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92章:那就是‘闷烧‘

第192章:那就是‘闷烧‘


  
      cpa300_4();    第192最新内容请到-天,书~中.文~网-章<节><:那就是‘闷烧‘ “也是啊。”="" 这妖星的名声,在盛兰可是早就传开了,苦于大家一直不知道这妖星到底是谁。="" 如今蹦出来个女人说自己就是那个女人,不但如此,还大言不惭的说辰王爱上了她。="" 但想想吧,也是那么回事,要不是辰王自愿将她带回来,她哪里能站在辰王府,站在她们面前。="" “所以,你们说他是不是个没良心的,既然都说了要娶我为正王妃,如今还在书房中和侍女厮混。”="" “……”="" 这话说的,大家都是面面相窥,辰王最喜欢的莫过于落月了。="" 只是,不管是侧妃还是正王妃的位置,那落月姑娘都不接受,即便是没有任何身份地位,在这府中却也没有人敢为难她半分。="" 辰王对她的喜爱程度,让侧妃们早就吃醋吃疯了。="" 如今折言说那落月是侍女,侧妃们心里自然是畅快的很。="" “好了,你也就不要和落月姑娘比了,人家可是王爷心尖上的人。”="" “他带我回来的时候,可说的是我才是他心尖上的人。”="" “……”="" 对于其中一位侧妃的话,折言几乎是梗着脖子吼回去。="" 这让大家都不说话了,因为大家都在想象,辰王说那句话的时候是个什么状态。="" 在大家心里,那辰王可不是个温柔的人,如今被折言这么一说。="" 大家心里都对辰王重新打上了分数,那就是‘闷烧。’="" 平时也就在她们面前一本正经。="" 咳咳,莫说,大家都觉得这折言还真是比落月长的好看,估计辰王也真的是用这样的手段哄回来的吧?="" 原本是半信半疑,如今却是多半都相信了。="" 折言在这里胡咧咧了大半天,这辰王府早就传开了,辰王也不晓得是抽什么疯将折言给带了回来。="" 不但是辰王府的人知道了,就是外面也不少人知道。="" 折言这么一闹,扇君辰和落月的关系自然也就更僵了,这自然不是一时半会能哄回来的。="" “你们说,辰王真的要册封那妖女为王妃吗?”="" “八成是,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 囧!!="" 远远的,折言就听到这两侍女这么说,瞬间觉得这人还真是会瞎扯。="" 她们到底哪只眼睛看到自己头上有大黄花两个字了?还花黄大闺女?="" 这两个字,用在折言身上,不合适,真的不合适。="" “站住。”="" 就在折言囧的不行的时候,一个冷怒的声音传来。="" 这不是别人,正是这件事的男主人公,扇君辰。="" “奴婢见过王爷。”="" “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眼下扇君辰这么一怒,刚才还窃窃私语的两个侍女,眼下是颤抖的跪在地上。="" 要知道,这扇君辰的脾气一直都不是很好。="" 刚才的话,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听到,眼下让她们再说一遍自然是不敢。="" “王爷问你们话呢,哑巴了?”="" 见侍女一个劲的跪在地上颤抖,扇君辰身后的人自然是怒意上前一声吼。="" 这不吼都颤抖成那样,眼下一吼更是什么都不敢说。="" “滚。”="" “还不赶紧滚。”="" 见扇君辰怒称这样,侍女自然是连滚带爬哦的跑了。="" 折言努努嘴,这些人的胆子忒小了些。="" 不过,眼下好像不是纠结别人胆子的时候,她还是操心一下自己,赶紧的跑路吧。="" 莫说,这扇君辰长的还真和念游之有几分相似,如此看的话,也算是个男神。="" 只是这脾气好像比游之差多了。="" 咳咳,她是不知道,这念游之的脾气也不好,每次也就是在她面前的时候很温润。="" 每次她不见了的时候,他都恨不得将她给抓回去好好惩罚修理。="" 只是每次在找到折言的时候,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也就不忍心再修理她罢了。="" ……="" 药王府。="" 因为折言的不见,念游之愤怒到极点,整个药王府都已经是一团乱麻。="" 那翻天覆地的感觉,所有人都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游之。”="" 兮然出现在念游之身后,很是担忧的看着他的背影。="" 此刻,念游之身上满是戾气,一种毁天灭地的气势。