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95章:辰王哄落月

第195章:辰王哄落月


  
      cpa300_4();    第195最新内容请到-天,书~中.文~网-章<节><:辰王哄落月 “说,你错了没?”="" “哪里错了?”="" 被念游之这么一问,折言直接有些蒙圈,不晓得念游之这问题是个什么意思。="" 错?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外面的人都传言你是未来的辰王妃,还敢说自己没错?”="" 这下折言沉默了,她用那样的方式来对付辰王,还不是为了念游之。="" 感情,他直接是为这事儿将自己折腾的全身无力?="" 想到这里,折言心里更是委屈的紧。="" “说,你到底错没。”="" “我那样可都是为了你。”="" 这样的错误,折言自然不会承认,那个时候,她整治辰王,其实也是用那种方式在告诉念游之自己的行踪。="" 要知道,这谣言的力量就是长了翅膀的飞鸟,传言是最快的速度。="" “自作多情。”="" 对于折言的狡辩,念游之直接给出了这几个字。="" 狠狠的将她揉进自己怀中,那动作带有霸道的占有性。="" 他恨不得昭告天下,折言是他的女人,不管是人还是心,都是他一个人的。="" 折言却不知,这一切对念游之的重要性。="" 用这样的方式来和辰王周旋,也真的是伤到了念游之的心。="" 这不,某人吃醋,她的日子自然也是最不好过的那个。="" “我哪里有自作多情,你知道的,辰王抓我去,必定是要想利用我,要是真的见到皇上了,那个时候你……”="" “言儿,知道吗?你错就错在,无法全心的相信我。”="" 折言的话没说完,就被念游之冷声打断。="" 她自然不知道,在得知折言消失后,他是立刻封锁了宫门,折言哪里能进的了宫。="" 想到折言的自作多情,他再次发狠起来。="" “不要,你放开我。”="" “今天这事儿无法善了,刚才给你机会你不求饶。”="" “……”="" “现在,指定不会轻饶了你。”="" 囧!折言怎么忘记了,跟谁狡辩,也不能跟念游之狡辩啊。="" 这不,眼下这情况,哪里是她逃的了的。="" 书房中的动静不小,听的外面的人是面红耳赤。="" 最后折言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念游之房间的,也不知道身上的衣服是如何换下来的。="" 更不知道,自己就是被念游之沐浴的。="" 看着怀中睡的很沉的人儿,即便是给她沐浴的时候也不曾醒来。="" 看的出,她是真的很疲倦。="" 安然的模样,让念游之忍不住在哦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 药王府,因为折言的回归,自然是风平浪静了。="" 只是在风平浪静之前,折言自然是承受了让念游之心里不舒服的代价。="" 那代价实在是有些大,现在她都已经是下不了床。="" 比起药王府的平静,这辰王府的气氛自然是压抑的很。="" 扇君辰明明是想利用折言来绊倒念游之,这下好了。="" 念游之一根毛都没伤到,反而是他和落月的关系。="" “月儿,本王有话跟你说。”="" “……”="" 落月从书房中离开后就将自己锁在房间中,饭都不曾吃一口。="" 可见这件事儿对她的打击也不小。="" 对于她这样的反应,扇君辰有喜有忧。="" 不吃东西,自然是他要担心的。="" 可她这份反应,明明就是在吃醋,没想到那妖女这么一闹,还让落月看到了自己的内心。="" “你开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眼下人家都气的不吃饭了,这扇君辰自然是要好好的安抚。="" 一时间,有些感谢妖女,也有些怨怼妖女。="" “月儿,再不开门,别怪本王不客气了。”="" 扇君辰原本就不是个以偶耐心的人。="" 在门外叫了一个时辰,已经是到了他的极限。="" 这不,里面始终不说话,他自然是要怒了。="" 这腹黑的人,永远不要想着他有多大气。="" 遇上这样的人,也怪不得落月会排斥。="" 踹门而入,结果看到这一幕,更怒了。="" 人家不但啥事儿没有,还在很淡定的练习书法。="" “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到底在气什么?”="" 想到落月将他关在门外,这扇君辰的语气自然也是不好。="" “王爷无需对我解释什么,我不稀罕。”="" “你不稀罕本王?那你在气什么?”