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98章:把我逐出徒门了

第198章:把我逐出徒门了


  
      cpa300_4();    第198最新内容请到-天,书~中.文~网-章<节><:把我逐出徒门了 “先喝点粥,不然胃会不舒服。”="" 说着,念游之端起粥,很是仔细的喂养着她。="" 那份细心,就是让人看着都嫉妒。="" 只是芙蕖也明白,这样的嫉妒也不过是不自量力。="" “游之,我什么时候走?”="" 一边吃,折言一边说道,原本是昨天就要走的,结果辰王闹这么一出,她也不得不留下来。="" “你很想走?”="" “不想。”="" “……”="" “但你比我更加明白,我必须要走。”="" “……”="" “我,在药王宫等你。”="" 见念游之神色变化,折言赶紧是补上这么一句,果然,这一句,让念游之瞬间豁然开朗。="" 看来,折言这离开的次数,也是在念游之心里种下了不小的阴影。="" 导致她现在一说到走,就想到她是要离开自己。="" 第一次,大概就是从第一次,他就已经是有这样的敏感了。="" “好。”="" 只要她是去等自己,他也就放心了,这丫头的心现在可是在他身上不是吗?="" “言儿,你爱我吗?”="" “昨晚我的答案不够明确?”="" 折言的脑瓜子在某些时候那是转悠的非常快,想起这念游之可能有要坑自己。="" 咳咳,她自然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想起昨晚,要不是他那样的话,她指定是这辈子都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我想听你说。”="" “你不要纠结了,昨晚我的答案就很明确。”="" 她就知道,这念游之就是个坑人的,还是专门坑自己可爱徒儿的那种。="" 昨晚,她是真的被坑的很凄惨的感觉。="" “呵呵,言儿,女子太聪明了可不好。”="" 折言心里想什么,念游之自然是比谁都清楚。="" 拿起白绢,很是宠溺的拭去她嘴角的污渍,那动作轻柔的让人都心生嫉妒。="" 芙蕖始终都沉默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的互动,心里是又高兴又难过。="" “都是你这个师父教导有方,不然哪里会如此聪明?”="" “呵呵,你都把我逐出徒门了,还晓得我之前是你师父?”="" “明明是你将我逐出师门的。”="" 两人的调笑,让整个药王府都是那样和谐。="" 真希望,这样幸福的笑意永远都不会打破的才好。="" 只是,他们需要时间,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平复这天下的人心。="" 只有这天下人都接受折言了,那个时候他们不管是去到哪里都会很安乐。="" 反之,他们去到哪里都会是亡命天涯。="" ……="" 用过早膳后,药王府来了位不速之客。=""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的辰王。="" 一大早起来脸色就不太好,看来是昨晚没尽兴。="" 咳咳,人家都气成那样了,能让他心里舒坦也就奇怪了。="" “药王,辰王求见。”="" “呵呵,让他进来吧。”="" 念游之早就知道这辰王必定会前来。=""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辰王得知了他和折言的事儿。="" 而念游之,又何尝不是对辰王百分百的了解?="" “言儿,可知道一会见到辰王该说什么?”="" “啊?”="" “你昨晚说的话,可还记得?”="" 一边说,一边将折言抱在自己腿上坐在。="" 那双星眸是危险的眯了眯,其中的威胁之意自然是十足的很。="" 只要折言敢说不记得,那下一刻的后果自然不是这样能承受。="" 折言被那眼神看的心里感觉发毛,昨天的事儿她已经明白,在念游之面前,万万是造次不得。="" 不然的话,那后果……="" “那个,那样说了,他不会出去乱说吗?”="" 折言心里怕是怕,但终归是要为念游之考虑。="" 这念游之昨天被气昏头,折言可不会,眼下如此危险的时刻。="" 她竟然还能有如此清醒的头脑,也实在是难得。="" “看来,昨天没让你记清楚,我觉得有必要加深你的印象。”="" “等等,我知道说什么,真的知道。”="" 一看念游之危险的神色,不用说,折言的骨气早就逃之夭夭。="" 昨天的事儿,让她身子骨到现在还在疼。