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28章:就叫萌么哒好不好?

第228章:就叫萌么哒好不好?



    cpa300_4();    第228章:就叫萌么哒好不好?

    不管答不答应,其实她看到念游之都是要流鼻血的。

    如此,也就当是个承诺送给念游之罢了。

    “游之。”

    “恩?”

    “你说,我们未来的孩子叫什么好呐?”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就叫萌么哒好不好?”

    “……”

    这名字,念游之其实不想吐糟,而是,一时间没听懂这三个字是该如何写。

    更加没听懂,这名字是个什么意思?

    “为何要叫这个名字?”

    很不解的看着折言,心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名字?

    “因为,这样他就可以长的不妖孽了,可爱一点比较好。”

    “可爱?”

    念游之说真的,他没觉得这名字哪里可爱。

    听上去怪怪的。

    但折言既然这样要求了,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

    早膳的时候,折言吃了很多。

    真的是饿坏她了,昨天回来念游之就着急和她放松。

    这晚饭都没吃,她这架势,直接是要将昨天晚上的一起给吃回来的节奏。

    “你慢点。”

    “恩,放心吧,不会,咳咳咳……”

    这下好了,刚想说不会噎住,这话还没说出来,整个人都不行了。

    折言当真是有种要哭的冲动了,这什么嘛,这到底是什么嘛。

    “叫你慢点,你看你。”

    念游之一边责备,一边很是轻轻的拍了拍折言的背,缓解她的难受。

    好一会,折言总算是缓过来了。

    念游之抵一杯水给折言,折言喝了两口又被呛住了。

    这下是忍不住的心里要骂娘了,这什么情况。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背后说她的淮坏话呐?

    有什么话就明说,这杯背着人家是什么意思?

    “好点了吗?”

    “好点了,要是让我知道这些缺德玩意是谁,我指定是要活刮了他们。”

    当真是差点气都喘不过来气。

    看着折言如此抱怨的小摸样,念游之表示没懂她在抱怨什么。

    “刮了谁?”

    “那些说我坏话的人。”

    哼哼,不然今天早上吃个早饭这是要闹啥?

    咳咳,其实是她自己吃的快了,还说是人背后说了她。

    哎呀呀,这丫头这么看,其实也有点小小的不讲道理的感觉。

    但没办法,念游之就是喜欢。

    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必定是接受了这个人的全部。

    这不,念游之对折言,那几乎是全部的一切都给接受了。

    “呵呵,你呀。”

    “……”

    接下来倒是顺利不少,加上折言也真的是吃的慢了许多。

    这没招啊,要是吃的太快了,她指定是受罪的。

    晨阳从窗外照射进来,鸟儿的语言也是清脆的响起。

    这灵巫谷,当真是闲云野鹤的地方。

    如此,真真是让人感觉到眷恋。

    看着折言吃的一脸满足的模样,念游之忍不住就笑了笑。

    要是能和她一直这么下去,也是不错的人生。

    只是他身上,必定是有他的责任不是吗?

    ……

    这些日子,念游之一直都陪在折言身边。

    感受她的每一个变化,更是感受,她的喜怒哀乐。

    和念游之在一起的折言,很平和,她一向不是个喜欢发脾气的人。

    回到灵巫谷之后,她的笑容越加的多了。

    看的出,她也是发自内心的和念游之一样喜欢眼下这样的生活。

    “你干什么?”

    “我就想这样要你。”

    “很累了。”

    撒娇的模样很是努力的朝念游之怀中靠去。

    这些天,每个晚上他都是这样要着她。

    折言感觉和念游之在一起很辛苦,因为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

    “言儿。”

    “恩。”

    “喜欢这种感觉吗?”

    “……”

    这人,到底知不知道女人是有自己的矜持的。

    问的这么直接,到底是要闹哪样的说?

    这么羞人的问题,他到底是如何问出来的?

    折言有些泪奔的在他怀中。

    心道,这游之,到底,到底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无耻的,这样的问题也当真是问的出来。

    “告诉我乖女孩,喜欢这样的感觉吗?”

    “……”

    诱哄的声音,让折言更加的有些苦不堪言,她可不可以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但不回答的后果,她最后算是理解到了。

    当真是,以后在念游之面前,一定要乖。

    不然的话,他一定会用行动来证明,在他面前到底该如何乖巧。

    ……

    早上起来的时候,在看到念游之,折言小脸都红的不成样子。

    虽然已经跟他在一起很多次,每次她不乖的时候,念游之都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教导她在他面前是该如何做个乖宝宝。

    但这样的方式,言儿扶不住啊,心肝严重的扶不住啊。

    这妖孽,这妖孽,简直就是妖孽中的妖孽。

    一袭白衣的念游之,墨发随意披散,那种出尘的气质,在折言看来,是怎么看都是个妖孽。

    “言儿。”

    “恩?”

    “红色鼻涕流出来了。”

    这话弄的折言又是本能的捂住鼻子。

    而后是很没好气的看着念游之。

    “你祸害了我这么多年,也该够了。”

    当真是一点也没好气了。

    这些年,红色鼻涕还少了吗?嗷呜,从来不曾发现,原来师父是如此坏的。

    简直就是怀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崩溃。

    恩恩,最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折言当真是觉得,这人坏的都让人崩溃了。

    “呵呵,怎么会够,为夫是要祸害你一辈子的。”

    “你不要胡说,我们还没成亲吶。”

    “……”

    没成亲?他们现在和成亲了有什么区别?

    念游之勾勒出一抹很是醉人的笑意。

    那笑意,当真手魅惑万千,让折言看的有些眼晕。

    “夫妻之间,该做的都做了,怎么?言儿认为,你还有机会离开我?”

    “……”

    就算是耍流·氓也很优雅的人,这天下,怕是只有念游之一人。

    折言有些苦逼的看了念游之一眼。

    “你当真要祸害我一辈子?”

    “言儿认为呢?”

    “那你最好是光明正大的祸害我,这样算什么本事?”

    之前念游之说,只要回到药王宫就娶她。

    结果这回来了,眼下倒是好,一句话也不说,那这到底是娶还是不娶呐?

    折言很郁闷,当真是感觉到很郁闷的感觉。

    但这成亲的事儿,让她一个女孩子去说,自然是难为情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