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17章:一脸的满足样儿

第217章:一脸的满足样儿


  
      cpa300_4();    第217章最新内容请到‘天^书^中*文!~网<天,书~中'文~网><:一脸的满足样儿 “那你不要再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好不好?”="" “……”="" 念游之不说这个的时候折言还好,一提起这件事儿,折言就感觉到自己真的要疯狂了。="" 直接是将自己朝念游之怀中钻去。="" 心虚,严重心虚的反应。="" 这不能怪她,都是因为这念游之会问出那种崩溃的问题。="" “言儿。”="" “恩?”="" “你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吗?”="" “喜欢。”="" “可知道我问的是哪种感觉?”="" “哪种?”="" “……”="" 说着,念游之将她推出怀抱,那双星眸很是深邃的看着她。="" 折言被这样的眼神看的心里更是虚了。="" 不要问为何,这种眼神实在是太熟悉了,小脸一红,很是不自然的又要朝念游之怀中钻去。="" 没办法,每次心虚的时候,她也只能寻求念游之的这个怀抱。="" “害羞了?”="" “没。”="" “呵呵,现在可知道我说的是哪种感觉了?”="" “不知道。”="" 不正经,真的不正经,这念游之到底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不正经的。="" 真是让单纯小徒弟的心肝都有些扶不住了。="" 哇呜,这不能这么欺负人的,原来教导徒弟是要这么操心的,就连哪种事儿也要好好教导。="" “你知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囧囧哒!="" 折言感觉自从和念游之在一起之后,这个人就变的非常的不正经。="" 至于到底不正经到什么程度,这还真是不好说。="" 反正,她的心肝都有些受不了。="" “言儿?”="" “恩?”="" “和我在一起的感觉是什么?”="" “……”="" 这人今天一直在问感觉的问题,折言仔细的想了想,这到底什么感觉,她也说不清楚啊。="" 反正就是很想和他在一起。="" 在燕王宫的时候,她担心念游之找不到自己会发狂,不在念游之身边的时候,她就会想着到他身边。="" 那种感觉,真真是让人感觉到很是别致。="" 只是想和他在一起。=""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只要和你在一起,什么都好。”="" 原来,爱上一个人,思维是如此的简单。="" 不管如何,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真心的很后悔,后悔逃婚,后悔遇上江湖的一切,要是没有这些的话,她们又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好,那就永远和我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好。”="" 在这个好字上,折言其实有些心虚的。="" 毕竟,在折言心里,这帝羽是随时都可能发疯的。="" 然,在念游之心里,这哪怕是分开一天也算是分开。="" 他对爱一向都很是严格,只是不晓得折言能不能接受。="" 咳咳,其实折言倒是能接受的。="" 只要这帝羽不发疯什么都能接受。="" ……="" 燕王宫。="" 眼下樊荣觉得,自己真的是要跪肿膝盖了。="" 帝羽知道她将折言送回去人间后,整个人都怒了。="" 直接是让樊荣跪在宫里,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能起来。="" 这不,樊荣回到燕王宫就一直跪着。="" 更要命的是,帝羽一心都在折言跑回人间这件事儿上了。="" 对于自己让樊荣跪着不准起来这回事儿,早就忘记了。="" 这樊荣也真是苦逼的很,要是知道燕王将她给忘记了,不晓得是不是有撞墙的冲动。="" “扶摇前些日子来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无花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来燕王宫,这不,不请自来这样的事儿,他一向都比较轻车熟路。="" 提起扶摇,帝羽嘴角上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那笑容在无花看来,更加是招人嫉妒的了。="" “喂喂喂,在绝对单身的人面前思春,你这样真的好吗?”="" “……”="" 这无花有时候说话也很是口无遮拦。="" 帝羽的笑意直接是一僵,而后是一个很不好的神色甩给无花。="" “本王没思春。”