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67章:没事儿就想到死

第167章:没事儿就想到死



    cpa300_4();    第167章:没事儿就想到死

    这话,让宫奕澈更是陷入了沉思。

    一时间没太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应该是不认识。”

    “……”

    这下宫奕澈就更加不明白了,不认识去凑什么热闹?

    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一种不安。

    “那就让雷月过来。”

    “是。”

    终究,这件事儿也是迫在眉睫。

    在折言这件事儿上,宫奕澈始终都是比较心急。

    他不能陪在她身边,但却很想让她安然的活下去。

    虽然他也明白那个人一定会护她周全,但护和给,却是不一样的意义。

    就算是密不透风的墙,也总是有疏漏的时候。

    可若是给了,她必定能后身安然。

    这就是他对她的感情,就算不能在身边,也要让她安然。

    好像,他其实明白,爱不是强求,更像是成全。

    但在宫奕澈眼里,永远不会有成全两个字。

    他只是想好好的给予,然后再拿回来。

    天下人从生下来就有的自由,而折言,却是成为了奢望。

    那个谣言,那个身份,困扰了折言很多年,当然,也困扰了念游之很多年。

    这些年,念游之要做的,无时无刻不是要护她周全。

    ……

    盛兰。

    折言和念游之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露出小孩子心性。

    “游之,我感觉,我好像不会死了。”

    “你很想死吗?”

    “不想。”

    哼哼唧,谁会没事儿就想到死。

    咳咳,但她好像是经常想到自己会死,没办法,得到这么个身体,也是她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儿了。

    是够倒霉的,随时都在吃药,却要随时面临生死问题。

    “那你还提?”

    “我就是想想嘛。”

    “想死的事儿?你的思想还真是够别致的。”

    折言无限囧!!

    念游之不说她倒是没发现,被这么一提醒,这思维好像是很别致的样子。

    “游之,一个人有事儿没事儿都想到死的话,那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有潜在自杀的危险?”

    “又想到自杀了?言儿,你的思维还真是特别的很。”

    囧囧囧!是啊,这思维还真是特别的很。

    刚想到的是死的事儿,眼下又想到自杀的事儿了。

    咳咳,不得不说,这还真是让人感觉到疯狂。

    “还想干什么?跑吗?”

    “恩恩。”

    等等,自己没这意思啊。

    看着念游之瞬间黑下来的脸色,折言是有些欲哭无泪了。

    她是真的没那意思啊。

    结果的结果不用说,都是这念游之框自己的。

    “言儿想跑?”

    “没有没有。”

    开什么玩笑,现在就是给她胆子,她也不敢跑好不好。

    看着念游之无限放大的妖孽脸,折言真的是很想哭了。

    只是,好像现在是哭也不管用。

    折言也不知为何,和念游之在一起后,她就发现这师父以前骗了她。

    那些个温柔的表象全是骗人的。

    这么霸道的人,到底是个什么娘生的。

    “以后还想跑吗?”

    某人一脸餍足的看着折言,原本该是温润的目光此刻带有些许危险看着折言。

    似乎她只要说个‘想’字的话,那下一刻绝对是再次的被扑。

    “你不要再这么对我,我就不跑。”

    “哪样对你?”

    看着折言如小鹿,念游之就很想逗逗她。

    折言是一脸娇羞惊慌失措。

    每次跟他谈这个问题,到最后都是她最吃亏。

    所以,还是算了吧,用这样的方式跟他谈这样的事儿,显然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在某人威胁的眼神下,折言是无比的服软。

    不服软不行啊,不服软的话,念游之就会很危险。

    这份危险,折言认为自己是承受不了了。

    霸道,眼下这念游之在折言心里就剩下霸道了。

    ……

    许多事情,都是在冥冥之中注定。

    不管念游之再是如何厉害,有些事儿终究还是不受控制。

    “皇兄,那个人,在你这里对吗?”

    语气很轻很轻,但却也有些淡淡的力量所在。

    念游之看了她一眼,沉默的点了点头。

    书房中,盛兰的扇珍公主和念游之并肩而立。

    两人的神色皆是严肃。

    得到念游之肯定的答复,扇珍公主脸上的神色更是凝重。

    “你可知道,她会给盛兰带来什么?”

    “她是无辜的。”

    “是,我们也很无辜。”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扇珍公主面上露出了些许伤痛之色。

    无辜,这天下,谁不无辜?

    因为没有公平,所以就会有很多无辜的人。

    “你消失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她吗?”

    “是。”

    对于折言和自己的关系,念游之不想隐瞒任何人。

    就算是经历那样的真相,折言还在他身边,这份阻扰他们都能克服。

    如今这小小传言,于他来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

    “……”

    念游之的话,终究是让扇珍公主很是痛心。

    折言是谁,这天下人都很是畏惧她的存在。

    “皇兄,虽然父皇将你派去琉璃做内应,我和母后都很怨恨他,但现在这是盛兰。”

    “……”

    “我不想你成为盛兰的罪人。”

    真相,原来这就是真相。

    要是折言真的知道,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念游之,是盛兰的二皇子,如今的药王。

    原来,这药王的身份,也并不是说说那样简单。

    世人都知道药王,但却不知,这药王是盛兰的药王。

    因为他医术了得,加上皇上也想让他行事儿方便,所以就直接就受封了这天下人称为的药王。

    “辰王那边要是知道的话,必定是有所动作。”

    扇珍公主很是担忧的说道。

    如今这盛兰还没有太子殿下。

    念游之回来的动作,想来也是有所动作。

    “我不在乎。”

    “……”

    他的话,让山镇公主一愣,不在乎?不在乎那是个什么意思?

    不在话的话他回来做什么?

    药王和扇珍公主是同母所生,所以这扇珍公主很多事儿自然是要为药王考虑。

    其实再有就是,这扇珍公主才朝堂上的地位也是不浅。

    所以就这么一看,她身上还真有几分女王气息的感觉。

    这也是盛兰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参政的女人。

    “你说什么?”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