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49章:绝壁另类的惩罚

第149章:绝壁另类的惩罚



    cpa300_4();    第149章:绝壁另类的惩罚

    杀手不可能和每个人一样,在开心的时候就欢声笑语。

    不开心的时候就闷闷不乐。

    在她们的世界中,就只有一种情绪,那就是冷漠无情。

    “那你都不笑。”

    “我需要笑吗?”

    “……”

    这下折言再次沉默了。

    杀手的世界她不懂啊,真的不懂啊。

    一路上,两人都很是别扭的去了念游之的府上。

    “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一瞬间,府上就热闹了起来。

    折言看着这反常的侍女,嘴角都忍不住抽搐。

    她回来很稀奇吗?

    再有就是,这盛兰的人也认识自己吗?

    殊不知……

    念游之为了找到她,这府上的所有人都认识折言。

    为的就是方便找到她。

    如今折言回来,可算是帮了大家的大忙。

    要知道这段时间,大家累的腿都要断了。

    念游之得到折言到来的消息。

    几乎是从书房中直接运用轻功到大了大门口。

    在看到那熟悉的小身影,几乎是想也没想的飞过去一把将她揽在怀中。

    折言经常消失。

    且每次消失都让念游之恨不得杀了她的冲动。

    但每次在见到她的时候,无疑的,又舍不得了。

    可见念游之对这折言也算是又爱又恨的感觉。

    “你去哪里了?我好担心。”

    “……”

    在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折言竟然委屈的哭了起来。

    分开的时间并不长。

    但在妖精窝的时候,她是真的很后悔。

    后悔自己当时什么都不问的跑开。

    哪怕是听听他的解释也好啊。

    现在好了,就这么回来自己还真是太没面子了。

    “言儿?”

    见折言哭泣,念游之很是怜惜的给她拭去泪水。

    这段时间没有折言,他是夜不能眠日不能魅。

    可见心里对她的担心也是到了极点。

    “瘦了。”

    抱了抱折言,感觉到她身子是轻了不少。

    感觉到她骨骼的线条,念游之心里更是疼痛。

    她的身体本身就很难养。

    在家好不容易养肥,每次出去后就忍不住的瘦一圈。

    折言不会说,这次出去其实是真的没瘦。

    那帝羽直接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她。

    结果那丫的很不道德,直接将她留在月城。

    这不,一路颠簸来,瘦了!!

    “师父,这次是红纱救了我。“

    “……”

    原本两人很温情的时候,结果这句话还真不是一星半点的煞风景。

    飞刀门对折言出手的事儿念游之自然是知道的。

    这红纱是飞刀门的掌使,在念游之面前自然也是敏感的。

    “现在她……”

    “带小姐进去。”

    折言的话没说完就被念游之给打断。

    很显然,他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

    这也不怪念游之,要知道这红纱的身份在念游之面前也确实是比较敏感。

    “游之,你……”

    “乖,先进去。”

    “我不。”

    见芙蕖和花无心就要带自己走,折言直接一把就抱住了念游之的腰。

    红纱现在可是连个去的地方也没有。

    她明白,这红纱一旦出了这里,要面对的必定是无尽的追杀。

    她自然不想红纱去承受那些。

    “言儿,听话。”

    “我不。”

    念游之说着就要将她的手一把给巴拉下来。

    无奈这丫头的双手就如铁链一般死死的环在他腰上。

    对着芙蕖和花无心一个眼神。

    两人瞬间会意的上前。

    “小姐,先跟我进去吧。”

    “不行,走开你们。”

    上次在客栈里的时候这芙蕖和念游之的画面现在还记忆犹新。

    在这件事没解释清楚之前,折言心里的疙瘩也不会自己崩开。

    故此,现在她对这芙蕖的态度也不是太好。

    “言儿,你听话。”

    见折言这般倔强,念游之感觉有些头疼。

    这丫头难道不知道红纱是谁吗?

    那可是飞刀门的掌使。

    这人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还不得而知。

    但看折言的意思,大概就是要留下这红纱。

    念游之自然不会不明不白的将这女人给留下。

    “你要是要赶红纱走的话,那我就和她一起走。”

    “你……”

    “我的命是她救回来的,我自然是要……”

    “行了。”

    一直不曾说话的红纱,在听到折言这句话的时候果断的打断了她。

    可以看得出,她很不喜欢折言的话题。

    静静的看了折言一眼。

    这丫头一向说话都是气死人的。

    她可不想听到什么生死相随的话,那对她来说实在是丢脸的。

    咳咳,这红纱是真的误会折言了。

    折言就算再如何神经大条也不会对一个女人说出生死相随的话来。

    “我先走了,你这拖油瓶就别想着还赖我了。”

    “……”

    这叫什么话?折言真的有种要哭的冲动。

    她这样说其实还不是为了她么?

    “你等等。”

    “折言,我们已经是两不相欠了。”

    “……”

    是啊,红纱原本不需要报恩的。

    但对折言的恩情,她却是一直都记得。

    但仅仅是一次。

    “下次相见,你的命可就要小心了。”

    红纱的语气很冷很冷。

    冰冷刺骨,让人感觉到其中的肃杀之意。

    折言就是听着,也感觉浑身都是一阵颤抖。

    她不是倾国倾城的没人,但也算是国色天香的女子。

    这般美好的女子,竟然是个杀手,想想也是蛮可惜的。

    就在折言思绪中,红纱已经离开。

    念游之见她一直望着红纱离去的方向,心里也没好气。

    一把抱着她就往药室走去。

    在这天下,念游之固定的地方基本上都有他自己的药室。

    折言消失了这么久,他自然是要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伤到。

    “你干什么?”

    折言被念游之放在软榻上。

    感受到他的动作瞬间就挣扎起来。

    眼神还有些恼怒的看着他。

    心道,那件事药室不解释清楚,她就要跟跟他没完。

    哪知道,这念游之要的就是她这份没完。

    “告诉我,还跑不跑了。”

    “……”

    惩罚,这绝壁是另类的惩罚。

    感觉到他手上的力度毫不客气。

    折言瞬间就想起曾经学习扎针的时候念游之也是这么不客气。

    她的小胳膊都被扎的肿掉了。

    “你,你放开我。”

    “告诉我,到底还跑不跑了?”

    绝美的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