="" “还说没思春呐?看你那一脸的满足样儿。”="" “……”="" 无花是个不懂看脸色的,咳咳,说到底,其实这无花和折言还真是同一类人。="" 明明心里是精明的要死,这面上却终是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 这种感觉,还真真是让人感觉到有些无法忽视的崩溃。="" 有时候会将一个人气的差点吐血,但当事人却还是一脸无辜的模样。="" 真的是让这相处的人,真的恨不得呼死他们算了。="" “本王没满足。”="" “你欲求不满?”="" “……”="" 这无花,让帝羽的脸色很不好,所谓的月解释就越是黑暗。="" 看来,这句话不是没道理,至少眼下在无花面前。="" 这帝羽是不管说什么,都很是无力,不但无力,还很黑。="" “无花,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是你自己说的啊?难道扶摇仙子还满足不了你?”="" “你……”="" 无花是说的越来越不像话,让帝羽有种暴走的冲动。="" 这无花嘿嘿一笑,看着脸色,他自然是不敢再继续纠缠下去了。="" 要是再纠缠的话,这帝羽指定是说不过就要动手了。="" “看来,这件事你是想通了。”="" “什么事儿?”="" “凡人的事儿啊,你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之前帝羽一直和折言纠缠,这无花作为朋友自然也是担心的很。="" 很担心帝羽爱上那凡人女子,要知道,被牵扯上红尘劫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帝羽,不是我说你,之前你对凡人是动过心的,你也知道那样的经历不好受。”="" “……”="" 多少年了,到底有多少年了,这些年,一直不曾有人敢在帝羽面前提起那个女人。="" 如今过去那么多年,无花提起来,帝羽心里还是不免疼了一下。="" “以后,不要再提起她了。”="" 疼,真的很疼,人妖殊途,这样的爱恋,他就算是想起来都感觉到是炼狱。="" 可见这帝羽当年也是爱惨了那个人类。="" “我知道,我只是在提醒你,折言那个女人虽然很美好,但不该是你肖想的。”="" “……”="" 折言,她!!这两个人的影子叠加在一起,熟悉,却又陌生。="" 有一种爱,叫爱到模糊,爱到忘记。="" 那个女人,对于帝羽来说,当真就如是炼狱一般的存在。="" 真的很疼很疼,原来爱上一个人,会是这样的感觉。="" “对不起,只是那些日子你和折言走的太紧,本王也是担心你会重蹈覆辙。”="" “那你不要再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好不好?”="" “……”="" 念游之不说这个的时候折言还好,一提起这件事儿,折言就感觉到自己真的要疯狂了。="" 直接是将自己朝念游之怀中钻去。="" 心虚,严重心虚的反应。="" 这不能怪她,都是因为这念游之会问出那种崩溃的问题。="" “言儿。”="" “恩?”="" “你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吗?”="" “喜欢。”="" “可知道我问的是哪种感觉?”="" “哪种?”="" “……”="" 说着,念游之将她推出怀抱,那双星眸很是深邃的看着她。="" 折言被这样的眼神看的心里更是虚了。="" 不要问为何,这种眼神实在是太熟悉了,小脸一红,很是不自然的又要朝念游之怀中钻去。="" 没办法,每次心虚的时候,她也只能寻求念游之的这个怀抱。="" “害羞了?”="" “没。”="" “呵呵,现在可知道我说的是哪种感觉了?”="" “不知道。”="" 不正经,真的不正经,这念游之到底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不正经的。="" 真是让单纯小徒弟的心肝都有些扶不住了。="" 哇呜,这不能这么欺负人的,原来教导徒弟是要这么操心的,就连哪种事儿也要好好教导。="" “你知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囧囧哒!="" 折言感觉自从和念游之在一起之后,这个人就变的非常的不正经。="" 至于到底不正经到什么程度,这还真是不好说。="" 反正,她的心肝都有些受不了。="" “言儿?”="" “恩?”="" “和我在一起的感觉是什么?”="" “……”="" 这人今天一直在问感觉的问题,折言仔细的想了想,这到底什么感觉,她也说不清楚啊。="" 反正就是很想和他在一起。="" 在燕王宫的时候,她担心念游之找不到自己会发狂,不在念游之身边的时候,她就会想着到他身边。="" 那种感觉,真真是让人感觉到很是别致。="" 只是想和他在一起。=""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只要和你在一起,什么都好。”