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11章:你身边的那个男人

第211章:你身边的那个男人


  
      cpa300_4();    第211章最新内容请到‘天^书^中*文!~网<天,书~中'文~网><:你身边的那个男人 “帝羽,你上次是自己送我回人间的,这可不能怪我的。”="" 真的有种哭的冲动啊,这人能不能不要这样啊,她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要碎裂了。="" 想到自己要是摔下去必定是不死也要残,那种感觉,真的是够了。="" “呵呵,本王高兴。”="" “……”="" 高兴,高兴惩罚人就要惩罚人吗?="" 眼下折言对这个人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那句话说的他不高兴了。="" 这不,眼巴巴的看着帝羽那帅的人神共愤的脸,她觉得……="" 长的好看的人都没一个好都东西,自然这要除去自己的游之。="" 但转念一想,得到自己后,游之好像也经常很凶悍的模样。="" 果然,这长的好看的人,几乎是没一个好东西。="" “那个,你能不能先放我下去啊?”="" “不行。”="" “为什么?”="" “吹风。”="" “可是我怕高。”="" 真的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心道,这人就算是要吹风,去高一点的山吹不就好了吗?="" 为毛这人的嗜好就这么奇怪,非要在这竹子顶上。="" 这要是掉下去了可怎么得了。="" “这是对你的惩罚。”="" “为什么要惩罚我?”="" “因为你不乖。”="" “……”="" 折言沉默了,在心里深深的为自己默哀,她真的表示,不是自己太能闯祸。="" 而是因为这些人,真特么的很奇怪啊。="" 因为逃婚逃出药王宫之后,立马就遇上了宫奕澈,这不,上次被宫奕澈带走之后,无缘无故就招惹上了这燕王。="" 眼下好了,这人时不时的出现,真是有种让人疯狂的冲动。="" “我想下去,我怕高。”="" “待着。”="" 其实帝羽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将这人类送回人间后就很是后悔。="" 原本是想着,一定是习惯了这人类的味道。="" 故此,也就找个人类好了。="" 结果,带回燕王宫好几个女人,结果,那结果很是凄惨。="" 至于到底怎么凄惨法,土地公公都看不下去。="" 每次带走人的时候,土地都很是小心翼翼的嘱咐,千万不要将好好的人给吓死了。="" 但那里知道那些人是如此的不禁吓,带回去的基本都吓死了。="" 这深深的让帝羽觉得,还是养折言这个宠物比较好。="" 这不,终于忍不住的找上门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嘛?你说嘛说嘛,死也要给死个痛快。”="" “……”="" 折言觉得,现在真是怕了,很担心自己摔死了。="" 她是个不怕死的人,但是很担心被摔死了。="" 那种死法实在是太凄惨,要是给她选择的话,自然是要将这种死法给排在最后。="" “本王其实就是想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 “谁是谁啊?”="" 被帝羽这么一说,折言有些蒙圈。="" 表示很不懂这人说什么。="" 而这帝羽说的,自然是想看看念游之到底是不是凰诩圣君。="" “凰诩圣君。”="" “你认为谁是他?”="" “就是你身边的那个男人。”="" 挖草,这人说话都是这么粗鲁的。="" 可想到后面,这折言惊秫了,感情还真有妖精和游之长的一样的?="" 在药王宫那些年,折言一直就觉得这念游之只妖孽,因为是经常惹的她流鼻血。="" 但被人这么一说的时候,整个人斗有些不好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见我师父?”="" 这是外人,帝羽是被折言排在外人行列,故此说的自然也就是对外人的话了。="" 面对外人,她暂时还不能承认自己和念游之的关系。="" 这最起码也是要等念游之完全准备好接受自己才行。="" “恩。”="" “什么?”="" 一听帝羽是要见游之,折言整个人再次的抓狂了。="" 原本她消失的那两次就不敢让念游之知道自己和帝羽相遇的事儿。="" 眼下倒好,这妖孽是要直接找上门了?="" “本王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他。”