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75章:快压死我了

第175章:快压死我了



    cpa300_4();    第175章:快压死我了

    她没受伤,但宫无尘却是伤的不轻。

    “我说,你这人还真是重,快压死我了,还不赶紧滚。”

    “……”

    这话听的折言很是不开心,心道,刚才她都滚了那么多圈了,这丫的竟然还想让自己滚,或到底要不要活了还滚!这让滚的事儿自然是没的商量了。

    “下去啊。”

    宫无尘真的要疯了,这丫头还真是将自己当肉垫子了,这天下最冤枉的,也就莫过于宫无尘了。

    在自己的马车里,毫无预兆的被砸就算了,还被人当肉垫子。

    “嗷嗷,对不起对不起。”

    折言赶紧的起身从他身上爬起来,这马车一动,折言一个没忍住直接就压了下去。

    “你还想强了我不成?”

    宫无尘是趴在马车板上的,原本感觉身上轻了,结果这又重重的压下来,当即就没好气起来。

    “你长的又不好看,还想让我强了你,美吧你。”

    这嘴上功夫,折言是很少吃亏的,遇上折言,也算是宫无尘的劫难。

    这不,马车在路上走的好好的,想着虽然没找到那妖星,优哉游哉的回去也是好的。

    结果折言直接掉下来,马车被砸了个大洞,结果这丫头说话还真是气人。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不好看了?”

    “说话这么不好听,人指定也是长的不好看。”

    “我说你,你砸坏了我的马车还说……”

    宫无尘翻身起来,在看到折言的时候,愣住了,也惊艳了。

    这愣住的,又岂止是宫无尘,折言在看到他那张脸的时候,也是愣住了。

    “是你?”

    “是你?”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得不说,在这里遇上也算是一种缘分。

    那简直是太有缘了,有缘的宫无尘的马车顶都被砸了个大洞。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掉下来的?”

    两个人再次异口同声,而后是相视一笑。

    宫无尘这些日子一直都不曾忘记折言,想起她和自己离开的时候。

    在想起在城外,被国师府的人带走,这一幕幕,这些日子一直盘旋在宫无尘脑海里。

    他一直都在想,这个女子到底是谁,和琉璃国师府到底有什么关系。

    但眼下,好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殿下,你还好吗?”

    “不好。”

    宫无尘动了动全身,那明显是一副不好的样子。

    再看了看着破掉的马车顶,而后再看了看折言。

    “你还好吗?”

    “我?我还好。”

    折言动了动身子,感觉是没什么地方被伤到的样子。

    她是好,但这宫无尘却是不好了。

    “你没事儿吧?”

    “我像是有事儿的人吗?”

    “……”

    这下宫无尘不说话了,真的没事儿吗?

    很仔细的看了看折言,看她是身上衣服都不曾破掉一点,不禁更加怀疑了。

    “你从什么地方滚下来?”

    “很高的地方。”

    这不回答还好,这一回答,宫无尘更加的抓狂了。

    很高的地方,将他的马车砸了个洞不说,还差点将他给砸的散架了。

    结果这人是什么事儿都没有?

    “你真的没事儿?”

    “我该有事儿吗?”

    折言也是被这人问的烦躁了,就没见过这么烦躁的人。

    真真是让人感觉很是抓狂。

    “站住。”

    就在两人都很是抓狂的时候,原本就已经破了顶的马车,直接是围上来十几个人。

    不用说,这些人都是来抓折言的。

    “小爷,你们是有什么事儿吗?”

    随侍很是恭敬的笑脸,人在江湖走,自然是要多笑笑。

    人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可是这随时,这杀手面前,好像是笑脸也没用。

    “马车里都是些什么人?”

    “马车里,是我家公子啊。”

    “让你家公子出来。”

    这些人的声音折言是再熟悉不过。

    宫无尘看了折言一眼,折言淡淡点头,那意思很明确,这些人是来抓自己的。

    “他们都是什么人?为何要来抓你?”

    上次在琉璃的时候,折言就被国师府的人带走,这段时间那国师的身份也被揭穿。

    琉璃他们是回不去了,所以眼下这个时候,来抓折言的,在宫无尘心里也就自然变成了念游之的人。

    “他们是扇珍公主府的人。”

    “呵呵,你到底什么时候又惹上那个女人了?”

    宫无尘不知,自己一直在找的妖星就是眼前这折言。

    “我,我……”

    “我什么我,还不赶紧滚出去。”

    “什么?”

    “什么什么?我可帮不了你,这人来了这么多,我也打不过。”

    “……”

    这人还真是让人愤怒的厉害?折言是真的很愤怒,一脸怒容的看着宫无尘。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人竟然……

    好歹吧,也算是朋友,不说一个朋友,半个总是有的吧?

    但眼下这么看的时候,感觉这人还真是半点出手相助的意思也没有。

    “他们要杀我。”

    “跟我没关系。”

    “……”

    这人,还真是无情的很,咳咳,他和折言好像原本也没什么情。

    “什么?他们要杀你?”

    “恩。”

    这下宫无尘终于彻底认知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女人惹到的可是扇珍公主。

    这不是念游之的人,那么她被抓住指定是死翘翘了。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这句话折言爱听,只是,保护的了吗?

    “里面的人,赶紧出来。”

    “不用了,老子告诉你们,你们要找的人就是老子的朋友。”

    “……”

    一句话中带了好几个老子,折言也真是醉了。

    也不晓得这些人有如此年轻的老子会是什么感觉?

    “大胆,什么人?”

    那些黑衣人明显的是怒了。

    这么多年,一直有扇珍公主他们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被人敬仰的。

    眼下这人的语气,完全就是不将扇珍公主放在眼里。

    “小童,难道你就不会用爷的腰牌赶走这些人吗?”

    “是公子。”

    小童一听,赶紧将这宫无尘的腰牌递上去。

    结果,这些人一看,面上瞬间是恭敬了不少。

    只是,即便如此,也丝毫没有放行的意思,毕竟他们听命的是扇珍公主。

    “可以走了吗?”

    “公子可以走,但马车上的女子,请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