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51章:乖乖当一个侍女

第151章:乖乖当一个侍女



    cpa300_4();    第151章:乖乖当一个侍女

    但让人揪心的是,在飞刀门的时候,念游之并没找到折言。

    如此的话,那么她是去了哪里呢?

    折言静静的看着念游之,一时间更不晓得该如何说。

    “我,我是真的在飞刀门。”

    “可飞刀门被翻遍了,并没找到你。”

    当时折言消失,那飞刀门可是最重点的地方。

    无奈,哪里根本就没有折言的影子。

    如今折言说自己就在飞刀门,这无论如何也让念游之不相信了。

    “不然我怎么会和红纱在一起?”

    “……”

    红纱,对,就是红纱。

    眼下好像还真没别的方式能瞒过念游之。

    看着他温柔的神色,星眸中满是探究之意。

    一时间,折言是真的不知该如何说。

    总不能告诉念游之说自己是在妖精窝啊。

    那简直就是坐实了自己的妖星罪名。

    可不管她是如何出生的,她对这天下都不曾有任何威胁不是吗?

    这些人又凭什么这么对她?

    “言儿,你最好是老实的告诉我。”

    “什么?”

    “你到底去了哪里?”

    “……”

    这下好了,就算是搬出个红纱来,念游之也依旧不会相信折言真的就在飞刀门。

    折言深深思索,到底是不是要说实话。

    但这思考的结果不用说了,一定不能说。

    “言儿你,呜……”

    后面的话念游之再也说不下去。

    不要问折言在用什么办法堵住这念游之的嘴。

    现在好像除了这个方法也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蔓延。

    好半响,折言才放开念游之。

    不得不说,这矮子接吻其实是非常辛苦的事儿。

    为了瞒住那个真相。

    折言是非常辛苦的挂在念游之身上。

    这个吻不长,但却让她是气喘吁吁。

    “言儿,你这是在惹火么?”

    上次和她在客栈的那一幕,不由得就浮现在念游之脑海中。

    虽然喝了很多酒,但在拥有她的时候,那记忆却是那般清晰。

    她的味道很好,但也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知。

    那就是这般好味道的折言,是他的。

    是他一个人的。

    他会好好的拥有她这一辈子。

    “恩,我现在肚子好饿。”

    感受到念游之的动作,折言是赶紧的打断了他。

    开什么玩笑。

    吼了自己,还没解释清楚就又想来。

    想的美,祖宗十八代都想的美。

    “你还没告诉我,这段时间在哪里。”

    “……”

    这念游之的思维实在是清晰的很。

    折言都做出了如此大的牺牲,竟然没能成功的将他的嘴给堵住。

    这不,看着那绝美的脸,折言都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

    南璃国。

    宫奕澈从来都不曾对折言的事儿放下。

    在得到她的消息又回到念游之身边后。

    那张脸都黑的不能再黑了。

    “每次出走都能回去,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个奴婢不知。”

    问柳也很好奇,折言到底为何每次都能回去的。

    “不过,这次好像是飞刀门的红纱掌使带她回去的。”

    “红纱?”

    问柳的话,让宫奕澈诧异了。

    飞刀门要杀折言的事儿,宫奕澈自然是一清二楚。

    现在放眼整个天下,也还真是没几个人想要折言活下去。

    没想到,在如此关键的时候,折言竟然能从飞刀门红纱手里活下来。

    “是,是红纱亲自送她去了念游之身边。”

    问柳很是确定的说道。

    当时寻柳将这消息传来的时候,其实她也不是很相信。

    但想到红纱在玄冥宫的时候承了折言的恩。

    这一切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或许,是红纱认为自己欠折言的吧。”

    “呵呵,这杀手,手上欠下的命很多,你认为会是这个原因?”

    “奴婢只是认为不排除。”

    其实到底为何红纱会救折言。

    问柳又如何会知道。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在飞刀门要杀折言的时候。

    而折言,却是被飞刀门掌使送去了念游之身边。

    这件事,看上去似乎更加不那么简单了。

    “让寻柳在她身边好好保护着。”

    “是。”

    “还有,让什么事儿都顺着她一些。”

    “……”

    这下问柳不敢说话了。

    寻柳那脾气高冷的很,谁知道她会做些什么事儿?

    当然,有宫奕澈的命令在,她自然是不敢伤害折言。

    但让她乖乖当一个侍女,似乎也不是那样简单的事儿。

    ……

    晚饭的时候。

    念游之和以往一样,只要有折言在的时候,就很是准时的吃饭。

    “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一边说,还一边将这样喜欢吃的菜夹进她面前的小碗里。

    折言的食欲很好的样子,很是不客气的全部吃了下去。

    “师父,我的身体是不是医治不好了?”

    折言一边吃,忽然想到那燕王的话来。

    那些话,或许也是念游之这些年一直在找的原因。

    “瞎说,怎么会治不好?”

    “……”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

    治得好,但是医治了这么多年,不是也没好么?

    她就问一下,这师父有必要这么敏感么?

    “言儿,你自己也是医者,该是知道厥心病本身就很难以医治。”

    “恩,我知道,可是医治了这么多年也不好,我肯定很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厥心病。”

    “……”

    这下念游之不说话了。

    默默的将菜夹进折言碗中。

    而念游之的沉默,折言也晓得是说错了话。

    这天下还没人质疑过念游之的医术。

    她竟然敢如此的质疑,也怪不得定力如此好的念游之都懒得搭理她了。

    折言竟碗里的肉全部吃了,剩下的青菜全部扣进了念游之碗里。

    “言儿,你要多吃些菜。”

    见折言如此挑食,念游之直接是挑挑眉。

    但还是将折言扣进他碗里的菜全吃了。

    这些年,他不是一直都只这么过来的么?

    很多时候折言不吃的,都被他给吃了。

    “我知道,但今日我不想吃菜。”

    “……”

    这话说的,以前也不爱吃的好不好。

    折言觉得,这好像和师父在一起,她就特别的挑食。

    好在,念游之也比较纵容她。

    ……

    是夜。

    不管在哪里,这折言的房间始终都是那样熟悉。

    因为念游之很喜欢将她的房间布置成同一种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