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48章:帮你缝起来

第148章:帮你缝起来



    cpa300_4();    第148章:帮你缝起来

    “你在可怜我?”

    红纱的而声音有些沙哑,看的出刚才也是受到不小打击。

    也是,折言虽然是她的恩人,但她出手的那些人,必定是她的同门。

    这样的感觉,还真是不好的很。

    眼下折言也不晓得该说什么来安慰她。

    好像,除了给她一个去处,没别的办法。

    “我师父,一定会收留你的。”

    前面的话折言没说,红纱救了自己,念游之一定会感谢她的。

    但红纱有自己的骄傲,那样的话她最终是没说。

    “呵呵,不需要。”

    “可是……”

    “折言,我救你,是不想欠你什么,不需要你的可怜。”

    “我没有可怜你,我只是……。”

    红纱突然转身冷眼的看着折言。

    那眼神,让折言将后面的话悉数的给咽了下去。

    每个杀手的性格都很是倔强,也很是要强。

    明明红纱是坚强的,但看在折言眼里,却莫名的感觉到脆弱。

    “红纱,你受伤了?”

    走在红纱后面,她身上的衣服是红色。

    故此折言一直没注意到。

    当看到她走过的地方都有血迹的时候。

    她有些惊慌的叫到。

    而她的话,也是让红纱浑身都是一阵。

    “我没有。”

    “可是地上有血。”

    “……”

    红纱要如何对她说呢?

    这出来的时候,忘记带那个了。

    所以所以所以……囧!!

    被折言这么说出来,红纱整个人都感觉到窘迫。

    非常之冰冷的瞪了折言一眼。

    “不需要你管。”

    “可是,你是为我受伤的,我看看。”

    折言是丝毫没看懂红纱的脸色。

    颠颠的就跑上去要给红纱检查。

    红纱一把抓住她的小手。

    浑身都散发出一个冷意。

    要知道女人在那个的时候,简直就是更年期。

    更可况红纱还是在这么窘迫的时候,就更加不想对折言客气了。

    “你要是再胡言乱语,别怪我不客气。”

    “我们都是女人,你怕什么嘛?你让我看看到底伤哪里了?“

    “……”

    折言要是晓得,这红纱的情况其实就是和她当时在帝羽身边那个情况。

    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事儿。

    但自然的,当时帝羽在折言面前是个强者。

    所以折言当时根本是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但眼下不一样,红纱在折言面前就是个强者。

    只要她不想让折言看,折言指定是看不成的。

    “这天下,没人能伤的了我。”

    “可你流血了。”

    折言始终纠缠在这血的事儿上面。

    让红纱真的有种暴走的冲动。

    心道,我们能不能不要一直纠缠这血的事儿?

    很显然的,折言依旧是没明白红纱的情况。

    要是不看到红纱受伤的情况,她自然是无法心安的。

    “你让我看看,你知道我医术很好的,就算是有伤口我也能帮你缝起来。”

    囧!!折言晓得红纱流血的地方是哪里么?

    如此敏感的话她也敢说出来。

    果不其然,在听到折言这话的时候。

    红纱脸上直接有了杀意。

    “我说了,没人能伤到我。”

    “可你流血了啊,我也是女人,你的到底在别扭什么?”

    折言以为是这红纱伤的地方比较隐蔽。

    女人不好意思也是情有可原的。

    可她也是女人,看看有什么嘛?

    看着折言懵懂的模样,红纱真的很想一巴掌呼死她算了。

    “我来葵水了,你是不是也要帮我直接缝起来?”

    “……”

    囧!!这女人的话,还真是直接。

    但不直接不行啊,折言一个劲的听不懂。

    这让红纱不说出来都不行。

    然后的然后不用说,这两人一路上的话就比较少了。

    没办法,不少不行啊!再说下去,不知道还要说出什么样尴尬的事儿。

    ……

    三日后。

    红纱带上折言终于还是到了梵城。

    梵城,顾名思义,这里大多的人都是信徒。

    每个人都很是温和,看的出这是风土民情的一种。

    “你师父在哪里?”

    “……”

    一路上红纱和折言都不曾说什么。

    然,现在已经到了梵城,折言才猛然想起。

    她根本就不晓得念游之在梵城的什么地方。

    “算了,看你这表情,我也晓得你不知道,先找客栈住下,我去打探一下。”

    “好。”

    好像现在是除了这个办法也没别的法子了。

    红纱将折言带到客栈后,自己就先去打探消息了。

    百般无聊的折言这个时候也不敢乱跑。

    现在天下的人都想杀她。

    就连这一路上她都要带上了面纱。

    所以,她还是乖乖的呆在客栈的比较好。

    临近中午的时候,红纱终于回来了。

    她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太好。

    对于这样的红纱,折言一时间也不晓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红纱,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

    “那,消息打探的怎么样了?”

    “恩。”

    “……”

    恩,这个包含实在是太广泛。

    这让折言一时间有些没明白是个什么意思。

    “怎么了?”

    看着红纱清秀的小脸上满是臭臭的表情。

    折言更加不明白这丫头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心道,这出去一趟就变了,原本心情就不好,眼下心情更不好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道。

    不管什么时候,都可能让人的心情不好。

    啊啊啊……

    这天下在折言心里就是个疯魔的。

    自己什么都不做,也能成为搅动天下的妖星。

    所以这红纱有任何的变故,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走吧,已经找到你的师父。”

    “哦。”

    这下折言反而是比较淡定了些。

    红纱还是一副臭臭的表情。

    这一路上基本就没见她在怎么笑过。

    “红纱,你还在耿耿于怀吗?”

    “什么?”

    “残害同门的事儿,你心里也不好受吧?”

    “我不在乎。”

    “……”

    不在乎吗?也不晓得是谁这一路上都闷闷不乐的。

    现在说不在乎,到底谁会相信她的鬼话?

    很显然,折言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言儿,我真的不在乎。”

    “呵呵,那你这一路上都不高兴是做什么?”

    “我哪有不高兴了?”

    莫说,红纱有这表情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在这件事儿上,折言还真是冤枉红纱了。

    其实这红纱是真的没有不高兴。

    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清冷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