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18章:亲一个就睡了

第218章:亲一个就睡了


  
      cpa300_4();    第218章最新内容请到‘天^书^中*文!~网<天,书~中'文~网><:亲一个就睡了 “对不起,只是那些日子你和折言走的太紧,本王也是担心你会重蹈覆辙。”="" “……”="" 无花是真心担心帝羽,当年那个人,他是花了多少心思在她身上。="" 可终究,命运不会让他们在一起。="" “无花,你可能不太明白,我对折言的感觉,和她是不一样的。”="" “你什么意思?难道更加爱吗?”="" “不是。”="" “那是什么意思?”="" 这下无花是更加担忧了,当年爱上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承受的一切。="" 让无花这个旁观者都感觉到了其中的恐惧。="" 甚至说,无花是直接对凡人都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不知道,但本王可以确定,不是男女之情,只是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 这下无花更是担忧的看了看帝羽,心道,这是个什么状况。="" 莫名的亲切感?="" “我跟你讲啊,对凡人,你不需要有什么亲切感,对吧?你还是对我亲切比较实际一些。”="" 无花的话,让帝羽直接是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心道和算是什么,这人还真是的,让人感觉到很欠揍的感觉。="" 咳咳,这不能怪帝羽,只能说明,这无花是真的欠揍。="" 有些时候,他和这帝羽是相当的默契,但在有些时候,却也是出奇的让人感觉到恼火。="" 比如眼下,这两人的思维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 “本王对她,真的不是男女之情。”="" “但会经常想她对吗?”="" “恩。”="" “我跟你讲,这话对我说说也就好了,要是扶摇仙子知道了,哼,有你好看。”="" 对凡人亲切,还莫名的去想一个凡人,这真的是很欠揍的事儿。="" 对于妖来说,是比较欠揍的事儿了。="" 帝羽心里很是纠结,这些日子真的是会莫名其妙的想到折言,不但会想折言,还会很想念她。="" 那份感情,早已是被他埋葬,可心里,还是会莫名其妙的想。="" 只是如今,想起来似乎并不如以前那样痛苦了。="" ……="" 药王府中,折言真心是很害怕帝羽的到来。="" 直接是形影不离的跟在念游之身边。="" “药王,这件事儿很蹊跷啊。”="" 正厅着,仵作很是忧心忡忡的说道。="" 折言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回来这两日,她自然也是清楚的听说了城外破庙的事儿。="" 死的全是少女?这让折言感觉到心里不断的咯噔。="" “怎么回事儿?”="" 念游之也感觉到这事儿很是蹊跷,但看着仵作的脸色,也就更加担忧了起来。="" 死的全是少女,更重要的是,昨晚又死了人。="" “这些女子的死状看上去和中毒并无区别,但体内却是没毒。”="" “……”="" 没毒?这让念游之疑惑了,当时,他只是看着,也觉得那些人是中毒。="" 如今听这仵作这么一说,当真是感觉到事情有些诡异。="" “那到底是如何死的这些人?”="" “这个属下,一时间也不知道。”="" 仵作都验不出来的死因?这件事,更是悬疑了。="" 而折言,也在一边静静思量着,光是听着就感觉到很是奇怪。="" “游之。”="" “怎么了?”="" 听到折言的声音,原本紧蹙的眉,轻轻的松动了一下。="" 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不像是刚才那般紧张。="" “我有两个问题。”="" “恩。”="" 念游之只是淡淡恩了一声,自小开始,折言对于医术的天赋就是念游之都感觉到咂舌。="" 如今这问题很是诡异,也想听听折言的见解。="" “死的,都是一些女子吗?大概都是什么年岁?”="" “十二三岁的少女,全都是。”="" “那她们身上,可有什么伤口?”="" “脖子上都有一些抓痕。”="" “……”="" 十二三岁的少女,还是抓痕?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如此歹毒。="" 折言心里更是咯噔了一下。="" 死的都是少女,可见这件事儿还真是让人感觉到奇怪。="" 念游之阅天下书籍,但在有些方面确实不及折言。="" 折言毕竟是女子,不管对于什么书,她都看。="" 你如,一些诡异的故事书她也看的。="" ……="" 穿插一个折言小时候的事儿,之所以念游之会对折言爱慕那么多年,且还是从折言小的时候就开始的,这不是没原因。="" 折言在药王宫,那是经常对念游之花痴,这花痴的程度就不用说了。="" 花痴到血崩,这也就折言这么一个人了。="" 儿时的折言长的很是可爱,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让念游之看着很是疼惜。="" 原本刚开始念游之不那么疼折言,但看着丫头越来越可爱,他心里也是喜欢的紧。="" “师父,我要睡觉了。”="" 折言娇滴滴的声音,乖巧的模样让念游之是忍不住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是个拖油瓶,所以在药王一直都很乖巧。="" 这睡觉吃饭洗澡的事儿不用任何人操心,能自己做的就是自己做。="" 看着她娇憨的模样,念游之很是宠溺。="" “亲一个就睡了。”="" 也不知道为啥,这次念游之竟然再向一个小女孩索吻。="" 将脸直接凑近折言。="" 折言当即也是毫不吝啬的亲了。="" 只是,这亲的地方……="" 原本念游之是想让她亲一下自己的脸,而折言却是直接亲了他那柔软的唇。="" 咳咳,师父的初吻,就被这年幼的折言给夺走了。="" “言儿?”="" “恩?”="" “以后,你要对为师负者。”="" “……”="" 之所以念游之会这么说,那真的是因为,他的初吻被小徒儿给夺走了。="" 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小徒弟竟然还是个小****。="" “师父,你忘记了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会负者你一辈子的。”="" “好。”="" 前面那句话念游之倒是没听的清楚,但是后面那句话是听的清清楚楚。="" 负责一辈子啊,这句话,念游之自然的当成了一种承诺。="" 自从那以后,就把自己的小徒弟当成自己的小妻子养。="" 所以,这些年折言这么无法无天的被念游之给教导歪掉,也不是没道理。="" 咳咳话说……="" 折言当时是不是很小****?人家只是要亲一下脸颊安抚这小女孩的心。="" 结果她倒是不客气,直接将人家初吻都给夺走了。="" 念游之这辈子不找她负责会找谁?=""></:亲一个就睡了></天,书~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