="" 如今是如此关键的时候,谁要是真的伤了折言,他真的无法保证,自己是不是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找到了吗?”="" “……”="" 折言,就是念游之的毒,每次在她出事儿的时候,念游之的心就无法平静。="" 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动情,没想到,会如此深刻。="" “是他带走了她是吗?”="" 见兮然不回答,念游之转身,一身雪衣,根本无法掩饰住他身上的戾气。="" 发丝如瀑,那种感觉,还真是如谪仙下凡一般,清冷的让人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那个他,说的自然是扇君辰。="" 念游之知道,扇君辰早就知道折言的存在,且还在他的药王府,如今,正是他想要好好利用的时候。="" 他想,这个人,必定不会放下这么好的机会吧?="" 只是没想到,这件事儿会来的如此快,还直接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放心吧,折言暂时还没见到皇上。”="" “那倒不是本王担心的,用言儿的身份来威胁我,他也太天真了。”="" “……”="" 念游之说的一脸淡然,原本这天下就没什么事儿能为难的了他。="" 在辰王知道折言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对策。="" 如今,扇君辰还真以为他抓到折言就能为难的了念游之?="" 只是,他会担心折言罢了。="" 要是扇君辰敢伤了折言,他也是会让整个辰王府陪葬。="" “她还好吗?”="" 一开口,他终究是将她摆在了第一位,这让兮然感觉心里不是滋味。="" 但他也相信念游之,这天下,哪里有什么事儿能为难的了他。="" 之所以将折言送走,其实也不过是担心有心人抓到折言,伤害到折言罢了。="" 不管折言的身份如何,于念游之而言,这大局都是影响不了的。="" 似乎,这一切都在他掌握的范围内。="" “还好,只是……”="" “只是什么?”="" 在听到兮然欲言又止的模样,念游之蹙眉,就怕这样真的有什么不测。="" “走吧。”="" “等等。”="" 见念游之就要出去,兮然自然知道,念游之是想去辰王府找折言。="" “也是啊。”="" 这妖星的名声,在盛兰可是早就传开了,苦于大家一直不知道这妖星到底是谁。="" 如今蹦出来个女人说自己就是那个女人,不但如此,还大言不惭的说辰王爱上了她。="" 但想想吧,也是那么回事,要不是辰王自愿将她带回来,她哪里能站在辰王府,站在她们面前。="" “所以,你们说他是不是个没良心的,既然都说了要娶我为正王妃,如今还在书房中和侍女厮混。”="" “……”="" 这话说的,大家都是面面相窥,辰王最喜欢的莫过于落月了。="" 只是,不管是侧妃还是正王妃的位置,那落月姑娘都不接受,即便是没有任何身份地位,在这府中却也没有人敢为难她半分。="" 辰王对她的喜爱程度,让侧妃们早就吃醋吃疯了。="" 如今折言说那落月是侍女,侧妃们心里自然是畅快的很。="" “好了,你也就不要和落月姑娘比了,人家可是王爷心尖上的人。”="" “他带我回来的时候,可说的是我才是他心尖上的人。”="" “……”="" 对于其中一位侧妃的话,折言几乎是梗着脖子吼回去。="" 这让大家都不说话了,因为大家都在想象,辰王说那句话的时候是个什么状态。="" 在大家心里,那辰王可不是个温柔的人,如今被折言这么一说。="" 大家心里都对辰王重新打上了分数,那就是‘闷烧。’="" 平时也就在她们面前一本正经。="" 咳咳,莫说,大家都觉得这折言还真是比落月长的好看,估计辰王也真的是用这样的手段哄回来的吧?="" 原本是半信半疑,如今却是多半都相信了。="" 折言在这里胡咧咧了大半天,这辰王府早就传开了,辰王也不晓得是抽什么疯将折言给带了回来。="" 不但是辰王府的人知道了,就是外面也不少人知道。="" 折言这么一闹,扇君辰和落月的关系自然也就更僵了,这自然不是一时半会能哄回来的。="" “你们说,辰王真的要册封那妖女为王妃吗?”="" “八成是,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 囧!!="" 远远的,折言就听到这两侍女这么说,瞬间觉得这人还真是会瞎扯。="" 她们到底哪只眼睛看到自己头上有大黄花两个字了?还花黄大闺女?