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还能守口如瓶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216章最新内容请到‘天^书^中*文!~网<天,书~中'文~网><:还能守口如瓶 紧紧的窝在念游之怀中,什么都不说,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他。="" “言儿?”="" “恩?”="" “这几天,我好担心你。”="" 原本以为念游之会再次的问,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句话。="" 因为这句话,折言心里暖暖的,直接将自己再次的往念游之怀中钻了钻。="" 似乎只有真实的感受到他的心跳,她才会有安全感。="" 安全感,这天下都要杀了她,她能有的安全感,也就只有念游之这一点点了。="" 要是自己再和帝羽纠缠不清的话,怕是这唯一的一点点也要失去了。="" 黑暗中,念游之救如疯了一般的要着折言。="" 也就只有这样真实的感觉到她,才会认为她还在。="" 每次她消失,他都是那样无奈。="" 没想到,这天下人都觉得很是强悍的念游之也会有怕的。="" 也有会无奈的,至少对于折言,他就感觉很是无奈。="" 根本就是拿她一点办法要也没有。="" 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两人才休战。="" 折言很是疲惫的躺在念游之怀中,累,真的很累。="" 之前遇上帝羽的时候,她还没感觉这般心累。="" 但眼下,是真的好累好累的感觉。="" “言儿。”="" “恩。”="" “这些天你都去哪里了?”="" 一夜的索要,让念游之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沙哑性感。="" 语气中一如既往的平淡,只是在这封平淡中,折言似乎是听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那种别样的味道,让她感觉到很是慌乱。=""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回答,但对于折言来说,却是无法回答。="" 静静的抚上念游之的脸颊,轻轻摩擦,感受着他精美的轮廓。="" “游之,不要问这样的问题好吗?你知道的,我不会背叛你。”="" “……”="" 折言的回答,让念游之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折言不会背叛自己,但她……却是在离开自己。="" 想到这里,念游之的心更是有些冷了起来。="" 离开自己,他不许,她就是一天也不准离开自己。="" “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离开药王府?”="" “……”="" 忽然,他是声音变的危险起来,折言离开,满心都是想到折言离开。="" 这几天,他没日没夜的找她。="" 而她又到底在哪里?="" 期初的时候,念游之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折言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莫名其妙的消失在药王府。="" 当大家都在发疯的时候,她却有能莫名其妙的回来,如此反复几次之后,要是念游之还感觉不到不对劲的话,也就妄为精明的药王了。="" 如今是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他自然是要好好的问清楚,想要问问看,这丫头到底去了哪里。="" “游之,你干什么?”="" 感受到念游之的态度,折言瞬间是挣扎了起来。="" 在她心里,不管念游之每次多愤怒,都会对她很温柔的不是吗?="" 如今这是什么态度,冰冷的就像是要杀人一般。="" “告诉我,去了哪里?”="" “……”="" 折言越是不说,念游之就越是想要知道。="" 加上最近盛兰又发生了离奇的事儿,让他自然也就更加紧张了起来。="" “告诉我到底去了哪里?”="" “我可不可以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是吗?”="" “你要干什么?”="" “做到你说出实话为止。”="" “……”="" 嗷呜,这逼供的手段,还真是不正经,以前也没发现这念游之会如此不正经啊。="" 啊啊啊,眼下折言觉得,自己的师父,自己未来的夫君。="" 原来这些年一直都是披着温柔羊皮的腹黑大灰狼。="" 将自己的徒儿吃干抹尽之后,哼哼,牙都不带掏一下的。="" 最后折言直接是被折腾的昏睡过去。="" 可见这念游之不正经的手段到底有多腹黑,也可以看出折言这小嘴有多严实、="" 即便是念游之都如此卖力了,竟然还能守口如瓶。="" ……="" 第二天一早,不用说了,折言自然是不会按时起床了。="" 说的直接一点,今天一天都不会起床了,昨晚是一夜没睡。