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59章:冷不丁的带一凡人

第159章:冷不丁的带一凡人



    cpa300_4();    第159章:冷不丁的带一凡人

    只是,他心里也在打一个主意。

    至于是什么主意不用说,这宫无尘有些地方还真是和宫奕澈是如出一辙。

    比如这出牌吧,他总是能不按照常理来。

    ……

    妖界,给人的感觉总是那样繁花似锦,这里没有四季之分,只有界限之分。

    不停的界限,就有不同的气候。

    燕界,总是那样四季长春,让人感觉带很是诧异。

    也怪不得就是蝴蝶妖孽也喜欢往沿街跑。

    “无花,你说,这凡人为何就这么奇怪呢?”

    “比起凡人,我觉得你更奇怪。”

    “本王哪里奇怪了?”

    对于无花蝶王的话,帝羽是一脸的不高兴看着他。

    轻轻的将一颗棋子给放在棋盘上。

    无花的话,让帝羽感觉到很是不高兴。

    “你有事没事一直提那个女人干什么?”

    “没有,我只是说凡人。”

    “那一定是你想起了那个女人。”

    对于这个问题,无花蝶王很是肯定。

    心道,以前他们之间的话题可从来不会和凡人扯上任何关系。

    如今这也不晓得是怎么了,总是会有意无意的提起那凡人。

    不得不说,这让人感觉很是不爽。

    尤其是无花感觉很不爽。

    “没有,只是感觉好奇。”

    “你以前可不会好奇。”

    以前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纠缠的是妖界要如何发展。

    到底是什么时候了开始,也纠缠起这个问题了?

    凡人?那在他们的世界中到底是如何渺小?

    渺小的都让他们是不值得一提。

    “你变了帝羽。”

    “没有。”

    不管这无花蝶王说什么,帝羽都是一副不承认的模样。

    开什么玩笑,她现在是什么都不能承认的好不好?

    他不会承认自己是真的有意无意就去想起折言。

    对于妖来说,那就是想想都感觉是耻辱。

    “还说没有,那天你冷不丁的带一凡人回来就算了。”

    “……”

    “最后还直接的不让人走,更奇怪的是,人家都回去人间了,你还将她给抓回来。”

    “……”

    “你知道你这像什么吗?”

    “像什么?”

    “像是霸道的不放手。”

    这蝶王的话还真是毒,毒的这帝羽一时间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心道,自己真的不放手了吗?

    不过想想的,第一次送她去人间,她欺骗了自己,那个时候他是真的很生气。

    所以是想抓回来好好修理一番的。

    这宠物如此不听话,自然是要好好训练。

    可他从来不敢问自己,问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将她当宠物。

    “不可能。”

    帝羽想了想,那个时候,他一定是因为折言欺骗他才会那样。

    他是不会对一个凡人有那样的感情的。

    “你就是爱上她了。”

    “没有。”

    对于蝶王的这个问题,帝羽更是想也没想的回答。

    就是想起凡人都感觉很烦躁,要是爱上的话,那对妖来说必定是万劫不复。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无花也是懒得很他争辩。

    和这帝羽在一起,他最喜欢的就是下棋了。

    哼哼唧,还说没爱上那个女人,这连续好几回和她一起下棋都总是输。

    这在以前可是从来不会有的事儿。

    如今这样心不在焉竟然还不承认。

    ……

    盛兰,这段时间念游之和折言的关系非常好。

    至于好到什么程度,反正就是……,没事儿的时候两人就直接腻歪在一起了。

    只是,在折言心里一直有个心结。

    那就是原本他们现在都在一起了,可这念游之对他们婚事是只字不提。

    这倒是让折言心里很是不舒服。

    “师父。”

    “叫游之。”

    折言再次的撇嘴,心道自己这暗示的也够明确了。

    为啥就是不懂呢,为啥他就是一直的不懂呢?

    想到这里,折言的心感觉就要沉入谷底一般。

    那样的事儿,总是不能让她去主动吧?

    “师父……”

    “恩?”

    见折言依旧如此,念游之的声音也就危险起来。

    不得不说,这样的声音在他们之间已经是成为一种暗示。

    每次折言在不乖的时候,念游之总是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以示警告。

    要是折言还执意如此的话,那么他就只有来硬的了。

    身体力行的告诉她,惹怒他之后是什么样的后果。

    “我们没成亲,只能叫师父。”

    “……”

    折言这话让念游之心里咯噔一下。

    感情这丫头一直都在计较这事儿呢?

    其实没有一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婚礼,也没有一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洞房。

    他们的第一夜因为自己的猜忌,所以也就那样简单的过了。

    如此,在他们之间也算是一种遗憾。

    “言儿?”

    “……”

    不说话,沉默,哼哼唧,自己说的如此明确了,难道还不懂么?

    以前说要娶自己的,说什么盛兰的事儿一过就成亲的。

    眼下这成亲到底是要什么时候嘛?

    以前折言是逃婚,但现在她和念游之都走到这一步,她得赶紧的把自己嫁出去。

    “师父你到底娶不娶我?”

    “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我去嫁给别人了。”

    哼哼唧,现在她主要是把自己嫁出去。

    既然这念游之不娶自己,那她也不管是嫁给谁了。

    果然,这话一出,念游之的眼神就危险了起来。

    定定的看着折言,半响都不肯放过她。

    那眼神的危险,似乎就要将折言直接的吃进腹中一般。

    一个女人,在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言儿,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说……”

    看着念游之这般危险的眼神,一时间折言也不晓得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被他如此危险的看着是吞口水都有些囫囵。

    “那个,那个我的意思是,在成婚之前,你都不准在对我做那种事儿。”

    “哪种事儿?”

    “……”

    折言被反问的,小脸更是红成一片。

    她可没有念游之那般脸皮后,其实芙蕖的话也是很有道理的。

    要是被传出去他们还没成婚就住在一起,那样的名声可都算是毁的干干净净了。

    虽然她不懂矜持和节操,但是对这名声是十分看重。

    看到折言如此别扭,念游之忍不住就是一笑。

    “言儿很想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