="" “是谁啊?”="" “凰诩圣君。”="" “我看是神棍还差不多,你疯了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这天下就他一个人相信我不是妖星转世了。”="" “……”="" “你是要让他知道我消失的那两次都是被你这个妖精给带走了吗?”="" 越是说道最后,折言几乎都带有哭腔了。="" 在她心里,千万不要让念游之知道这件事儿,要是知道,怕是这眼下最后相信自己的人也没了。="" 听到她如此哭诉,这帝羽蹙眉。="" “他还不知道你和本王的事儿?”="" “我和你能有什么事儿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这下折言是真的怒哭了,对于帝羽的话好不客气的怒吼。="" 眼下也不恐高了,因为她忘记自己在竹叶顶上的事儿了。="" “本王养了你那么久,你竟然说出如此没良心的话?”="" “……”="" 没良心,好吧,这样的话之前都是折言对人家着的,眼下好了,直接帝羽也跟她计较上了。="" 这说的折言更是一个眼泪花花的眼神给了他。="" “我又没有要你养我,再说了良心值几个钱啊?”="" 哇呜,折言是哭的梨花带雨,每次遇上这人就很是憋屈。="" 对于这样的折言,帝羽感觉很无奈。="" “不准哭了。”="" “你让我不哭我就不哭啊,你是谁啊……好,不哭了,我不哭了。”="" “……”="" 囧!!="" 她怎么忘记了,这帝羽是有言灵术的,这不,折言直接是胡乱抹了一把眼泪。="" 果然,很是乖巧的不哭了。="" 但想到这是被言灵术给控制,折言的心里怒这帝羽是怒的牙痒。="" “本王问你个事儿。”="" “什么事儿?”="" “为何你不在燕王宫,本王会总是想到你。”="" “你在思春。”="" “……”="" 这话一出,折言赶紧捂住嘴巴,都恨不得给自己抽一个耳光得了。="" 人家也说了,是想她好伐?="" 这对折言来说可算是比较了不得的事儿了,这迷天迷地的,可千万不要将妖也给迷惑了。="" 那可是万劫不复的结果。="" “本王没思春。”="" 对于折言的纠结,帝羽回答的很是认真。="" “你不要误会,本王有未婚妻,不会对你有男女之情的想法。”="" 这句话一出,折言算是松了一口气,心道,只要这位大爷不会对自己有想法就好啊。="" 桃花太多的话,也是一种让人很头疼的事儿。="" “帝羽,你上次是自己送我回人间的,这可不能怪我的。”="" 真的有种哭的冲动啊,这人能不能不要这样啊,她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要碎裂了。="" 想到自己要是摔下去必定是不死也要残,那种感觉,真的是够了。="" “呵呵,本王高兴。”="" “……”="" 高兴,高兴惩罚人就要惩罚人吗?="" 眼下折言对这个人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那句话说的他不高兴了。="" 这不,眼巴巴的看着帝羽那帅的人神共愤的脸,她觉得……="" 长的好看的人都没一个好都东西,自然这要除去自己的游之。="" 但转念一想,得到自己后,游之好像也经常很凶悍的模样。="" 果然,这长的好看的人,几乎是没一个好东西。="" “那个,你能不能先放我下去啊?”="" “不行。”="" “为什么?”="" “吹风。”="" “可是我怕高。”="" 真的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心道,这人就算是要吹风,去高一点的山吹不就好了吗?="" 为毛这人的嗜好就这么奇怪,非要在这竹子顶上。="" 这要是掉下去了可怎么得了。="" “这是对你的惩罚。”="" “为什么要惩罚我?”="" “因为你不乖。”="" “……”="" 折言沉默了,在心里深深的为自己默哀,她真的表示,不是自己太能闯祸。="" 而是因为这些人,真特么的很奇怪啊。="" 因为逃婚逃出药王宫之后,立马就遇上了宫奕澈,这不,上次被宫奕澈带走之后,无缘无故就招惹上了这燕王。="" 眼下好了,这人时不时的出现,真是有种让人疯狂的冲动。="" “我想下去,我怕高。”="" “待着。”="" 其实帝羽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从将这人类送回人间后就很是后悔。="" 原本是想着,一定是习惯了这人类的味道。="" 故此,也就找个人类好了。="" 结果,带回燕王宫好几个女人,结果,那结果很是凄惨。