="" “我说什么了?”="" “让我告诉辰王我折言是你的妻子。”="" “还有呢?”="" “……”="" 还有?还有什么?当时这句话真的也算是最深刻的话了。="" 还有什么折言是真的不记得了,看念游之越来越深沉的眼神,折言直接是吓的冷汗都出来。="" “还有,还有,还有什么来着?”="" 见折言惊慌失措的小摸样,念游之心里不知道在怎么偷笑,只是面上依旧是那份严肃。="" 严肃的让折言都不敢乱动了。="" “那个,我,游之我……”="" “好了,你一会就这么告诉辰王就是。”="" “恩恩。”="" 听到念游之这么说的时候,折言心里的石头也总算是落下去。="" 其实她还是不知道,除了那句话之外,到底还有什么重要的。="" 辰王很快来到书房,直接给了折言一个很不好的眼神。="" 看的出,这件事儿,折言不但是惹到了念游之,还惹到了这只大老虎。=""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我折言可是念游之的妻子,不会成为你的王妃哒!”="" “……”="" 原本辰王的脸色就不太好,如今折言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辰王的脸色更如锅底一般。="" “你以为本王稀罕你这个王妃?”=""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不管他稀罕不稀罕,可人家游之说了,一定要如此说。="" 不说的话,她自然是晓得,这后果她承受不了。="" 悠悠的看了念游之一眼,感觉自己很委屈。="" 要是只有辰王的话,折言的嘴巴自然不会这么老实的闭上。="" 眼下有念游之在场,她自然也不敢造次。="" “游之,本王来,是有个不情之请。”="" “?”="" 难得啊,这腹黑的大王爷,竟然也有求人的时候。="" 且求的,竟然还是一直都和自己不对盘的念游之。="" “让她跟我走一趟。”="" “我不去。”="" 没等念游之说什么,折言直接就跳出来反驳,开什么玩笑,昨天她这么坑辰王。="" 这要是去了辰王府,指定是没好日子过。="" 这句话,直接是让念游之和辰王都怒瞪了一眼折言。="" 念游之不用说了,折言的一切都是他的,就算是跟别人说话他都会愤怒。="" 这辰王的眼神更不用说了。="" “你认为,将辰王府搅的天翻地覆还想独善其身?”="" “先喝点粥,不然胃会不舒服。”="" 说着,念游之端起粥,很是仔细的喂养着她。="" 那份细心,就是让人看着都嫉妒。="" 只是芙蕖也明白,这样的嫉妒也不过是不自量力。="" “游之,我什么时候走?”="" 一边吃,折言一边说道,原本是昨天就要走的,结果辰王闹这么一出,她也不得不留下来。="" “你很想走?”="" “不想。”="" “……”="" “但你比我更加明白,我必须要走。”="" “……”="" “我,在药王宫等你。”="" 见念游之神色变化,折言赶紧是补上这么一句,果然,这一句,让念游之瞬间豁然开朗。="" 看来,折言这离开的次数,也是在念游之心里种下了不小的阴影。="" 导致她现在一说到走,就想到她是要离开自己。="" 第一次,大概就是从第一次,他就已经是有这样的敏感了。="" “好。”="" 只要她是去等自己,他也就放心了,这丫头的心现在可是在他身上不是吗?="" “言儿,你爱我吗?”="" “昨晚我的答案不够明确?”="" 折言的脑瓜子在某些时候那是转悠的非常快,想起这念游之可能有要坑自己。="" 咳咳,她自然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想起昨晚,要不是他那样的话,她指定是这辈子都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我想听你说。”="" “你不要纠结了,昨晚我的答案就很明确。”="" 她就知道,这念游之就是个坑人的,还是专门坑自己可爱徒儿的那种。="" 昨晚,她是真的被坑的很凄惨的感觉。="" “呵呵,言儿,女子太聪明了可不好。”="" 折言心里想什么,念游之自然是比谁都清楚。="" 拿起白绢,很是宠溺的拭去她嘴角的污渍,那动作轻柔的让人都心生嫉妒。="" 芙蕖始终都沉默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的互动,心里是又高兴又难过。="" “都是你这个师父教导有方,不然哪里会如此聪明?”="" “呵呵,你都把我逐出徒门了,还晓得我之前是你师父?”="" “明明是你将我逐出师门的。”