="" 这两个字,用在折言身上,不合适,真的不合适。="" “站住。”="" 就在折言囧的不行的时候,一个冷怒的声音传来。="" 这不是别人,正是这件事的男主人公,扇君辰。="" “奴婢见过王爷。”="" “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眼下扇君辰这么一怒,刚才还窃窃私语的两个侍女,眼下是颤抖的跪在地上。="" 要知道,这扇君辰的脾气一直都不是很好。="" 刚才的话,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听到,眼下让她们再说一遍自然是不敢。="" “王爷问你们话呢,哑巴了?”="" 见侍女一个劲的跪在地上颤抖,扇君辰身后的人自然是怒意上前一声吼。="" 这不吼都颤抖成那样,眼下一吼更是什么都不敢说。="" “滚。”="" “还不赶紧滚。”="" 见扇君辰怒称这样,侍女自然是连滚带爬哦的跑了。="" 折言努努嘴,这些人的胆子忒小了些。="" 不过,眼下好像不是纠结别人胆子的时候,她还是操心一下自己,赶紧的跑路吧。="" 莫说,这扇君辰长的还真和念游之有几分相似,如此看的话,也算是个男神。="" 只是这脾气好像比游之差多了。="" 咳咳,她是不知道,这念游之的脾气也不好,每次也就是在她面前的时候很温润。="" 每次她不见了的时候,他都恨不得将她给抓回去好好惩罚修理。="" 只是每次在找到折言的时候,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也就不忍心再修理她罢了。="" ……="" 药王府。="" 因为折言的不见,念游之愤怒到极点,整个药王府都已经是一团乱麻。="" 那翻天覆地的感觉,所有人都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游之。”="" 兮然出现在念游之身后,很是担忧的看着他的背影。="" 此刻,念游之身上满是戾气,一种毁天灭地的气势。="" 如今是如此关键的时候,谁要是真的伤了折言,他真的无法保证,自己是不是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找到了吗?”="" “……”="" 折言,就是念游之的毒,每次在她出事儿的时候,念游之的心就无法平静。="" 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动情,没想到,会如此深刻。="" “是他带走了她是吗?”="" 见兮然不回答,念游之转身,一身雪衣,根本无法掩饰住他身上的戾气。="" 发丝如瀑,那种感觉,还真是如谪仙下凡一般,清冷的让人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那个他,说的自然是扇君辰。="" 念游之知道,扇君辰早就知道折言的存在,且还在他的药王府,如今,正是他想要好好利用的时候。="" 他想,这个人,必定不会放下这么好的机会吧?="" 只是没想到,这件事儿会来的如此快,还直接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放心吧,折言暂时还没见到皇上。”="" “那倒不是本王担心的,用言儿的身份来威胁我,他也太天真了。”="" “……”="" 念游之说的一脸淡然,原本这天下就没什么事儿能为难的了他。="" 在辰王知道折言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对策。="" 如今,扇君辰还真以为他抓到折言就能为难的了念游之?="" 只是,他会担心折言罢了。="" 要是扇君辰敢伤了折言,他也是会让整个辰王府陪葬。="" “她还好吗?”="" 一开口,他终究是将她摆在了第一位,这让兮然感觉心里不是滋味。="" 但他也相信念游之,这天下,哪里有什么事儿能为难的了他。="" 之所以将折言送走,其实也不过是担心有心人抓到折言,伤害到折言罢了。="" 不管折言的身份如何,于念游之而言,这大局都是影响不了的。="" 似乎,这一切都在他掌握的范围内。="" “还好,只是……”="" “只是什么?”="" 在听到兮然欲言又止的模样,念游之蹙眉,就怕这样真的有什么不测。="" “走吧。”="" “等等。”=""></:那就是‘闷烧‘></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