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41章:是及其窝囊

第141章:是及其窝囊



    cpa300_4();    第141章:是及其窝囊

    哪知,这帝羽一向都是个固执的人。

    既然是在惩罚折言,那必定不会给松口。

    “明天我吃什么?”

    什么叫吃了上顿就想着下炖了?

    折言就是,不要问她为何,因为她的肚子不够饱。

    故此理应是该关心关心明天的伙食问题。

    “明天就看你的表现了。”

    “……”

    这下好了,以后吃饭可是个大事儿。

    为了能吃饱也要谨言慎行。

    折言想着,还是赶紧回到人间的好。

    但鉴于上次欺骗这帝羽,要再次的离开他的视线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思来想去,折言有些睡不着觉了。

    “那个,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好不好?”

    “什么事儿?”

    “那个,我是人,我有很多喜好。”

    “……”

    沉默,帝羽始终沉默的听着。

    上次这丫头出的幺蛾子他是到现在气都不曾消下去。

    眼下她倒好,还敢跟自己提条件。

    “我,一个月能不能去逛一次街?”

    “一个月?”

    “恩恩,是的。”

    “……”

    眼下也只能拿自由说事儿了。

    不然的话,这人指定是不会相信自己。

    可她好像也确实没有值得相信的地方。

    只是破天荒的,她竟然还在做梦。

    “一年吧。”

    “啊?”

    什么叫小气?这帝羽绝对是折言见过最小气的妖孽了。

    就算是逛街也是要限制。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好不好?

    偏偏的,这帝羽还真就这么欺负她了。

    “一个月好不好嘛?”

    “……”

    “我要是长久不出去,一定会闷坏的。”

    “这妖界很大。”

    这下好了,言下之意就是,这妖界有你逛的地方。

    人间是个狡诈的地方,帝羽可不想这样去趟那浑水、

    咳咳,他现在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儿,那就是折言原本就是人类啊。

    “可是,我想去人间啊。”

    “你还想跑?”

    看着折言那小摸样,帝羽清俊的脸上有些许的不高兴。

    上次她就不守承诺的跑了。

    如今自然是要防备一些。

    “不是不是,我哪里会跑。”

    “可你上次就跑了。”

    “……”

    囧!这人的记性还真是好。

    竟然能将上次的事儿记的那样清楚。

    上次的事儿吧其实也不能怨折言。

    当时这燕王宫穷酸的很,连一个人类都养不起。

    这样这么爱吃的娃,指定是养不住的。

    “那个,上次是个意外,是个意外。”

    “本王不认为那是个意外。”

    好吧,人家都纠结到那种程度了,折言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静静的看着帝羽。

    莫说,这人长的还真好看。

    当然,她不认为比她的师父还要好看。

    至少在帝羽面前,她不会花痴到每次流鼻血的地步。

    “你在想什么?”

    现在只要折言沉思的时候。

    帝羽自然而然的就机会认为折言是在想跑的事儿。

    故此,这看着折言的神色也就防备起来。

    养宠物能养到他这种程度的,也还真是算的上是及其窝囊了。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你要如何才能放我走。”

    “不可能。”

    这话说出来后,折言也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了。

    搞什么,尽然将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

    很是愤怒的看着帝羽,心道莫不是这人有……

    “这次我没有。”

    “……”

    鬼才相信呢,没有她竟然能将心里话给乖乖的说出来?

    折言是真的要哭了。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你这妖界,有什么地方我可以去?”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她毕竟是个凡人。

    在她的认知里,这妖可都是凶残无比的。

    折言可不想自己无缘无故的就失去了性命。

    “哪里都能去。”

    “……”

    “只要你不闯祸。”

    “……”

    好吧,人家也说了,哪里都能去。

    但前提是折言不要闯祸。

    她更加不明白了。

    这妖才是最凶残的,她能闯个什么祸出来?

    “我能闯什么祸?”

    心里想着,也就这么问了出来。

    绝美的小脸上很是不满。

    星辰般的眸子里更是带满怨怼。

    这模样看在帝羽心里,更是柔软一片。

    可若是折言知道,她在帝羽心里只是个宠物,不知道会不会气的跳起来臭骂帝羽。

    “不要甩妖巴掌。”

    “啊?”

    折言不会忘记上次对这些妖的不客气。

    但这也不能怪她的好不好。

    谁让那些妖当时轻薄她。

    尤其是这帝羽。

    “只要他们不轻薄我,我不会的。”

    “……”

    这话说完,折言就感觉到帝羽很是怪异的目光。

    莫说,那目光中满是不削。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被帝羽这目光看的有些发毛。

    心道,难道自己这说话也有说错的时候?

    “就你这身板,勾不起他们的*。”

    “……”

    抽搐,嘴角都在抽搐。

    这人是个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妖看不上她么?

    “你……”

    “本王说的真的。”

    “你,你……”

    这人还真是,侮辱她的人格也就罢了。

    现在这是要做什么?连她的体格一起侮辱么?

    “我,气死我了。”

    “你忘记了,你不能生气。”

    怒!是啊,该死的,明明该生气,却无法生气。

    这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这罪魁祸首,还真是个找死的玩意。

    只是眼下折言似乎并无法奈何他的样子。

    ……

    折言在燕王宫是在不停的抓狂。

    而人间月城,念游之确是发疯一般的找她。

    “言儿,你到底去哪里了?”

    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折言竟然有如此大的本事。

    原本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她没就如人间消失一般。

    “药王?”

    “找到了吗?”

    “……”

    这沉默,念游之已经明白,没有她的消息。

    她到底去了哪里?

    “最近宫奕澈可有出现在这里?”

    “不曾。”

    在实在找不到折言的时候。

    芙蕖就让南璃那边打探了宫奕澈的消息。

    无奈,那边的消息是他一直都在南璃。

    “坏了,赶紧找,让药王宫所有弟子都找她。”

    这个时候对她来说是多么的敏感。

    要是真遇上什么不测的话,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更是五味陈杂的厉害。

    心在这一刻也是伤痛的厉害。

    但愿不会真的弄丢她。