="" 两人的调笑,让整个药王府都是那样和谐。="" 真希望,这样幸福的笑意永远都不会打破的才好。="" 只是,他们需要时间,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平复这天下的人心。="" 只有这天下人都接受折言了,那个时候他们不管是去到哪里都会很安乐。="" 反之,他们去到哪里都会是亡命天涯。="" ……="" 用过早膳后,药王府来了位不速之客。=""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的辰王。="" 一大早起来脸色就不太好,看来是昨晚没尽兴。="" 咳咳,人家都气成那样了,能让他心里舒坦也就奇怪了。="" “药王,辰王求见。”="" “呵呵,让他进来吧。”="" 念游之早就知道这辰王必定会前来。=""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辰王得知了他和折言的事儿。="" 而念游之,又何尝不是对辰王百分百的了解?="" “言儿,可知道一会见到辰王该说什么?”="" “啊?”="" “你昨晚说的话,可还记得?”="" 一边说,一边将折言抱在自己腿上坐在。="" 那双星眸是危险的眯了眯,其中的威胁之意自然是十足的很。="" 只要折言敢说不记得,那下一刻的后果自然不是这样能承受。="" 折言被那眼神看的心里感觉发毛,昨天的事儿她已经明白,在念游之面前,万万是造次不得。="" 不然的话,那后果……="" “那个,那样说了,他不会出去乱说吗?”="" 折言心里怕是怕,但终归是要为念游之考虑。="" 这念游之昨天被气昏头,折言可不会,眼下如此危险的时刻。="" 她竟然还能有如此清醒的头脑,也实在是难得。="" “看来,昨天没让你记清楚,我觉得有必要加深你的印象。”="" “等等,我知道说什么,真的知道。”="" 一看念游之危险的神色,不用说,折言的骨气早就逃之夭夭。="" 昨天的事儿,让她身子骨到现在还在疼。="" “我说什么了?”="" “让我告诉辰王我折言是你的妻子。”="" “还有呢?”="" “……”="" 还有?还有什么?当时这句话真的也算是最深刻的话了。="" 还有什么折言是真的不记得了,看念游之越来越深沉的眼神,折言直接是吓的冷汗都出来。="" “还有,还有,还有什么来着?”="" 见折言惊慌失措的小摸样,念游之心里不知道在怎么偷笑,只是面上依旧是那份严肃。="" 严肃的让折言都不敢乱动了。="" “那个,我,游之我……”="" “好了,你一会就这么告诉辰王就是。”="" “恩恩。”="" 听到念游之这么说的时候,折言心里的石头也总算是落下去。="" 其实她还是不知道,除了那句话之外,到底还有什么重要的。="" 辰王很快来到书房,直接给了折言一个很不好的眼神。="" 看的出,这件事儿,折言不但是惹到了念游之,还惹到了这只大老虎。=""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我折言可是念游之的妻子,不会成为你的王妃哒!”="" “……”="" 原本辰王的脸色就不太好,如今折言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辰王的脸色更如锅底一般。="" “你以为本王稀罕你这个王妃?”=""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不管他稀罕不稀罕,可人家游之说了,一定要如此说。="" 不说的话,她自然是晓得,这后果她承受不了。="" 悠悠的看了念游之一眼,感觉自己很委屈。="" 要是只有辰王的话,折言的嘴巴自然不会这么老实的闭上。="" 眼下有念游之在场,她自然也不敢造次。="" “游之,本王来,是有个不情之请。”="" “?”="" 难得啊,这腹黑的大王爷,竟然也有求人的时候。="" 且求的,竟然还是一直都和自己不对盘的念游之。="" “让她跟我走一趟。”="" “我不去。”="" 没等念游之说什么,折言直接就跳出来反驳,开什么玩笑,昨天她这么坑辰王。="" 这要是去了辰王府,指定是没好日子过。="" 这句话,直接是让念游之和辰王都怒瞪了一眼折言。="" 念游之不用说了,折言的一切都是他的,就算是跟别人说话他都会愤怒。="" 这辰王的眼神更不用说了。=""></:把我逐出徒门了></节>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