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诡异消失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237章:诡异消失

    她知道,能进来药王宫的人必定是不简单。

    她就算是跑,也必定是垂死挣扎。

    “好。”

    灵越声音有些哽咽的接过折言递过来的信。

    这封信,他必定会交给念游之,他也知道,今日他对折言动手了。

    那么他也必定是活不了。

    念游之的心里,折言一直都是他的底线,现在回去盛兰,这一切也是为了折言。

    而今,在他为这份幸福努力你的时候,他大概也是没想到,会对他心爱女人动手的,会是自己的妹妹扇珍。

    而那个时候,灵越必定也是会为了扇珍,将自己主动交给念游之。

    “可以,让我自己死吗?”

    “我在外面。”

    折言已经是无处可逃,不管她有什么要求,灵越都会答应他。

    毕竟,这是他最看重的朋友。

    在这最后的时候,他自然是要多顺着她一些。

    看着灵越出去关上了大门,折言心里是五味陈杂的厉害。

    眼里流露出了些许哀伤之意。

    当真,这当真是最后的生命历程了吗?

    “游之,不要伤心,不要伤心,不要伤心。”

    “……”

    眼泪滑下,原来,当真是在最后这一程上面,再也见不到他。

    ……

    灵越再次进来药室的时候,折言已经是嘴角有着血迹。

    探探鼻息,人已经死了。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双眸一红,快步上前将折言抱在怀中,哭的是歇斯底里。

    这一刻,灵越在不断的质问自己,他到底都做了什么。

    将这药王宫的一切都毁掉了,也杀了折言。

    “言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不管他如何喊,折言都听不到了,死了,人已经死了。

    念游之大概也没想到,自己离开短短的时间整个药王宫都出事儿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言儿,也已经离开了自己。

    要是知道的话,真不知道心里会什么样的滋味。

    ……

    最快得到这消息的莫过于念游之。

    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几乎是发疯一般的赶回药王谷。

    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他离开不久,整个药王宫都会出事儿。

    药王宫!!

    这个天下人都认为最是神圣的地方,势力跟玄冥宫是不相上下。

    这天下,几乎是没人能为难的了药王宫和玄冥宫。

    一正一邪在江湖比肩这么多年,但没想到,一夜之间……药王宫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事儿。

    “游之,有消息了。”

    “说。”

    一路上兮然都不断的将药王宫所传来的消息传给念游之。

    他知道,念游之在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必定是心痛的。

    但这世上,要说最有资格知道折言的事儿,那也就是念游之了。

    如今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当然也是该让他知道。

    若是晚些时候,那只会让他受到的打击更大。

    “只要是在药王宫的弟子,都没能幸免,更诡异的是……”

    “是什么?”

    说到这里兮然是有些说不下去,他就是个人精,经常喜欢将那些事儿给联系在一起。

    如今在念游之嫉妒疲惫紧绷的情况下,兮然,自然是有更多心思去联系。

    “到底是什么?”

    见兮然不说下去,念游之有些没好气的怒吼。

    现在有关于药王宫的,有关于折言的点点滴滴他都是要知道。

    哪怕那是最坏的消息,他也是一点不要错过。

    “所有去到药王宫的人,也没能幸免,包括……灵越!”

    “都死了?”

    “是。”

    “那言儿呢?”

    “生死不明,唯独她一个人不见了。”

    “……”

    在听到兮然这话的时候,念游之心里的石头稍微放下一点。

    那些所有的人都死了他一点也不在意,在意的只是折言。

    如今折言生死不明,唯独她一个人消失了。

    这说明,没有好消息的时候,这也算是最好的消息了。

    原本很是烦乱伤痛的心,在这一刻却是豁然开朗,他有一个直觉,那就是折言还活着。

    不管如何,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不管她在哪里,他都会将她给找到。

    “言儿,只要你好好的,不管发生什么,都没关系。”

    “……”

    念游之的呢喃自语,让兮然感觉很是震惊。

    不管发生什么都没关系吗?

    真的,真的就没有关系吗?如今盛兰发生那么大的事儿,当真是没一点关系吗?

    兮然将折言消失的事儿和盛兰破庙的事儿给联想在了一起。

    当然,这样的想法,他是不敢告诉念游之。

    折言在念游之心里的位置,这样的话,就算是说说也是不行。

    “兮然。”

    “是。”

    “让人查一下燕王宫。”

    “……”

    燕王宫?这个名字对兮然来说是陌生的,他在江湖行走那么多年,也不曾听过燕王宫。

    如今,这念游之提起来,难道是新起的一股势力?

    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竟然是连念游之都要插手过问的?

    而兮然不知道的是,在他说折言下落不明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燕王宫。

    那个折言曾经说过的地方。

    要是真的消失不见的话,她……大概一定就是在燕王宫吧?

    “你说,灵越也死在了现场吗?”

    “是。”

    “看来,这件事儿,和她还是脱不了干系的。”

    “……”

    兮然很沉默,他自然晓得念游之口中的那个她是谁。

    除了扇珍,这世上谁敢有那么大的胆子?

    也当真只有她,敢做到如此地步了。

    折言是游之的底线,这一次,扇珍的行事儿,太鲁莽了。

    等到念游之回到盛兰,她必定是无法这么过关了。

    ……

    比起念游之的平静。

    这宫奕澈倒是比较的暴跳如雷了。

    毕竟,念游之是知道折言还活着,而在宫奕澈眼里,就是生死不明。

    宫无尘将那些消息悉数整理给了宫奕澈。

    不得不说,这宫无尘,在有些时候是吊儿郎当,但在有些时候,却是情报的一把好手。

    别看他懦弱,那是因为对未来预见是一把好手,要是预见真的有危险,他必定不会做出判断。

    “你是说,这件事跟扇珍公主脱不了干系?”

    “是啊。”

    “……”

    扇珍扇珍,这个女人就是看看都感觉不是个好人。

    天下好女人多的是,但这扇珍,绝对是跟好沾不上任何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