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69章:像是说好话的人?

第169章:像是说好话的人?



    cpa300_4();    第169章:像是说好话的人?

    这里面的曲折,折言就是再如何聪明,也算不过这盛兰的谋士。

    这些人是心思缜密,折言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言儿,其实……”

    “游之,我有件事儿要问你。”

    忽然,折言像是想到什么一般。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复杂的事儿,她万万没想到,这琉璃太后竟然还是念游之的姑姑。

    “当年,我娘的事儿,和你到底有多大关系?”

    “……”

    “还有,我是妖星转世的谣言,是不是从盛兰传出来的?”

    这件事,就算是巧合也说不过去。

    真相,真相,这一切都是那样迷迷糊糊的感觉。

    这些人物的关系,还真是千丝万缕的感觉。

    “还有,郝天瑾和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折言感觉这一切很乱,真的很乱。

    乱的她一时间都有些分不清方向。

    郝天瑾,念游之,这些都是对她来说很是重要的人。

    但好像,这些又不是那么简单。

    “你们到底对琉璃做了什么?你们有到底对我娘做了些什么?”

    忽然,折言的情绪瞬间就失控起来。

    事情到这一步,念游之没想到折言会聪明到如此地步。

    就算是他什么都不说,简单一句话,就能让她分析出那么多事儿。

    如此反应,若是在朝堂上的话,想必,她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吧?

    “言儿,你听我说。”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不要听。”

    折言感觉自己的心就快要炸开来。

    那种感觉,真真是难受的很。

    阴谋,好像瞬间就感觉全身周围全是阴谋的感觉。

    “言儿……”

    “……”

    折言一时间根本无法整理清楚这其中曲折。

    转身就要离去,她需要安静一下,需要好好静静。

    需要找个只有一个人的地方,好好整理一下思绪。

    念游之是想也没想的拉住她。

    “你放开我,求你。”

    那语气,满满是祈求的味道。

    折言不会忘记自己为何要出药王宫,更不会忘记在琉璃的时候,太上皇给她说了那些之后的痛苦。

    但即便如此,那个时候她依旧相信念游之,相信他不会那样做……

    可眼下,还能相信吗?这其中的曲折,还能相信吗?

    看着她如此痛苦的模样,念游之也很是心疼。

    伸手想要安抚那痛苦的小脸,而折言却是轻轻避开。

    “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言儿,不是我不让你冷静,而是这个时候,你必定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我只是想……”

    “好了,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想听,让我安静一下,好吗?”

    “……”

    终究,她还是挣开了他的手离去。

    痛,是真的很痛的感觉。

    看着她的背影,念游之终究是没追上去,让她冷静一下也是好的。

    ……

    凉风阵阵,吹的窗户外的树枝沙沙作响,更是吹的人心测凉。

    白衣胜雪的念游之,总是给人如谪仙般的完美。

    即便是在如此忧伤的神色下,他依旧美的惊艳绝伦。

    “怎么样?到现在这个时候,还不愿意告诉她真相?”

    “兮然,我错了吗?”

    “是,你错了,你错的很是离谱。”

    折言出药王宫原本就是打算找到白贵妃被害死的真相。

    而念游之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告诉她,哪怕是恨她这个师父,他也愿意独自去承受她的恨意。

    也不愿意让她知道真相承受那巨大的痛苦。

    “或许,知道真相,比恨你会好受一些。”

    “是吗?”

    兮然的话,让念游之很是诧异。

    兮然看了一眼茫然的念游之,叹息一声,果然,想要过于保护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是迷茫的。

    “你只是知道,她知道真相后后痛苦。”

    “……”

    “可曾想过,恨你这个陪伴在她身边十多年的人,才是最痛苦的,她对你……终究是有心。”

    这一次,兮然没有任何保留的对念游之说出这些旁观者才看的清楚的话。

    要是折言对他无心的话,也不会将自己完全的交给他。

    要知道,在那丫头的心里,念游之是她的师父,曾经是她最难以跨越的鸿沟。

    所以,恨自己爱的人,那是才是对折言最残忍的事儿。

    “或许,你说的对。”

    那只是或许,但念游之也担心,她真的知道真相后,心里会很痛很痛。

    她已经是那样疲惫不堪,走早这真相的路上,真真是让人痛苦的折磨。

    ……

    凉风潇潇,青丝飞扬。

    折言一身水红色裙装站在窗前,比起念游之的谪仙之美,她更有几分红莲般的清澈不妖。

    活跃了那么多年的星辰眸中,此刻是浓浓的忧伤之意。

    她很相信念游之,一直都很相信。

    曾几何时,在自己被当成妖星转世的时候,她认为自己是很无辜的。

    可遇上帝羽后,她不觉得自己无辜,甚至,也认为白贵妃并不无辜。

    只是,当念游之的那句话,让她串联起其中的曲折后,她心里还是痛了。

    对念游之的信任,也一度的动摇起来。

    “很难过?”

    不知什么时候,兮然出现在她的背后,看着那娇小的背影,心里一时间也有些不忍。

    念游之说让她冷静一下,就这个样子,冷静能冷静出个名堂也就奇怪了。

    “你是来帮他说好话的吗?我不想听。”

    兮然一直是念游之身边的人,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折言自然而然的就认为这人是要帮念游之。

    眼下,她只想好好的冷静一下,不想被任何人误导。

    当真相被一层一层拨开的时候,她的心痛了。

    要是……她不敢想象,要是念游之真的和害死母妃脱不了关系的话。

    她要如何面对念游之,死后又该如何面对母妃?

    痛,真的很痛。

    她这个时候甚至是痛恨这样的自己。

    原本这件事的真相就朴素迷离,在真相没有大白之前,她怎么能对念游之动情呢?

    自己完全属于他的时候,那个真相,却也是那样的痛彻心扉。

    “呵呵,你看我像是要说好话的人吗?”

    “……”

    “折言,你知道的,你这身份,我当然是希望你离他越远越好。”

    “……”

    “要是你乖一点不出药王宫,没人会阻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