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30章:游之得知燕王宫

第230章:游之得知燕王宫



    cpa300_4();    第230章:游之得知燕王宫

    曾经,他说,以后都他帮她书里头发。

    眼下,这两人还当真是有些举案齐眉的味道。

    折言娇俏可爱的模样在念游之看来,这也算是绝色了。

    看着铜镜中的彼此,不是自恋,就这么看着,还当真是般配的很。

    “游之,你看什么呢?”

    “言儿很好看。”

    “……”

    这人,说话是越来越没正经了。

    折言很是怪异的看了念游之一眼,那眼神至于到底如何怪异,反正是让念游之都感觉到莫名其妙。

    “怎么了?”

    被折言的眼神看的,念游之就开始猜测这丫头在想什么。

    不用说,这么多年,折言这样的眼神几乎是没有,故此,眼下她这眼神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念游之也是不知道。

    “我真的好看吗?”

    “……”

    问这问题?这以前也没问过。

    她不是一直都认为自己长的很好看吗?

    这丫头一向都比较自恋,当然,她也是有自恋的资本,毕竟她是真的很好看。

    “好看。”

    “那我也没见你这些年看到我就流鼻血?”

    不公平,嗷呜,这严重的不公平。

    自己被祸害了这么多年,而她长的也很好看,为啥就没祸害到念游之呢?

    “呵呵,我定力比你好。”

    念游之不会说,这些年多少男弟子看到折言流鼻血。

    当然,折言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在那些人流鼻血的第一时间他就将人给赶出药王宫了。

    哼唧,敢对他的言儿产生迷恋的感情,当然是直接摁死在萌芽中。

    甚至是摇篮都去不了,可见这念游之的手到底有多快。

    至于灵越,好像有一次就是因为看到折言差点流鼻血就被赶出去了。

    咳咳,人家还没流出来,只是差一点,这也没能免除被赶走的命运。

    ……

    灵巫谷的风光很是好。

    山顶上的凉亭中,折言一身淡青色的裙装,和念游之站在一起,当真也是般配的很。

    人都说,灵巫谷药王绝色天下,如今他的徒儿又是他的妻子,这人自然不会差。

    虽然没成亲,但念游之在心里,当真也是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小妻子。

    折言一向是个比较懒的人。

    在灵巫谷这么多年,也没见她看过几回日出。

    眼下起来的太早,整个人都直接窝在念游之怀中。

    她很娇小,就这么小小的一团,让念游之是爱不释手。

    “言儿。”

    “恩。”

    “美吗?”

    “没你美。”

    “……”

    折言这说的是实话啊,如此再美,也及不上念游之半分。

    这就是折言对念游之这么多年的认知。

    “呵呵,为什么?”

    “我都没流红色鼻涕,你觉得,那日出有你美吗?”

    “……”

    这小嘴,当真是越来越甜了。

    念游之嘴角牵起醉人的笑意,他一直是个非常优雅的人。

    一举一动都很是迷人,和他在一起,当真是要映了折言的话。

    那是要被祸害一辈子的,看来这话是当真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词。

    从折言六岁开始就被祸害,这么多年,这人是一点也没变。

    可见,这一辈子,那指定是被祸害定了。

    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念游之就忍不住怜惜的抚摸上去。

    这是他眷恋了这么多年的脸,不管什么时候,都对她很是不舍。

    “言儿。”

    “恩。”

    “你知道吗?曾经,我真的很想撕碎你。”

    “……”

    这话说的折言心里直接是咯噔了一下,念游之不但是美的妖孽,其实在有些时候也很残忍。

    折言是他的底线,要是有什么事儿和折言牵扯上了关系。

    他必定会毁天灭地一般。

    在琉璃不就是吗?不管那些百姓在折言心里是什么样的存在。

    当时伤到折言,害的她下落不明,他当真是一个不留。

    折言是她的刀鞘,能收住他,也能让他成为杀尽天下的利刃。

    而这些无知的百姓还在认为,折言是妖星,这对她们来说,难道不知道,这句话很可能会要了他们的命吗?

    “我现在,和被你撕碎有什么区别?”

    “……”

    这下念游之沉迷了,他自然知道折言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说的,无非就是在月城客栈那一次。

    那一晚,对她来说,还当真是撕碎一般的疼痛。

    痛,当时她就是这样的感觉,被撕裂一般的痛。

    “呵呵,那你以后还乖不乖?”

    “可那会我没惹你啊?”

    当真,那个时候折言当真是不晓得念游之是哪里被自己惹到了。

    如此凶狠的要自己,那一晚,她是真的很苦不堪言。

    现在想起来,都不晓得那一夜自己是如何过来的。

    以至于到到后来,她是直接落荒而逃回到自己的房间。

    那一夜她感觉自己很狼狈。

    但更狼狈的,是第二天被帝羽带走。

    不但如此,还被帝羽当成宠物养,那是她在她看来,最是窝囊的日子。

    她长的很像宠物吗?天下人都觉得玄冥宫很是邪恶,但在折言看来,燕王宫邪恶多了。

    “在想什么?”

    “就在想燕王宫为啥如此混账。”

    “……”

    想的太入神,哗啦一下子就说漏了出来。

    折言赶紧捂嘴,很是无辜的看着念游之。

    而念游之,则也是因为折言的这句话,感觉到很是不可思议。

    绝美倾城的脸上,是复杂的表情,看着折言的眼神很是怪异,似危险,似质问,更似要一个交代。

    “那个那个,我说,我的意思是……”

    “言儿。”

    “恩,我在。”

    这是折言一直都不敢说出来的秘密,但眼下看念游之,这不说还行吗?

    要是说了,指定也是不好收场的结果。

    日出是那样柔和,洒在折言身上,她感觉是那样灼热。

    不知是念游之的目光太过烫人还是阳光的缘故,当真是感觉到不好受的很。

    阳光下,念游之一手抚上折言那娇小的脸颊。

    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但这份温柔,如今折言却是感觉复杂的很。

    “告诉我,燕王宫是什么地方。”

    “……”

    原本折言还在心里祈祷但愿他根本没听到自己说什么。

    但无奈的是,他听的很清楚,非常的清楚。

    燕王宫,这天下,念游之行走江湖多年,也不曾听过这个地方。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