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56章:血温玉

第156章:血温玉



    cpa300_4();    第156章:血温玉

    她很少主动,第一次主动的时候是为了逃避念游之的审问。

    如今这般主动,让念游之心里的柔软狠狠撞击在一起。

    一把将折言抱在怀中,反被动为主动,狠狠的纠缠在一起。

    他们都是爱着彼此的,只是,同时也都在患得患失。

    在彼此心里,他们都太过于完美,所以得到了……却更害怕失去。

    “药王。”

    就在两人坦诚相待的时候,一个声音很不和实际的响起。

    语气听上去有些焦急。

    可在这个时候,要是被打断,那对一个男人来说是非常恼火的事儿。

    “滚。”

    念游之很是愤怒的对门外那个声音怒吼。

    看的出,现在被打断,他心里到底有多不舒服。

    “那个,苏姜小姐来了,说她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

    苏姜??念游之听到这个名字浑身一愣。

    而折言却是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他,很显然,这个名字在这样心里是陌生的。

    甚至说,是一次也没听到过。

    “言儿,等我一下。”

    “啊?”

    折言很是懵懂,念游之心里虽然恼火,但也很无奈。

    起身快速穿好衣服,给折言捏好被角,轻轻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眼里满是疼惜与不舍。

    但这个人,对念游之来说很重要,对折言来说也很重要。

    折言什么话也没说的钻进被子里,那模样很显然就是生气了。

    “言儿,乖……不要生气,这一次可都是为你。”

    这话说的很轻,但折言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为自己吗?苏姜……只是听这名字就感觉到那女子一定很漂亮。

    刚才他们在如此关键的时候,他竟然为那个女子停下了一切动作。

    折言也是有脾气的人,这般的念游之不禁让她感觉到有些恼羞成怒。

    死死的将自己捂在被子里一句话也不说。

    看着她这般模样,念游之叹息的摇摇头,嘴角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其实在她内心深处,还是很想和自己在一起的不是吗?

    如此想着,心里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

    “苏姜,总算是等到你了。”

    苏姜,是念游之小时候就有的朋友。

    很多年没见过面了,但彼此的感情却是一般人无法诉说的。

    苏姜如今是丞相府的千金,但这人生性比较爱玩,过着的是普通百姓的日子行走在江湖中。

    她的行踪一直都很是飘渺,想要见到她的人并不容易。

    这念游之来到这盛兰已经是两个月时间才见到她,也实在是不容易。

    “呵呵,收到你的消息我就立刻赶回来了。”

    “一会你还要走?”

    “那当然。”

    苏姜哪里是在家待的住的人,这不?见完念游之就要离开,指定是自己的父母都不去见一面的。

    要是她父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女儿,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

    “长话短说,到底有什么事儿?”

    见念游之沉默,苏姜很是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她心里是在烦躁。

    刚才,就在刚才,这么多年没见到念游之。

    但没想到,他如今是如此完美的男人,在刚才那一瞬间,她竟然被念游之的美色给迷惑住。

    行走天下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

    如此侠女,有这样的情况自然会感觉到幸亏难当。

    “我需要你手上的一样东西。”

    “什么?”

    “血温玉。”

    “什么?”

    这下苏姜是完全的诧异了。

    也不想想看那东西到底有多珍贵,这念游之也真是敢开这口。

    她刚才也是听清楚了,不是借,而是要!要啊!也就是不还的。

    这人还真是,这样的口也好开。

    她真的不觉得不合适么?

    “不行吗?”

    “自然……”

    “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任何,作为交换。”

    苏姜原本是想说当然不行。

    结果那‘不行’两个字是被她硬生生的给咽下去。

    莫说,这样还真是让人难受的厉害。

    但也没办法,这人还真是有那么一点魅力。

    一开口就给出这般诱惑的条件。

    可即便如此,苏姜还是很迟疑。

    那血温玉是万金难求的东西,传说,曾经琉璃的也不晓得是第几任皇帝。

    为了自己的一位爱妃,甚至是愿意奉上整个国度作为血温玉的交换条件。

    由此可见,那血温玉到底价值连城到什么程度。

    “好吧,不过我暂时的还没想到要什么,等我想到了,我在来找你。”

    “如此甚好。”

    “……”

    就这样,苏姜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那血温玉,天下多少人想要,却是被念游之轻而易举的得到。

    拿到血温玉,送走苏姜后,天边已经亮起鱼肚白。

    来到折言房间,小丫头还睡着。

    接着月光,入目的是她那有些紧缩的眉头。

    可见这一觉她睡的也是及其不安稳。

    念游之不自觉的就要伸手轻轻抚平她秀眉。

    动作很是轻柔,即便如此,折言好像还是感受到干扰。

    很是没好气的转了个身,继续睡去了。

    念游之悻悻的收回手,脱去外跑,也是利落的上床一把将她搂在怀中。

    昨晚没能再次得到,他自然是感到遗憾。

    但事关她的性命,他也不容许自己有半点散失。

    折言动了动身子,感觉到很是沉重。

    不情不愿的睁开眼,一看念游之不晓得什么时候又回到自己身边。

    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实在是困的不行也不想和他计较什么。

    看着她如此安心的睡着,念游之是说不出的安心。

    折言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是看到念游之在,然后继续睡了。

    当天亮过后的第二次醒来后,发现念游之还在,她就有些不淡定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回来的时候你正在睡,所以没叫醒你。”

    “哦,那你可以放开我吗?”

    想起昨晚他是因为一个女人离去,折言心里就忍不住的不舒服。

    动了动身子想要退出他的怀抱,哪知这念游之是丝毫机会也不给她。

    “你在生气?”

    “没有。”

    “可我已经听出你是在生气了。”

    他在笑,始终都在笑。

    感觉到折言是为昨晚的事儿生气的时候,他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满足。

    她是在乎自己的不是吗?为何每次都要装的如此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