="" 原来,爱上一个人,思维是如此的简单。="" 不管如何,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真心的很后悔,后悔逃婚,后悔遇上江湖的一切,要是没有这些的话,她们又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好,那就永远和我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好。”="" 在这个好字上,折言其实有些心虚的。="" 毕竟,在折言心里,这帝羽是随时都可能发疯的。="" 然,在念游之心里,这哪怕是分开一天也算是分开。="" 他对爱一向都很是严格,只是不晓得折言能不能接受。="" 咳咳,其实折言倒是能接受的。="" 只要这帝羽不发疯什么都能接受。="" ……="" 燕王宫。="" 眼下樊荣觉得,自己真的是要跪肿膝盖了。="" 帝羽知道她将折言送回去人间后,整个人都怒了。="" 直接是让樊荣跪在宫里,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能起来。="" 这不,樊荣回到燕王宫就一直跪着。="" 更要命的是,帝羽一心都在折言跑回人间这件事儿上了。="" 对于自己让樊荣跪着不准起来这回事儿,早就忘记了。="" 这樊荣也真是苦逼的很,要是知道燕王将她给忘记了,不晓得是不是有撞墙的冲动。="" “扶摇前些日子来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无花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来燕王宫,这不,不请自来这样的事儿,他一向都比较轻车熟路。="" 提起扶摇,帝羽嘴角上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那笑容在无花看来,更加是招人嫉妒的了。="" “喂喂喂,在绝对单身的人面前思春,你这样真的好吗?”="" “……”="" 这无花有时候说话也很是口无遮拦。="" 帝羽的笑意直接是一僵,而后是一个很不好的神色甩给无花。="" “本王没思春。”="" “还说没思春呐?看你那一脸的满足样儿。”="" “……”="" 无花是个不懂看脸色的,咳咳,说到底,其实这无花和折言还真是同一类人。="" 明明心里是精明的要死,这面上却终是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 这种感觉,还真真是让人感觉到有些无法忽视的崩溃。="" 有时候会将一个人气的差点吐血,但当事人却还是一脸无辜的模样。="" 真的是让这相处的人,真的恨不得呼死他们算了。="" “本王没满足。”="" “你欲求不满?”="" “……”="" 这无花,让帝羽的脸色很不好,所谓的月解释就越是黑暗。="" 看来,这句话不是没道理,至少眼下在无花面前。="" 这帝羽是不管说什么,都很是无力,不但无力,还很黑。="" “无花,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是你自己说的啊?难道扶摇仙子还满足不了你?”="" “你……”="" 无花是说的越来越不像话,让帝羽有种暴走的冲动。="" 这无花嘿嘿一笑,看着脸色,他自然是不敢再继续纠缠下去了。="" 要是再纠缠的话,这帝羽指定是说不过就要动手了。="" “看来,这件事你是想通了。”="" “什么事儿?”="" “凡人的事儿啊,你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之前帝羽一直和折言纠缠,这无花作为朋友自然也是担心的很。="" 很担心帝羽爱上那凡人女子,要知道,被牵扯上红尘劫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帝羽,不是我说你,之前你对凡人是动过心的,你也知道那样的经历不好受。”="" “……”="" 多少年了,到底有多少年了,这些年,一直不曾有人敢在帝羽面前提起那个女人。="" 如今过去那么多年,无花提起来,帝羽心里还是不免疼了一下。="" “以后,不要再提起她了。”="" 疼,真的很疼,人妖殊途,这样的爱恋,他就算是想起来都感觉到是炼狱。="" 可见这帝羽当年也是爱惨了那个人类。="" “我知道,我只是在提醒你,折言那个女人虽然很美好,但不该是你肖想的。”="" “……”="" 折言,她!!这两个人的影子叠加在一起,熟悉,却又陌生。="" 有一种爱,叫爱到模糊,爱到忘记。="" 那个女人,对于帝羽来说,当真就如是炼狱一般的存在。="" 真的很疼很疼,原来爱上一个人,会是这样的感觉。=""></:一脸的满足样儿></天,书~中'文~网>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