=""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对于这扇君辰的霸道,落月自然是有些承受不了。="" 当即就要赶走这扇君辰。="" 这个时候,扇君辰好不容易见到她,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会离开的。="" 一个顺手,她就已经在她怀抱,完全是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 “月儿,你生气的样子真是很美。”="" “放手。”="" 对于扇君辰的话,落月是真的怒了,这男人在她心里就如黏皮糖一般。="" 不管如何甩都甩不掉。="" 要不是知道他当年那些残忍的手段,她几乎都要被他的情谊给感动。="" 落月如此发脾气,这扇君辰自然不是个善茬。="" 最后直接是不管她到底有多难受要了她很久。="" ……="" 折言一直睡到晚上,可见这念游之真是霸道的很。="" 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念游之一脸深情的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想到白天他那样对自己,折言气鼓鼓的钻进被子里。="" 而这一幕,念游之直接是认为她是在害羞。="" “小懒猪,要起来吃饭了。”="" “不吃。”="" 气都气饱了,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 直接将被子裹的更紧,根本就不去看念游之脸上满足的笑意。="" 对于她来说,这念游之真的是太让人生气了。="" 白天那会,竟然还如此凶残的对她。="" 折言的语气,让念游之知道,她不是害羞,而是在生气。="" 直接是连被子一起将她拥入怀中。="" “不吃饭可不行,不然哪里有力气?”="" “我需要那么大的力气做什么?”="" “你说呢?”="" 某人不坏好意的语气,让折言整张脸都囧的红了。="" 以前是师父的时候,也没见这人如此的不正经。="" “我才不要满足你,你放开我,我也不要吃饭。”="" 说着,折言还直接的挣扎了起来。="" 这丫头。要是不好好管教的话,那还得了?="" 只是,这话说的,让人真是哭笑不得。="" 还说他思维不健康,看着丫头才是真的很不健康的模样。="" “我可没说要你满足我。”="" “那你什么意思?”="" “说,你错了没?”="" “哪里错了?”="" 被念游之这么一问,折言直接有些蒙圈,不晓得念游之这问题是个什么意思。="" 错?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外面的人都传言你是未来的辰王妃,还敢说自己没错?”="" 这下折言沉默了,她用那样的方式来对付辰王,还不是为了念游之。="" 感情,他直接是为这事儿将自己折腾的全身无力?="" 想到这里,折言心里更是委屈的紧。="" “说,你到底错没。”="" “我那样可都是为了你。”="" 这样的错误,折言自然不会承认,那个时候,她整治辰王,其实也是用那种方式在告诉念游之自己的行踪。="" 要知道,这谣言的力量就是长了翅膀的飞鸟,传言是最快的速度。="" “自作多情。”="" 对于折言的狡辩,念游之直接给出了这几个字。="" 狠狠的将她揉进自己怀中,那动作带有霸道的占有性。="" 他恨不得昭告天下,折言是他的女人,不管是人还是心,都是他一个人的。="" 折言却不知,这一切对念游之的重要性。="" 用这样的方式来和辰王周旋,也真的是伤到了念游之的心。="" 这不,某人吃醋,她的日子自然也是最不好过的那个。="" “我哪里有自作多情,你知道的,辰王抓我去,必定是要想利用我,要是真的见到皇上了,那个时候你……”="" “言儿,知道吗?你错就错在,无法全心的相信我。”="" 折言的话没说完,就被念游之冷声打断。="" 她自然不知道,在得知折言消失后,他是立刻封锁了宫门,折言哪里能进的了宫。="" 想到折言的自作多情,他再次发狠起来。="" “不要,你放开我。”="" “今天这事儿无法善了,刚才给你机会你不求饶。”="" “……”="" “现在,指定不会轻饶了你。”="" 囧!折言怎么忘记了,跟谁狡辩,也不能跟念游之狡辩啊。="" 这不,眼下这情况,哪里是她逃的了的。="" 书房中的动静不小,听的外面的人是面红耳赤。="" 最后折言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念游之房间的,也不知道身上的衣服是如何换下来的。="" 更不知道,自己就是被念游之沐浴的。