="" 至于到底怎么凄惨法,土地公公都看不下去。="" 每次带走人的时候,土地都很是小心翼翼的嘱咐,千万不要将好好的人给吓死了。="" 但那里知道那些人是如此的不禁吓,带回去的基本都吓死了。="" 这深深的让帝羽觉得,还是养折言这个宠物比较好。="" 这不,终于忍不住的找上门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嘛?你说嘛说嘛,死也要给死个痛快。”="" “……”="" 折言觉得,现在真是怕了,很担心自己摔死了。="" 她是个不怕死的人,但是很担心被摔死了。="" 那种死法实在是太凄惨,要是给她选择的话,自然是要将这种死法给排在最后。="" “本王其实就是想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 “谁是谁啊?”="" 被帝羽这么一说,折言有些蒙圈。="" 表示很不懂这人说什么。="" 而这帝羽说的,自然是想看看念游之到底是不是凰诩圣君。="" “凰诩圣君。”="" “你认为谁是他?”="" “就是你身边的那个男人。”="" 挖草,这人说话都是这么粗鲁的。="" 可想到后面,这折言惊秫了,感情还真有妖精和游之长的一样的?="" 在药王宫那些年,折言一直就觉得这念游之只妖孽,因为是经常惹的她流鼻血。="" 但被人这么一说的时候,整个人斗有些不好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见我师父?”="" 这是外人,帝羽是被折言排在外人行列,故此说的自然也就是对外人的话了。="" 面对外人,她暂时还不能承认自己和念游之的关系。="" 这最起码也是要等念游之完全准备好接受自己才行。="" “恩。”="" “什么?”="" 一听帝羽是要见游之,折言整个人再次的抓狂了。="" 原本她消失的那两次就不敢让念游之知道自己和帝羽相遇的事儿。="" 眼下倒好,这妖孽是要直接找上门了?="" “本王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他。”="" “是谁啊?”="" “凰诩圣君。”="" “我看是神棍还差不多,你疯了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这天下就他一个人相信我不是妖星转世了。”="" “……”="" “你是要让他知道我消失的那两次都是被你这个妖精给带走了吗?”="" 越是说道最后,折言几乎都带有哭腔了。="" 在她心里,千万不要让念游之知道这件事儿,要是知道,怕是这眼下最后相信自己的人也没了。="" 听到她如此哭诉,这帝羽蹙眉。="" “他还不知道你和本王的事儿?”="" “我和你能有什么事儿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这下折言是真的怒哭了,对于帝羽的话好不客气的怒吼。="" 眼下也不恐高了,因为她忘记自己在竹叶顶上的事儿了。="" “本王养了你那么久,你竟然说出如此没良心的话?”="" “……”="" 没良心,好吧,这样的话之前都是折言对人家着的,眼下好了,直接帝羽也跟她计较上了。="" 这说的折言更是一个眼泪花花的眼神给了他。="" “我又没有要你养我,再说了良心值几个钱啊?”="" 哇呜,折言是哭的梨花带雨,每次遇上这人就很是憋屈。="" 对于这样的折言,帝羽感觉很无奈。="" “不准哭了。”="" “你让我不哭我就不哭啊,你是谁啊……好,不哭了,我不哭了。”="" “……”="" 囧!!="" 她怎么忘记了,这帝羽是有言灵术的,这不,折言直接是胡乱抹了一把眼泪。="" 果然,很是乖巧的不哭了。="" 但想到这是被言灵术给控制,折言的心里怒这帝羽是怒的牙痒。="" “本王问你个事儿。”="" “什么事儿?”="" “为何你不在燕王宫,本王会总是想到你。”="" “你在思春。”="" “……”="" 这话一出,折言赶紧捂住嘴巴,都恨不得给自己抽一个耳光得了。="" 人家也说了,是想她好伐?="" 这对折言来说可算是比较了不得的事儿了,这迷天迷地的,可千万不要将妖也给迷惑了。="" 那可是万劫不复的结果。="" “本王没思春。”="" 对于折言的纠结,帝羽回答的很是认真。="" “你不要误会,本王有未婚妻,不会对你有男女之情的想法。”="" 这句话一出,折言算是松了一口气,心道,只要这位大爷不会对自己有想法就好啊。=""></:你身边的那个男人></天,书~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