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平时不够乖吗?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168章:平时不够乖吗?

    见念游之这么说,扇珍公主的面色也是凌厉起来。

    这些年念游之不在盛兰。

    她几乎是使出浑身解术不让辰王顺利登上太子之位。

    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这个哥哥。

    眼下他都说了什么?不在话?

    他当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是什么?和辰王斗的你死我活,好几次都险些丢命。

    “扇珍,本王这次回来是有别的事儿。”

    当时会回来,是因为他知道了血温玉的下落。

    再有就是,他其实也和宫奕澈一样的想法。

    那就是想找到那流言的起源,一味的守护,终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到底什么事儿比皇位还要重要?”

    “……”

    皇位吗?他好像从来不曾有那想法。

    那些年,在琉璃为盛兰做的事儿太多太多了。

    这一次,他只想想为折言。

    “扇珍,你一直都知道,我无心皇位。”

    “看来,你还真是习惯念游之这身份了。”

    “……”

    念游之,这个身份用了这么多年,他自然是习惯的。

    不但习惯,而且还很喜欢,因为这身份是和折言在一起的身份,所以他是异常珍惜。

    “她不能留在这里,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

    扇珍说的很是绝对,在朝堂这些年,她有及其敏锐的洞察力。

    所以,在这件事儿大家都还不知道的时候,她是最先得到消息的那个人。

    辰王只是知道妖星降落在了盛兰。

    却并不知,折言此刻就在念游之的药王府上。

    “事情了结后,本王会带她走。”

    念游之说的很是坚定。

    那个时候,她也不必要躲藏了不是吗?

    他想要给的,也是他们后生不管走到哪里都哼安然的宁静。

    “你疯了是不是?”

    “……”

    疯了,是疯了,为她疯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这后半生一起疯狂。

    扇珍公主原本对折言的印象就不是很好。

    被念游之这么一闹,她的内心深处,自然也和这些俗人一样认为折言是妖孽转世。

    ……

    “言儿。”

    “恩。”

    “以后要是遇到一个叫扇珍的人,你要乖一点知道吗?”

    “啊?我平时不够乖吗?”

    折言看着念游之绝美无双的脸,很是诧异。

    一时间也没明白这念游之说的是个什么意思。

    乖,这个词包含的意义实在是太过广泛。

    以前在玄冥宫听到这个字的时候,折言总是很蒙圈。

    因为这宫奕澈要求的乖,和念游之要求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乖巧。

    “在游之心里,什么样的才是乖?”

    这个一定要问清楚了,当时为了这么个字,那宫奕澈也是没少为难自己。

    故此,眼下折言也算是多了个心眼吧。

    念游之淡淡看了她一眼。

    “就是和药王宫那样的。”

    “好吧。”

    只要有这么个定义,折言也就放心了。

    和药王宫一样的,那个很好办。

    因为这些年,就算是压下真实的自己,她好像也习惯了那样活着。

    其实,那样活着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很轻松不是吗?

    “不过,扇珍是谁啊?你好像很紧张她的样子?”

    念游之一看她这询问的眼神。

    瞬间明白了这丫头的心思,上次因为苏姜的事儿。

    眼下这扇珍,看来不说清楚她是不会好好和自己在一起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

    “审问的表情。”

    开什么玩笑,这扇珍一听就是个女人的名字,她可是要好好的问清楚了。

    不然的话,到时候遇到,那事儿就大发了。

    “她是我妹妹。”

    “啊?”

    这消息,对于折言来说也算是非常劲爆的。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以为,以为这念游之是一个人。

    那么大的药王宫,那样的势力,她完全以为只是念游之一个人。

    而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有妹妹。

    “你有妹妹?”

    这显然是非常怀疑的表情。

    不用说,住在药王宫这些年,扇珍不曾出现过。

    而且,也不曾听到念游之提起这个人。

    “她是这盛兰的公主。”

    “啊?”

    这下折言就更加不太明白了。

    扇珍是这盛兰的公主?

    那么念游之呢,他和扇珍到底是什么样的额兄妹关系?

    “那你呢?”

    折言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皇室的人,扇珍是公主,那么念游之也必定是皇室的人。

    她有些晕,即便是她脑瓜子一向都转悠的很是快。

    但眼前,好像还是很晕的样子。

    “我是药王啊。”

    “……”

    药王,是药王没错。

    在身份这件事儿上,念游之好像表面上不曾瞒折言什么。

    但眼下,对折言来说,这件事儿却是尤为复杂了起来。

    扇珍是盛兰公主,而念游之,是药王,也是……也是琉璃国师。

    瞬间,这一切就如是漩涡一般,让折言感觉自己被卷进去出不来一般。

    慌乱,眼前的一切都看不清。

    “可是,你的妹妹是扇珍公主,那你呢?你和盛兰皇室是什么关系?”

    “我是药王。”

    药王,药王,这两个字,这些年是那样熟悉,但眼下,好像有事那么陌生。

    在药王宫的时候,折言对这三国鼎立的事儿那是看的非常熟悉。

    只是眼下这三言两语,她也是晕乎的厉害。

    “那你和皇室到底什么关系?”

    这才是折言最想知道的问题关键。

    “我是药王。”

    “……”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明显是有种被忽悠的感觉。

    是真的感觉被忽悠了。

    有忽悠人的,但就没这样忽悠人的。

    “我知道你是药王,但我更想知道你和这里的皇帝什么关系。”

    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但她还是很想念游之亲自告诉她,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其实,就算他是皇室的人,她的身份也是配的起他的。

    只是,她这身份如今的尴尬,是她无法言语的痛楚。

    “我是药王,皇帝自然是我爹了。”

    “……”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

    原来这么多年,她一直都不知道念游之竟然还和皇室有这么一段关系。

    当时说他是琉璃国师的时候,她就够震惊了。

    眼下,这该用什么来形容?阴谋吗?

    “那你为何会成为国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