="" 看着怀中睡的很沉的人儿,即便是给她沐浴的时候也不曾醒来。="" 看的出,她是真的很疲倦。="" 安然的模样,让念游之忍不住在哦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 药王府,因为折言的回归,自然是风平浪静了。="" 只是在风平浪静之前,折言自然是承受了让念游之心里不舒服的代价。="" 那代价实在是有些大,现在她都已经是下不了床。="" 比起药王府的平静,这辰王府的气氛自然是压抑的很。="" 扇君辰明明是想利用折言来绊倒念游之,这下好了。="" 念游之一根毛都没伤到,反而是他和落月的关系。="" “月儿,本王有话跟你说。”="" “……”="" 落月从书房中离开后就将自己锁在房间中,饭都不曾吃一口。="" 可见这件事儿对她的打击也不小。="" 对于她这样的反应,扇君辰有喜有忧。="" 不吃东西,自然是他要担心的。="" 可她这份反应,明明就是在吃醋,没想到那妖女这么一闹,还让落月看到了自己的内心。="" “你开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眼下人家都气的不吃饭了,这扇君辰自然是要好好的安抚。="" 一时间,有些感谢妖女,也有些怨怼妖女。="" “月儿,再不开门,别怪本王不客气了。”="" 扇君辰原本就不是个以偶耐心的人。="" 在门外叫了一个时辰,已经是到了他的极限。="" 这不,里面始终不说话,他自然是要怒了。="" 这腹黑的人,永远不要想着他有多大气。="" 遇上这样的人,也怪不得落月会排斥。="" 踹门而入,结果看到这一幕,更怒了。="" 人家不但啥事儿没有,还在很淡定的练习书法。="" “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到底在气什么?”="" 想到落月将他关在门外,这扇君辰的语气自然也是不好。="" “王爷无需对我解释什么,我不稀罕。”="" “你不稀罕本王?那你在气什么?”=""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对于这扇君辰的霸道,落月自然是有些承受不了。="" 当即就要赶走这扇君辰。="" 这个时候,扇君辰好不容易见到她,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会离开的。="" 一个顺手,她就已经在她怀抱,完全是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 “月儿,你生气的样子真是很美。”="" “放手。”="" 对于扇君辰的话,落月是真的怒了,这男人在她心里就如黏皮糖一般。="" 不管如何甩都甩不掉。="" 要不是知道他当年那些残忍的手段,她几乎都要被他的情谊给感动。="" 落月如此发脾气,这扇君辰自然不是个善茬。="" 最后直接是不管她到底有多难受要了她很久。="" ……="" 折言一直睡到晚上,可见这念游之真是霸道的很。="" 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念游之一脸深情的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想到白天他那样对自己,折言气鼓鼓的钻进被子里。="" 而这一幕,念游之直接是认为她是在害羞。="" “小懒猪,要起来吃饭了。”="" “不吃。”="" 气都气饱了,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 直接将被子裹的更紧,根本就不去看念游之脸上满足的笑意。="" 对于她来说,这念游之真的是太让人生气了。="" 白天那会,竟然还如此凶残的对她。="" 折言的语气,让念游之知道,她不是害羞,而是在生气。="" 直接是连被子一起将她拥入怀中。="" “不吃饭可不行,不然哪里有力气?”="" “我需要那么大的力气做什么?”="" “你说呢?”="" 某人不坏好意的语气,让折言整张脸都囧的红了。="" 以前是师父的时候,也没见这人如此的不正经。="" “我才不要满足你,你放开我,我也不要吃饭。”="" 说着,折言还直接的挣扎了起来。="" 这丫头。要是不好好管教的话,那还得了?="" 只是,这话说的,让人真是哭笑不得。="" 还说他思维不健康,看着丫头才是真的很不健康的模样。="" “我可没说要你满足我。”=""></:辰王哄落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