="" 眼下自然是要抓紧时间好好睡觉才是。="" 看着怀中熟睡的人儿,念游之是一脸的温柔宠溺,看着她小脸有些白。="" 心里更是心疼,昨晚,看来自己真的是太忍不住了。="" 那种无法控制的心,真的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骨髓中。="" “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折言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她是受到干扰后就醒来了。="" 然后睡眼惺忪的看着念游之一脸痴迷的看着自己。="" 那眼神,当真是恨不得将她吃掉一般。="" 那种感觉,真真是让人感觉到很是疯狂,想起昨晚,小脸更是红成一团。="" “害羞了?”="" 声音柔软的就如天鹅绒一般,哪里还有半分昨天晚上那种凶狠。="" 想起昨晚,折言更是眼巴巴的朝他怀中钻去。="" “怎么了?”="" 感受到她的动作,念游之愣了一下。="" 一直以来,在念游之心里,这丫头都很是依赖自己。="" 这份依赖,甚至是让念游之感觉到很满足。="" 但不知道为何,最近他总是很担心,担心会失去折言的这份依赖。="" “真是可悲?”="" “什么?”="" 听到她说出如此的话,念游之愣了一下,心道这丫头到底怎么了?="" 怎么会说出如此的话来?="" “就算你那么凶我,我也只有你可以依靠。”="" “……”="" 这句话,让念游之震撼了,她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这天下,她只剩下自己了吗?="" 也是啊,这天下人都想要杀死她的时候,只有他还在坚持着保护她。=""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深爱着她。="" “言儿。”="" “游之,以后你不要那么凶我好不好,我害怕。”="" “你……”="" “你知不知道,每次你凶我的时候,都让我觉得,你会抛弃我一般。”="" “胡说,我怎么会抛弃你?”="" “既然不会抛弃,那就不要凶我好不好嘛?”="" 真的让人好桑心的说,每次被胸的时候,折言都感觉自己心甘都要碎裂了。="" 昨晚之所以没生气,那是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力气生气。="" 被吼了之后立刻就要承受他的爱意。="" 弄的她是生气的时间也米有了。="" “那你不要再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好不好?”="" 紧紧的窝在念游之怀中,什么都不说,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他。="" “言儿?”="" “恩?”="" “这几天,我好担心你。”="" 原本以为念游之会再次的问,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句话。="" 因为这句话,折言心里暖暖的,直接将自己再次的往念游之怀中钻了钻。="" 似乎只有真实的感受到他的心跳,她才会有安全感。="" 安全感,这天下都要杀了她,她能有的安全感,也就只有念游之这一点点了。="" 要是自己再和帝羽纠缠不清的话,怕是这唯一的一点点也要失去了。="" 黑暗中,念游之救如疯了一般的要着折言。="" 也就只有这样真实的感觉到她,才会认为她还在。="" 每次她消失,他都是那样无奈。="" 没想到,这天下人都觉得很是强悍的念游之也会有怕的。="" 也有会无奈的,至少对于折言,他就感觉很是无奈。="" 根本就是拿她一点办法要也没有。="" 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两人才休战。="" 折言很是疲惫的躺在念游之怀中,累,真的很累。="" 之前遇上帝羽的时候,她还没感觉这般心累。="" 但眼下,是真的好累好累的感觉。="" “言儿。”="" “恩。”="" “这些天你都去哪里了?”="" 一夜的索要,让念游之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沙哑性感。="" 语气中一如既往的平淡,只是在这封平淡中,折言似乎是听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那种别样的味道,让她感觉到很是慌乱。=""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回答,但对于折言来说,却是无法回答。="" 静静的抚上念游之的脸颊,轻轻摩擦,感受着他精美的轮廓。="" “游之,不要问这样的问题好吗?你知道的,我不会背叛你。”="" “……”="" 折言的回答,让念游之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折言不会背叛自己,但她……却是在离开自己。