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44章:凰诩圣君

第144章:凰诩圣君



    cpa300_4();    第144章:凰诩圣君

    感情说了这么多,他都是说的糊涂话么?

    “你真不知好歹,我可是救了你。”

    “你不救我的时候,我也活的好好的。”

    帝羽说到救的时候,折言很是不赞同。

    她现在就想回到念游之身边。

    将当日的事儿问问清楚。

    事情过后想起来,折言其实觉得自己好像很无礼的样子。

    他和芙蕖又没上床,咳咳,其实说真的,是她没抓到他们在床上似乎就不想死心的样子。

    所以,当日就那样走了,现在想起来,好像还是蛮亏的样子。

    “好了,你就不要在说了。”

    “你还在生气。”

    “没有。”

    现在折言哪里还有心思跟他生气。

    就想着,要是能到念游之身边就好了。

    但眼下,这货好像并不会那么容易让她去找念游之。

    犹记得上次回到念游之身边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如今这人必定是对自己防备的很。

    如此的话,也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那个,燕王。”

    “干什么?”

    见折言瞬间变的很是温顺。

    那燕王瞬间就防备了起来。

    莫说,这还真不能怪他,折言一直都不是那么好的态度对他。

    如今态度好不容易给好了,他竟然还有些许的不习惯。

    “放松点放松点。”

    “有什么事儿你直接说吧。”

    帝羽将折言安抚他的手给拿了下来。

    这样的折言他还是第一次见,故此能习惯就奇怪了。

    看着帝羽浑身不自在的模样,折言笑了笑。

    “你能不能变个燕子给我瞅瞅?”

    “你不怕我了?”

    “我从来就没怕过你。”

    折言说的是一副理所应当。

    殊不知,在帝羽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也不晓得是谁直接被吓的晕了过去。

    如今说不怕,简直是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呵呵,是吗?”

    “那是当然,我是谁啊,我可是念游之唯一的女弟子,怕你的话莫说是丢了我自己的脸,连我师父的老脸也被丢光了。”

    “……”

    这话说的好像很大气的样子。

    但帝羽那绝美的脸上满是茫然,全然一副没听懂的样子。

    这让折言不禁有些懊恼。

    在天下,只要提到念游之,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人摆出这忙让的神色是要给谁看呢?

    “不好意思,我不是经常去人间。”

    哼哼唧,这话吧,听上去还能听几分。

    只是折言依旧有些不舒服。

    非常之懊恼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折言就开始对帝羽各种恶补念游之的知识。

    原本念游之就很是厉害。

    结果,折言这么一吹的天花烂坠。

    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天上有地上无的人。

    “你说的念游之,是不是就是凰诩圣君?”

    “啊?”

    在折言无限夸赞念游之的时候。

    这帝羽会时不时的插上两句。

    结果这后面这句,折言听的不明白了。

    “凰诩圣君是谁?听上去好像很威风的样子?”

    “恩恩,他是这天下最厉害的人。”

    在折言无数个最厉害之下,帝羽不得不将念游之和凰诩圣君联系在一起。

    不要问为何,因为上次帝羽见到念游之的时候,就觉得他和凰诩圣君长的实在是太相似。

    如今被折言这么一说,她就自然而然的认为那是凰诩圣君。

    “我不认识,我师父最厉害。”

    “恩,是很厉害。”

    帝羽也很是赞同折言的话。

    折言见这帝羽似乎脸上也带有一些崇拜的神色。

    脑袋瓜一转,瞬间又来了灵感。

    “他如此厉害,你竟然将他的徒弟将宠物养,你就不怕他把你给刮了么?”

    “……”

    折言说的很是正经。

    正经的这帝羽都是一愣。

    绝美的脸上也出现l凝重的神色。

    “凰诩圣君一生都不曾收任何徒弟。”

    “我是念游之的徒弟。”

    折言直接是甩了一个白眼给他。

    心道这人到底是想做什么。

    她都说了,自己是念游之的徒弟。

    而这帝羽还一个劲的要跟什么圣君扯上关系。

    “他就是凰诩圣君。”

    “那我就是他徒弟。”

    “他不曾收徒。”

    “我说了,我就是啊。”

    “……”

    这人为啥就有种油盐不进的感觉呢?

    说的折言是口干舌燥,绝美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愤然、

    不得不说,和这人说话还真是需要一定的承受力。

    说到最后好了。

    这帝羽相信了折言就是他的徒弟。

    然,这宠物自然也是养不下去了。

    “你真的打算将我送回人间?”

    “不然怎么办,等圣君刮了我么?”

    “……”

    好吧,这人胆子好像也并不大。

    竟然真的折言这句话给唬住了。

    这对折言来说,简直就是太好了。

    “好吧,那你现在就送我回去吧。”

    “恩,自然是要送你回去的。”

    帝羽不但要送折言回去,直接就是打包滚蛋。

    上次在折言房间搜刮来的东西全部都被装进一个袋子里。

    “这是你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在这袋子里。”

    “……”

    折言接过那袋子,很是不敢相信的看了看帝羽。

    再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袋子。

    一时间有些无言了。

    就算是忽悠人也该有个度吧?

    折言觉得,这帝羽忽悠自己,简直是连草稿都不带打的。

    看了看那巴掌大的袋子,不高兴了。

    “你真当我是小孩子吗?”

    “没有。”

    “那你竟然忽悠我?”

    折言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将那袋子给扔在他脑袋上。

    不用说,折言是生气了。

    她屋子里的那些个东西,就是一马车都装不下。

    眼下人家就拿一个小荷包给她。

    还告诉她那是她房间里的所有东西。

    折言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些想不下去的样子。

    “本王需要忽悠你?”

    “那你这拿这么个袋子给我是什么意思?”

    “你的东西自然全部带走。“

    “……”

    两人说的都是理直气壮。

    且都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想不透彼此的心思是什么。

    “你确定你没开玩笑吗?”

    “什么玩笑?”

    帝羽自认为这一辈子他不曾开过玩笑。

    故此对眼下折言这个样子,他是真的不明白到底哪里惹到了这丫头。

    “你拿这么小个荷包告诉我,我的东西去全在这里?”

    “……”

    “你的燕王宫也不穷啊,为毛想着要坑我的东西。”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