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严重的婚恐,还有孕恐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231章:严重的婚恐,还有孕恐

    如今,这燕王宫却是从折言口中出来。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有几分疑惑。

    “那个,我也不知道啊。”

    “恩?”

    折言的这个答案,让念游之全身都散发出几分危险之意。

    定定的看着折言,似乎是要在她身上找到些什么答案。

    但终究,什么答案也不曾找到。

    惊慌,折言心里满是惊慌。

    ……

    最后折言不知道是如何逃过念游之的审问的。

    反正是不好受。

    早餐的时候,折言很是紧张的吃着念游之一次又一次递来的东西。

    这次,哪怕是真的吃不下了,也不敢有半分的浪费。

    “那个,我好像吃不下了。”

    要是以前的话,折言是二话不说,直接就扣进念游之碗里。

    眼下这可怜巴巴的神色,当真也是让人怜爱的很。

    只是这个时候,念游之不想惯着折言。

    “言儿。”

    “恩,我真的有点吃不下了。”

    “那些离开的日子,就是去了燕王宫吗?”

    “……”

    感情这人一直都在纠结这问题呐?

    好吧,折言消失的那几次,念游之一直都很是怀疑。

    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一个答案,当真是不会就这么放弃了。

    燕王宫,到底是什么地方?

    为何连他都不知道。

    “游之,这个问题,不要问好不好?求你?”

    “燕王宫,是什么地方?为何我不曾听过?”

    “……”

    不问?怎么可能,这可是干系到自己小妻子的去向,这个问题,不但要问,还要问的清清楚楚才行。

    只是苦了折言,那个地方到底该如何说?

    就算是念游之是她最相信的人,也不敢胡乱的说啊?

    妖界,那是个多敏感的地方?

    而她的身份,又是多么的敏感。

    这两者要是被关联起来,折言当真不晓得念游之会怎么样。

    “求你……”

    “告诉我。”

    念游之说着,还很是大力的将筷子给放到桌上。

    这力道在折言面前是从来不曾有的。

    但这一次不同,折言越是不说,念游之就越是想要知道。

    折言也想过随便编个地方告诉念游之。

    但想了想不妥,依照念游之的力量,怕是不出三天就会查到真相。

    那个时候,被欺骗的念游之更加不会善罢甘休。

    “不说?”

    “……”

    “言儿,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有这么多事儿隐瞒我?”

    “我没有。”

    说是没有,但是也真的不敢说,啊啊啊,这念游之的气场,简直是将折言整个人都给吓到了。

    最后就跟个无尾熊一般直接挂在念游之身上求安抚。

    但这一次,念游之不曾安抚她,而是直接要了她。

    至于最后到底有多凄惨,那简直是不用说。

    “念游之你这个混账,当真是认为我好欺负么?”

    啊呜,疼,小腰都疼的不得了。

    看着某个绝美的人一点事儿也没有,折言老大的觉得这天下不公平。

    当真是不公平的很,这是什么样的方式。

    这真的是审问的方式吗?这审问的方法,大概也只有折言才承受了。

    “哼,你好欺负?”

    “……”

    “我没看出来。”

    年念游之看了铜镜中自己脖子上的痕迹,一脸笑意的看向折言。

    看着她抓狂的模样,他更加满足。

    管那个燕王宫是什么地方,怕也是和玄冥宫一样。

    但折言,终究是在自己身边就好。

    至于那燕王宫,折言不说,他有的是办法知道。

    他更加不想,这个答案伤到他们之间的感情。

    当真是夫妻之间的感觉。

    折言也是担心,担心这个答案会伤到他们之间的感情。

    ……

    “怎么样?”

    药室中,念游之很是仔细的给折言把脉。

    感觉到脉象的平稳,心里也就放心了不少。

    “只要你在我身边,你就永远都是好好的。”

    “……”

    好吧,这话,其实也是在间接的责备折言离开自己。

    好像每次折言离开念游之,当真也是一身病的回来。

    上次在玄冥宫,不就差点是半条命都没了么?

    之后在燕王宫也还好。

    这帝羽是将她当成了宠物,不管如何,都很担心将自己的宠物给养死了。

    所以那段时间虽然是受了不少的罪,但也还好,最后的情况不算糟糕。

    至少帝羽,在折言身体有危险的时候,会很好的调理她的身体。

    “那个,你不要这么说,我以后可是你的妻子,你要是经常提起以前的事儿,我会很没面子。”

    “呵呵,面子?”

    “恩恩,可不是。”

    经常说自己跑,那当真是件非常没面子的事儿。

    折言不说,其实念游之也倒是没想起来。

    眼下想起来,这嘴角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危险之意。

    “我可没提你跑的事儿,我可是半个字也没说。”

    “……”

    恩,这人经常说话是暗示的不留痕迹,是半个字都没说。

    但折言却是晓得,他真的是在暗示自己。

    做人,有时候不能太精明,不然的话,总是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当然,那份收获,也不会让自己心里好受。

    比如眼下的折言,当真是为了这份收获也是操碎了心。

    “言儿,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到现在,我都不是很明白,你那个时候为何会跑。”

    “……”

    囧!!这个时候,为啥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了?

    那个时候全灵巫谷上下都是一片喜色,而她,却是逃之夭夭。

    想到这里,折言就很是心虚的看了念游之一眼。

    “那个,那个,我当时,当时生病了。”

    “生病?“

    “恩,是生病。”

    可不是病了吗?还病的很是严重。

    在那个时候,她是真的很郁闷啊,没见过世面的在伦理方面,也是非常的有见解。

    那不,要嫁给自己的师父,这样轰炸式的消息不病她要病谁?

    “呵呵,什么病?”

    念游之笑的一脸温和,但眼神却是在告诉折言,这件事要是不好好交代,必定这后果是非常严重。

    被念游之这样看着的折言,不用说,小心肝更是虚的不成样子。

    “我,那会,我得了严重的婚恐,还有孕恐。”

    “……”

    恩,当时真的是这样的没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