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76章:脸,好像也不够大

第176章:脸,好像也不够大



    cpa300_4();    第176章:脸,好像也不够大

    言下之意很明确,折言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给宫无尘带走。

    宫无尘让小童给出腰牌后,原本是一脸得意的看着折言。

    心道,我厉害吧?

    结果……哪知道那腰牌的面子在这些面前并不如那扇珍公主的大。

    这下可是让宫无尘的大男子心受到不小损伤。

    “你的腰牌,好像并不管用的样子。”

    “谁说的,你等着。”

    宫无尘直接是撩开帘子,看了看外面的人。

    那面上全是冷怒。

    “胆子不小,知道拦下本公子的马车是什么后果吗?”

    “属下只是带小姐回去,并无冒犯公子之意。”

    “……”

    “你的脸,好像也不够大。”

    “死丫头,你懂什么?”

    这可真是气坏宫无尘了,见过油盐不进的人,但就没见过如此油盐不进的人。

    这些人,还真是让人感觉到疯狂的厉害。

    宫无尘差不多是气的肺都要炸了。

    尤其是折言的话,更是让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

    “小童,给我上。”

    “……”

    说话不听,那就只能动真格的了。

    小童看了他一眼,心道,确定吗?这可是有很多人的样子。

    不过小童的武功也算是极好的,只是遇上这么多人的时候,他好像就没办法更多顾忌到宫无尘。

    “殿下,还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小童。”

    “属下在。”

    “等什么,弄死他们。”

    “……”

    宫无尘真的是气坏了,这些人还真的是一点都不识趣,当即也就只能不客气了。

    在他心里,这些人就是欠收拾。

    既然是欠收拾,那只能是好好的收拾一番才对。

    这下小童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当即就冲上去跟这些人打起来。

    公子说的对,照死里打!

    “看什么?一会死人了你该害怕了,走吧。”

    见折言傻愣的模样,宫无尘的大男子心总算是得到了一点点满足。

    带着折言直接上了马,在心里想着,这丫头也真是够彪悍的。

    直接是将他的马车砸了那么个洞,不用说,这马车指定也是用不了了。

    “其实你也不重啊,怎么就能将我的马车砸个洞?”

    “……”

    “还差点就压死我了。”

    “……”

    折言不说话,现在她是什么也说不得,真的是什么也说不得的样子。

    在说到那句差点压死的时候,折言的小脸都是一红。

    要说这宫无尘其实长的还真是和宫奕澈有几分相似。

    “你是宫奕澈的弟弟?”

    “你认识我哥?”

    岂止是认知,他们之间还有不小的渊源。

    “你胆子也够大的,他的名字你也敢直呼,不怕他杀了你么?”

    “自然是怕的。”

    在玄冥宫那段时间,真的是要吓死折言了。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时候,一个人的心里还真是有很大的阴影。

    这不,折言的小心肝都感觉被那宫奕澈给吓的颤抖了。

    好在,后来和念游之……

    想起念游之,折言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这几天他被关在竹屋里,按照念游之的力量,应该是早就找到了自己才对。

    看来,他是真的要和苏姜成亲了,也不打算管自己了。

    想到这里,折言心里就难受的厉害。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

    “我去药……”

    折言下意识的就要说出自己去药王府,但转念一想,人家都要成亲了,自己还去做什么。

    说不得,这次扇珍公主带走自己,他是巴不得也说不准。

    想到这些,折言心里就更加难受的厉害。

    “你到底要去哪里?”

    见折言不回答,宫无尘看上去也不是个有耐心的。

    当即就怒了起来。

    “你去哪里?”

    折言想了想,自己好像也真的是没地方可以去。

    “你不会是想和我一起吧?”

    “当然不是。”

    折言心道,她才不想和这人一起呢。

    哼哼唧,和这人说话总是被气死的份儿。

    “那你到底去哪里?”

    这宫无尘显然脾气上来了,这一时半会,也是怒火中烧。

    折言撇嘴,这人脾气如此的不好,光棍一辈子才好,哪个女人受的了他这脾气。

    “我暂时,也没地方去。”

    “什么?你不会是打算赖上我了吧?我跟你讲清楚,我们的身份不匹配的,我不会娶你的。”

    “……”

    “就算你刚才压了我,我也不会对你负责的。”

    “你放我下去吧。”

    这人说话,真是越到后面就越是难听。

    听的折言都感觉听不下去了。

    身份,匹配,配他大爷还差不多。

    折言有个预感,那就是这人必定是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不用问为何,这货不打光棍简直是可惜了。

    宫无尘原本就不是个脾气好的,且还是个傲娇的人。

    一听折言这般说,直接就放下了折言。

    “我走了。”

    “恩。”

    折言心道,这丫的早消失早好。

    宫无尘原本也没继续管她的意思,直接就要策马离去。

    只是,这才刚走了一步,似乎是想起什么一般。

    翻身下马,直接来到折言身边。

    “你干什么?”

    宫无尘突然的动作,让着折言瞬间全身戒备。

    他大概也是看出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很不削的将折言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你长的很好看。”

    “……”

    这人,停下来难道就是为了跟她说这些?

    说着,这宫无尘再次的打量了一下折言。

    “你是折言?”

    “恩。”

    折言不懂这人问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她忽略了,这宫无尘是宫奕澈的弟弟,在有些方面,和这宫奕澈还真是如出一辙。

    “你是雪颜公主?”

    “……”

    这人,还真是后知后觉么?不是该上次城门的时候就知道了吗?

    那个时候她的画像满到处都是,而后就传出了她的身份。

    没办法,这宫无尘有时候真是慢热的很。

    “你就是那妖星?”

    “……”

    这下折言更加无言以对了。

    很是怨念的看了宫无尘一眼,这是她无法揭露的伤疤,这人倒好。

    真真是让人崩溃疯狂的很。

    “我是妖星,所以,你还是离我远点吧。”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见折言如此委屈的模样,宫无尘也晓得自己说错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