说真的,除了是在妖界之外,到底是在妖界的什么地段,她还真是不知道。

    做丫鬟就要有这样的觉悟,绝对不知道关于燕王宫的更多消息。

    这不,这知道的少的,连燕王宫到底在什么位置都不知道。

    “那个,我也不知道。”

    这樊荣说的是实话,但这念游之就不那么想了。

    看着樊荣的眼神也就更加危险了几分。

    这让樊荣感觉到无限压力,好强大,当真是好强大的凡人的感觉。

    “小姐真的很好,你放心吧,她真的很好……”

    樊荣是结结巴巴的直接的跑了。

    两只小腿就像是小旋风一样,那速度让一贯平静的念游之都忍不住汗颜。

    “跟上她。”

    “是。”

    无疑的,樊荣指定是要被跟上的。

    眼下,这丫头是找到折言的唯一线索。

    念游之不放心,且还亲自的跟了上去。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和所有暗卫一样,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子的时候,樊荣……不见了!

    这里是个死胡同,明明这么多人看着她进来了这里。

    为何突然人就不见了呢?

    “游之。”

    “怎么回事?”

    很显然,兮然也来了,这么多能耐的人,竟然没跟住那个丫头。

    即便是念游之也没能跟的上。

    “这燕王宫的势力到底有多强大,一个丫鬟的身手也能如此?”

    “……”

    看到那空空如也的小巷子,兮然整个人都懵了。

    完全没想到,真的一点也没想到这丫头就这么的不见了。

    “找到燕王宫,一定要找到。”

    刚才樊荣的话让念游之无法释怀。

    那个丫头说,燕王对言儿很好,他虽然很相信折言的感情。

    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被一个人无条件的对她好,这还是让念游之感觉到危险。

    言儿,他的言儿。

    他自然不想让她在别的男人身边。

    咳咳……只是不知道,有一天这念游之知道其实自己是在和言儿的亲爹吃醋,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

    念游之回到药王府的时候。

    扇珍还没粥,刚到药王府大门口的时候,两人碰个正着。

    “皇兄。”

    “扇珍,还想留在盛兰吗?”

    “……”

    念游之自然知道,自己这妹妹都这么大年纪没成亲。

    扇珍,已经二十二了。

    这在当时的年代,说的好听点,是没出嫁的老姑娘,说的难听点,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