="" 想到这里,念游之的心更是有些冷了起来。="" 离开自己,他不许,她就是一天也不准离开自己。="" “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离开药王府?”="" “……”="" 忽然,他是声音变的危险起来,折言离开,满心都是想到折言离开。="" 这几天,他没日没夜的找她。="" 而她又到底在哪里?="" 期初的时候,念游之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折言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莫名其妙的消失在药王府。="" 当大家都在发疯的时候,她却有能莫名其妙的回来,如此反复几次之后,要是念游之还感觉不到不对劲的话,也就妄为精明的药王了。="" 如今是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他自然是要好好的问清楚,想要问问看,这丫头到底去了哪里。="" “游之,你干什么?”="" 感受到念游之的态度,折言瞬间是挣扎了起来。="" 在她心里,不管念游之每次多愤怒,都会对她很温柔的不是吗?="" 如今这是什么态度,冰冷的就像是要杀人一般。="" “告诉我,去了哪里?”="" “……”="" 折言越是不说,念游之就越是想要知道。="" 加上最近盛兰又发生了离奇的事儿,让他自然也就更加紧张了起来。="" “告诉我到底去了哪里?”="" “我可不可以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是吗?”="" “你要干什么?”="" “做到你说出实话为止。”="" “……”="" 嗷呜,这逼供的手段,还真是不正经,以前也没发现这念游之会如此不正经啊。="" 啊啊啊,眼下折言觉得,自己的师父,自己未来的夫君。="" 原来这些年一直都是披着温柔羊皮的腹黑大灰狼。="" 将自己的徒儿吃干抹尽之后,哼哼,牙都不带掏一下的。="" 最后折言直接是被折腾的昏睡过去。="" 可见这念游之不正经的手段到底有多腹黑,也可以看出折言这小嘴有多严实、="" 即便是念游之都如此卖力了,竟然还能守口如瓶。="" ……="" 第二天一早,不用说了,折言自然是不会按时起床了。="" 说的直接一点,今天一天都不会起床了,昨晚是一夜没睡。="" 眼下自然是要抓紧时间好好睡觉才是。="" 看着怀中熟睡的人儿,念游之是一脸的温柔宠溺,看着她小脸有些白。="" 心里更是心疼,昨晚,看来自己真的是太忍不住了。="" 那种无法控制的心,真的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骨髓中。="" “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折言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她是受到干扰后就醒来了。="" 然后睡眼惺忪的看着念游之一脸痴迷的看着自己。="" 那眼神,当真是恨不得将她吃掉一般。="" 那种感觉,真真是让人感觉到很是疯狂,想起昨晚,小脸更是红成一团。="" “害羞了?”="" 声音柔软的就如天鹅绒一般,哪里还有半分昨天晚上那种凶狠。="" 想起昨晚,折言更是眼巴巴的朝他怀中钻去。="" “怎么了?”="" 感受到她的动作,念游之愣了一下。="" 一直以来,在念游之心里,这丫头都很是依赖自己。="" 这份依赖,甚至是让念游之感觉到很满足。="" 但不知道为何,最近他总是很担心,担心会失去折言的这份依赖。="" “真是可悲?”="" “什么?”="" 听到她说出如此的话,念游之愣了一下,心道这丫头到底怎么了?="" 怎么会说出如此的话来?="" “就算你那么凶我,我也只有你可以依靠。”="" “……”="" 这句话,让念游之震撼了,她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这天下,她只剩下自己了吗?="" 也是啊,这天下人都想要杀死她的时候,只有他还在坚持着保护她。=""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深爱着她。="" “言儿。”="" “游之,以后你不要那么凶我好不好,我害怕。”="" “你……”="" “你知不知道,每次你凶我的时候,都让我觉得,你会抛弃我一般。”="" “胡说,我怎么会抛弃你?”="" “既然不会抛弃,那就不要凶我好不好嘛?”="" 真的让人好桑心的说,每次被胸的时候,折言都感觉自己心甘都要碎裂了。="" 昨晚之所以没生气,那是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力气生气。="" 被吼了之后立刻就要承受他的爱意。="" 弄的她是生气的时间也米有了。=""></:还能守口如瓶></天,书~中'文~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