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23章:狐媚子一样

第223章:狐媚子一样



    cpa300_4();    最新内容请到‘天^书^中*文!~网<天,书~中'文~网><223章:狐媚子一样></223章:狐媚子一样><>

    自从去了灵巫谷的那些年,灵巫谷在他的守护下,就不曾有人侵犯过,安然无恙的度过了那么多年。

    “言儿。”

    “恩?”

    “知道没脸没皮是什么样子的吗?”

    “什么样子的?”

    “……”

    “啊啊啊,等等,你要干什么?”

    “没脸没皮。”

    这人,就算是这四个字也能想的如此,真心的让折言感觉到欲哭无泪。

    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呐?难道这人真的一点也不在意人家看他的目光吗?

    虽然,折言也不是那么在乎,但好像,真的不怎么合适的样子。

    一路上,只要不上马车,折言也就不会有什么强烈的反应。

    ……

    “公主,你看,那不是宫奕澈吗?”

    “……”

    扇珍因为没有拦下念游之,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很。

    眼下见到宫奕澈浩浩荡荡的人马,心里也总算是舒畅了一些。

    只是,不知道,在她知道这宫奕澈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心里又会是什么样的滋味。

    “玄冥宫宫主,现在这是要去哪?这里,可不是回去南璃的路。”

    扇珍策马上前挡在宫奕澈面前。

    那个玩弄权术的女人,在宫奕澈面前,总是会不自觉的露出小女儿的姿态。

    这天下,要是说扇珍公主也有如此娇柔的一面,还真是天下奇闻了。

    但没办法,在宫奕澈面前,她就是这般的让人感觉到怜惜。

    “你也是来找你念游之的?”

    “……”

    宫奕澈并没回答扇珍的话,依照宫奕澈对这盛兰的了解,这扇珍原本就不是个善茬。

    她做的一切,多半都是为了她的皇兄。

    至于为什么,那完全是因为他们的母妃。

    故此,这也是扇珍为何不希望念游之和折言在一起的原因。

    “他们人呢?”

    “宫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终于,在宫奕澈再三的问起念游之的行踪,扇珍的娇柔也装不下去了。

    聪明如她,自然晓得这宫奕澈问起念游之其实不过就是在问折言的行踪。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她的皇兄被沉沦也就算了。

    如今这宫奕澈,到底他们是什么时候牵扯如此深的?

    “你放走了他们?”

    “……”

    “扇珍,你是个聪明人,你的计划中有念游之,要知道,你的这个计划中,不适合有折言。”

    “你什么意思?”

    扇珍何尝不知道这个计划中不能有折言。

    要将念游之推上皇位,他的身边怎么能有一个妖星象征的折言。

    那只会毁掉他,对他来说,只会是致命的打击。

    可有什么办法,上次扇珍动了折言,念游之就差点要了她的命。

    可见,谁要是敢伤害那个女人,他必定是会毁天灭地。

    “什么意思,公主如此聪慧,难道还需要问本宫?”

    宫奕澈深邃的眼眸中划过一抹精光。

    随后不再去看扇珍一眼,策马而去。

    “你要去哪里?”

    “……”

    对于扇珍的话,宫奕澈就像是没听到一边。

    这让扇珍感觉到很没面子。

    毕竟,这是她看上的男人,而扇珍,在朝堂上那么多年也是习惯性的控制着别人。

    如今这宫奕澈这般姿态,她自然是很不服气。

    “他这是什么态度?”

    扇珍真的是气坏了,看着那宫奕澈离开,她真真是气的没有任何方向。

    一边的侍女因为上次的事儿,眼下说话自然也是小心翼翼。

    “公主,眼下你和那宫主也没什么关系,你这样,只会让他对您敬而远之。”

    侍女原本是不想说的,但眼下这情况,也是不得不说。

    要是这公主得不到的话,全公主府上下,都会没有好日子过。

    “啪……”

    果然,那侍女说完,再次的挨了扇珍一个耳光。

    那声音,几乎是用尽全力一般。

    “你什么意思?难道说我应该像那些狐媚子一样巴结着他不成?那样下三滥的手段也配让本公主来做?”

    “奴婢不敢,奴婢不是那个意思。”

    “哼。”

    扇珍一向是眼高于顶,不管是男人还是权术,她都是不削一顾。

    但她也是有狂妄的资本,毕竟在朝堂这么多年。

    她的很多计策,都是让人感觉到敬佩的。

    时间越长,也越是让这扇珍不知天高地厚嚣张跋扈。

    ……

    宫奕澈一路都朝他们的方向追去。

    终于,在不远的时候追上了念游之一行人。

    “宫主这是何意?”

    比起这宫奕澈的焦急,这念游之倒是显的非常淡然。

    不自觉的将折言往怀里带了带,那意思很明确,完全是不顾一切的宣导自己对折言的所有权。

    在看到宫奕澈的时候,折言也是疑惑了。

    想起念游之对她的警告,说不要和这宫奕澈走的太近。

    眼下这个时候,应该不是她的错吧?

    她发誓,自己真的没有和这宫奕澈走的太近啊。

    嗷呜……

    “本宫想和折言说两句。”

    “……”

    和念游之交手了几次,此时此刻,宫奕澈自然不会和念游之直接起冲突。

    那样于他们双方来讲,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折言,我只是和你说几句。”

    “那就在这里说。”

    这个时候,折言自然是不想和宫奕澈走到一边去。

    要是念游之发狂了,她是招架不住的。

    就算是念游之不发狂,她也不能,不能在他的面前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不是吗?

    咳咳,这是成为念游之女人后的自觉。

    “药王。”

    “言儿,去吧,跟他说清楚。”

    “……”

    大方,当真的是很大方。

    只是这大方的背后是什么呐?折言不敢去想,这个时候也不敢和宫奕澈走的太近。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这念游之只大方的人,但自从在一起之后,她就不觉得大方了。

    这人,这人还真是让人感觉到……

    咳咳,总之就是,不那么大方的感觉。

    “去吧。”

    在念游之的眼神下,折言终究还是去了。

    他说的对,去和宫奕澈说清楚。

    毕竟,他们之间,原本就不该有什么交集的不是吗?

    只是那阴差阳错,也该是说清楚的时候了。

    </天,书~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