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43章:你是我的宠物

第143章:你是我的宠物



    cpa300_4();    第143章:你是我的宠物

    当即就带上她去了月城。

    只是这一次让折言失望了。

    都过去一个月了。

    这念游之也早就离开了。

    而她,有气无力的吃完鱼就被帝羽给带回了燕王宫。

    “你到底怎么了?”

    “被鱼刺给卡主看了。”

    “……”

    刚才明明还有让她慢慢吃的。

    结果到现在倒好,直接的让某人喉咙都肿了。

    折言不会说,其实她是真的生气了,伤心了而起还怒了。

    ……

    殊不知……

    在月城找不到折言的影子,这念游之直接是转换了阵地。

    现在正在满到处的找折言。

    什么盛兰的事儿。

    什么琉璃的事儿统统不管。

    这次折言消失和上次不一样,她是在生气,她怒了误会了。

    想到这些,念游之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到她。

    想到她都是自己的女人了,竟然还能离开的义无反顾他的心就狠狠纠纠在一起。

    “言儿,你到底去了哪里?”

    月移西窗,他身上始终是一身白衣。

    那落寞的背影也好,窗户孤寂的剪影也罢,总是能给人动人心魄的感觉。

    善卷一般的婕羽下满是忧伤。

    他在怕,在怕就此失去折言……

    那对他来说,只会比死更痛苦。

    ……

    在燕王宫的折言,很是痛苦的躺在床榻上。

    紧闭双眸,脑海里满是念游之的影子。

    喉咙处发出灼热般的疼痛。

    可她觉得,不及心上的痛,她是真的很痛很痛。

    痛的她都无法忍受一般。

    “你喝下这个就好了。”

    “不喝。”

    折言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拒绝。

    帝羽坐在她床边上。

    说真的,他是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在生什么闷气。

    一时间心里更是五味陈杂的厉害。

    “又不乖了,明天的饭……”

    “随便你。”

    帝羽的话没说完,就被折言冷声打断。

    她现在是真的什么也不想吃。

    现在她是想到念游之,就什么都吃不下。

    他不在月城,难道他真的和芙蕖有一腿吗?

    或许,他根本就不曾找过自己对吗?

    “言儿,你可知道,你为何会有厥心病痛且无法治愈?”

    “……”

    帝羽的话瞬间打断了折言的所有思绪。

    转身,很是诧异的看着他。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神色,真真是没看出来,这人的医术也不错。

    “你怎么知道?”

    “上次我就帮你把过脉。”

    折言不知,灵燕一族个个都医术高强。

    她在他们面前,大概就是最逊色的人了。

    “那是为什么?”

    折言也很想知道。

    厥心病虽然是很难医治的那种病。

    但在念游之面前应该也不算什么艰难的事儿。

    可偏偏的,这些年就不曾治愈过。

    这也是折言一直疑惑的地方。

    “因为,你身中妖毒。”

    “什么?”

    妖毒?这个词汇在折言的世界中是陌生的。

    她不曾听过这样的毒素。

    就连是看过的医书中也没有。

    那么自己为何会沾染上这毒素呢?

    “你身上有一种很奇特的妖毒。”

    “……”

    奇特的妖毒?也就是说,还不是最常见的?

    瞬间,所有的谜团都包围了折言.

    妖毒吗?为何自己会中妖毒?

    “那是什么玩意?”

    “就是妖毒。”

    “……”

    这下折言再次的沉默了。

    妖毒,从字面上的话并不难以理解。

    只是,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折言一时间还真是不清楚的很。

    “那对我有什么坏处吗?”

    即便是医术精明,可对妖毒一事儿,还是第一次听说。

    可是,这妖毒和她的厥心病有什么关系?

    还有,自己身上到底为何有妖毒?

    “很奇怪,一般凡人中了妖毒的话,必定会必死无疑。”

    “你的意思是我要死?”

    “可你没死。”

    这下两人都沉默了。

    莫说折言很晕圈,这帝羽也有些晕圈。

    他实在不能明白,折言一个中了妖毒的人为何还活下来。

    “你什么意思?我很该死么?”

    “……”

    莫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折言的语气中有些许的火药味。

    这火药味直接的让帝羽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那绝美的脸很是无辜的看着折言。

    在看到她不凡的容颜上其实也没有怒意的时候心里算是松了口气。

    可不知为何,折言的这样给人一种很是危险的感觉。

    “我没那个意思啊。”

    这话说的很是委屈,帝羽是真的没那意思。

    至于折言为何要那样想,他是丝毫不知情。

    “你就是那意思。”

    “我真没那意思。”

    “没什么意思?”

    “你该死。”

    “……”

    这下帝羽都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了。

    这丫头说话一向比较有逻辑。

    就算不晕,也会给绕晕进去。

    “可我有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

    “我有妖毒跟你什么关系?”

    这是折言最想问的问题。

    而帝羽也是被问的一愣。

    莫说,这问题他一时间还真是不晓得该如何回答。

    静静的看着这样,想要说点什么,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很没理由。

    “你有事没事就抓我来妖精窝做什么?”

    只有折言自己知道,在知道这世上有妖精窝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反正这感觉不是很好。

    帝羽很是怪异的看了折言一眼。

    对于这个问题,他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清楚。

    “你,你,你是我的宠物。”

    “什么?”

    这话直接是让折言惊诧了。

    很是无语的看着帝羽,绝美的小脸上满是无辜还有震惊。

    掏掏耳朵,再次的看了看帝羽。

    小手还不自觉的在自己额头上摸摸。

    发现其实并不是因为自己烧的糊涂后,再把手伸向帝羽的额头。

    “你干什么?”

    “你让我摸摸。”

    “男女授受不亲,你摸什么摸?”

    “你让我摸摸。”

    “不准摸我。”

    这一来二去,帝羽大概躲的动作比较大。

    在折言摸上他额头的时候,果然是烫的。

    “怪不得。”

    “什么?”

    见折言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帝羽再次的晕圈了。

    表示不懂这丫头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她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看了这么多妖界的女子,也没发现一个比她还要完美的女子。

    帝羽不自觉的就要为折言这容貌给折服。

    “烧糊涂了,说出的话是要被原谅的。”

    “……”

    这丫头还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