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71章:这一生一世

第171章:这一生一世



    cpa300_4();    第171章:这一生一世

    有兰儿在的时候也就罢了,只是没有言儿后,他确实是每天都帮她。

    看中铜镜中的彼此,明明是这样近,但却也让人感觉到似乎很远的样子。

    “游之。”

    “恩?”

    “你会一直帮我梳头的对不对?”

    “恩,不说生生世世,那样太长了,就这一生一世,我是这样想的。”

    “……”

    念游之说的很现实,也说的很温暖。

    生生世世,谁能保证的了。

    但眼下,就这一生一世,他必定是会好好保护她,爱护她。

    “言儿很喜欢的对不对?”

    “恩,很喜欢。”

    他们之间没有多少轰轰烈烈的爱,但这一刻的举案齐眉,却是多少女子羡慕的。

    花无心曾经说,她对折言是嫉妒的,甚至是恨的。

    因为她能轻而易举得到一种叫着念游之的爱。

    这种爱,是天下多少女子都想得到的,但终究是被折言轻而易举的拿到。

    可她恨的是折言不懂珍惜。

    眼下,折言对这份爱,真真是已经是珍惜到骨子里。

    ……

    两人携手一切吃早餐,自从找到血温玉后,折言的药膳粥就取消了。

    感受到身体被血温玉很好的将养着,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之味。

    “游之,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药王宫?”

    “……”

    折言的话,让念游之拿着调羹的手都是一僵。

    一直以来她都很是执着的真相,昨日兮然的话想必也是让她想到了那真实的真相。

    按照她的性格,不是该去南璃找那隐退的先皇吗?

    白贵妃的死,是她这些年心里的心结,难道她就真的如此容易就放下了吗?

    “游之,真相对一个人来说很残酷,但面对的是亲人的时候,有些东西该放下,自然还是要学会放下。”

    “……”

    这一刻,她说的是那样坚定,她的神色亦是那样懂事儿。

    以前不曾有的成熟,这一刻是展露无遗。

    看来,这件事儿对她的打击是真的不小。

    但也没想到,她会是如此豁然的人。

    “言儿?”

    这样的折言,念游之有些不敢相信。

    她的性格,一直以来念游之都很是了解,没有质问,也不是逃避,只是不想再知道什么了。

    但确实,那也是真相的全部了,再知道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还是喜欢在药王宫的日子,杀了母妃,该是他伤心才对,他这辈子大概都要活在那万劫不复的痛苦中才对。”

    她在笑,小脸上始终都是淡淡的笑意,可这份笑意,让人看着很是心疼。

    她口中的那个他,说的自然是自己的外公,也对,逼死自己的女儿,他应该是这世上最痛苦的人才对。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成亲?你莫不是真要让我等你三年吧?”

    在说到这个三年的时候,折言小脸明显的不舒服了。

    “三年。”

    在这个三年的问题上,念游之似乎是很执着。

    这说的折言小脸一撇。

    “好,这三年你都不准再碰我一下。”

    “……”

    念游之想的是,这三年时间要处理好一切事物,这是他的底线,也不会让折言等三年以上的时间。

    早上的时候,折言就不准自己碰她。

    然,现在又是三年都不准碰她?

    “言儿,为何三年都不准碰你?”

    三年,呵呵,这丫头想的还真是美。

    简直是美到让念游之都忍不住咂舌。

    “游之,我的医术是你教导的,我相信你应该知道,这三年对我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

    折言的话,让念游之沉默。

    她话中的意思,念游之自然是明白的。

    否则,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要是还不明白的话,那就白教导她了。

    “言儿,你不想要我们之间的孩子吗?”

    她刚才的话,意思很明确,这三年他们没有成亲,她也愿意等他这三年。

    但唯一的要求就是,这三年念游之不能再碰她。

    她在担心,担心这三年没和念游之成亲便有了孩子。

    “我想有,但是必须是我们成亲以后。”

    她自然死想要和念游之的孩子,但这三年都不是时候。

    对此,念游之也不反驳,只要这丫头愿意跟自己在一起,只要她愿意等自己就好了。

    ……

    吃完早膳后,念游之就出去了,看的出他最近是真的很忙。

    折言百无聊赖,她现在不管去哪里都是比较惹眼的人,故此,她做的最多的,自然也就是在府上哪里都不要去。

    “你们在干什么?”

    折言很无聊,是真的很无聊。

    在药王宫的那些年,她除了学会了艺术之外,对于其余的女红一类都不在行。

    所以她现在打发无聊时间,也就只有在府上走动。

    不知不觉,就走来了景儿的房间,芙蕖在外面不停的敲门。

    “小姐,景儿好像是病了。”

    “病了?”

    “恩,早膳都没吃,也不愿意开门。”

    不愿意开门?那是什么病?

    芙蕖看到折言就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只是折言对她可没有了以往的感情。

    毕竟,对于一个不是情敌的情敌,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多少好感。

    “我来看看吧。”

    折言拿过她手里的东西,两人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

    芙蕖其实心里也很内疚,那日,她其实对念游之是真心心动的。

    只是没想到,会给折言带来如此大的伤害。

    “我进去看看,你下去吧。”

    “好。”

    景儿不愿意开门,大概也是嫌弃芙蕖啰嗦之类的。

    折言推开门,屋子里的窗户全都关了起来,虽然是大白天,但光线也是受到一定影响。

    在看到景儿躺在床上,她没说什么,只是上前将手轻轻搭在她额头上探了一下。

    在没有发烧的情况下,她自然是要探脉。

    “不要看了,我没事儿。”

    就在折言疑惑这人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的时候,景儿终于开口说话了。

    平时,语气说景儿和芙蕖等人是她的丫鬟,倒是不如说是念游之派来保护她的。

    故此,她们之间也没多少尊卑之分。

    “没事儿,为何不吃早膳?”

    折言的语气很淡,这个时候,她大概也是看出景儿心里不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